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大奉打更人 > 番外三 慶功宴

大奉打更人 番外三 慶功宴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3:56

晌午,京城桂月樓。

一樓大堂,穿著儒衫的年邁說書先生,獨坐大堂中央,四麵皆酒桌,二樓鄰著欄杆擺滿四方桌,酒客們大快朵頤,邊喝著酒,邊聆聽老先生說書。

“啪!”

老人拿起驚堂木,中氣十足的沉聲道:

“幾度蒼山日暮,人間最費思量,上回說到,那巫神雖被大儒趙守逼回靖山城,雙方鬥了個兩敗俱傷........”

老人抬手猛的一指,加重語氣道:“可那是巫神,亙古至今最強者之一,那是天難葬地難滅,便是大儒,也休想殺祂。於是乎,巫神捲土重來,再攻大奉,然大儒已死,還有誰能擋祂?”

頓了頓,他悠哉哉的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這才繼續:

“再說雷州之地,我大奉的超凡強者浴血奮戰,阻佛陀於雷州邊境,寸步不退,卻也陷入生死危機啊。金蓮道長以身殉國,下一個是誰?”

周遭的食客們放緩進食的速度,認真聆聽。

“雷州和玉陽關已是如此凶險,可再凶險,也不及身處海外,以一人之力獨擋兩名神魔的許銀鑼。”老人撫須感慨著說:

“那一戰打的天地失色,日月無光,整片汪洋赤紅如血,魚屍密密麻麻.......”

說書老人煞有其事的描述著,而酒樓裡的食客專心致誌的聽著,沉浸在老人勾勒出的畫麵裡。

二樓的圍欄邊,李靈素端起酒盞抿了一口,酸溜溜的說:

“講的那麼細緻,肯定是許寧宴自己傳出去的吧。。”

坐在對麵的青衫劍客楚元縝,搖搖頭:

“是朝廷傳的。

“同樣的版本我已經十幾次了,這幾天,茶館酒樓勾欄,乃至教坊司,都有人在傳許寧宴的功績。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他成為曠古絕今的武神。”

李靈素放下酒杯,期待道:

“那在場故事裡,有冇有關於我的細節”

楚元縝看他一眼:

“天宗聖子一時糊塗,想當天尊父親,然後被逐出師門的細節?”

“.......”李靈素低頭喝酒。

楚元縝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他指的是將來的修行。

李靈素沉吟一下:

“不修太上忘情了,人宗和地宗我也不愛,打算重走原始道法。嗯,在這之前,我想先把武道提升到四品。”

楚元縝頓時露出憐憫之色。

李靈素側頭,再次把目光投向大堂,以及下方的食客們,看著他們露出敬仰神色,看著他們為許七安的戰績歡欣鼓舞,一時間有些恍惚。

“羨慕了?”楚元縝笑著問道。

李靈素嗤笑一聲:

“我又不是楊千幻,這些虛名於我而言,不過是浮雲。”

聖子不喜歡人前顯聖,一點都不羨慕許七安的聲望。

楚元縝點點頭:

“幸好他在司天監閉關,兩耳不聞窗外事,不然,我真怕他受不了這個打擊。”

李靈素聞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早就解開心結了,現在想想,其實冇必要和許寧宴較勁,他的桃花債也就是花神、國師、臨安公主和夜姬,這幾個女子雖然傾國傾城,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啊,有他好受的。

“而且,我那妹子性格剛烈,眼裡揉不得沙子,註定是他看得到吃不著的人兒。

“還有懷慶,就一號那霸道性子,願意和其他女子共侍一夫?

“反觀我,雖然應付那些紅顏知己焦頭爛額,可她們都死心塌地的想給我生孩子。”

楚元縝又露出憐憫之色,說:

“我還約了許寧宴.......”

聖子不以為意,道:

“所以?”

楚元縝猶豫了一下:

“有件東西不知道該不該交給他,嗯,懷慶陛下原本打算以身殉國,阻攔巫神。於我在邊境相逢時,她交給我一封信,讓我轉交給許寧宴。

“後來趙守院長代替陛下為社稷捐軀,這份信她卻忘了要回去。”

這不就是遺書嘛,而且還指名道姓交給狗賊許寧宴?聖子眼睛一亮,壓低聲音:

“信上寫著什麼?”

楚元縝搖頭:

“窺人**,非君子所為。”

說著,他把信從懷裡摸出,放在桌麵,道:

“待會等許寧宴來了,我便交給他。”

李靈素是個冇節操的,劈手奪過,展開閱讀。

他最初是滿臉八卦之色,暗戳戳的興奮,看著看著,表情漸漸凝固,看著看著,神色變的憤怒不甘,並透出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憋屈。

“我為什麼要看它?可惡,可惡的許寧宴,本聖子從未見過如此薄情寡義的男人,風流好色,天理難容。”

李靈素放下信紙,滿臉悲憤。

那可是女帝啊,九五之尊,一國之君啊。

這樣的女人,即使是個姿色平庸的,也勝過風華絕代的美人。

而懷慶本身就是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奇女子。

同樣身為海王的李靈素,又一次回憶起了被“徐謙”支配的恐懼和屈辱。

楚元縝目光下移,快速掃了一眼信封,頓時明白,懷慶和許寧宴的“姦情”刺痛了聖子的心。

他嫉妒了。

剛纔還嘲笑楊千幻來著.......楚元縝默默的收起信封,摺疊好,收回懷裡,道:

“我突然又改變主意了,信的事,稍後還是先稟明陛下,讓她自己定奪吧。

“李兄,咱們就當冇這回事。”

既然是傾訴衷腸的“情書”,那肯定不能交給許七安了,以懷慶的性格,絕對不會希望這封信落到許七安手裡。

他要是把信交出去,也許過幾日,就會因為左腳先邁出門,被懷慶下令斬首。

楚元縝當著李靈素的麵取出信,就是想通過他窺探信裡的內容。

至於這麼做會不會有什麼不妥,楚元縝認為,李靈素窺的**,和他楚元縝有什麼關係,他還是個君子。

“當然!此事絕不外泄。”

李靈素一口答應下來,心裡則想著,找個機會把狗男女的姦情透露給國師、妙真、臨安和花神知道。

他要讓許七安為自己的風流付出代價。

至於這麼做會不會有什麼不妥,李靈素認為,冇保管好“遺書”的是楚元縝,和他李靈素有什麼關係?

“咦,聖子何時回京的?”

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兩人循聲看去,一個身穿青衣,容貌平平無奇的男人拾階而上,肩膀上坐著一個梳肉包髮髻的女童。

兩條短腿垂掛在男人胸口,小腳丫上穿的是一雙白色小繡鞋。

女童臉龐圓潤,雙眸不夠靈動,讓她看起來憨憨的。

而男人正是“徐謙”的模樣。

楚元縝和李靈素各自頷首。

聖子怎麼一臉不爽我的樣子.......許七安在桌邊坐下,再把小豆丁放下來,後者很自覺的進入乾飯狀態,悶頭吃了起來。

“陛下三日後要在宮中舉辦慶功宴,順便論功行賞,你倆記得來參加。”

說著,許七安看向聖子:“以後是浪跡江湖,還是留在京城跟我混?”

李靈素看他一眼,嗤笑道:

“我需要跟你混?本聖子好歹是功高蓋主的人物,榮華富貴享受不儘。”

許七安淡淡道:

“來之前我和陛下商議了一下,本打算把雙修秘法傳授給你,並助你在京城開道觀,廣收門徒,專修房中術。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

李靈素口風一改:“大哥在上,請收小弟一拜。”

雙修秘法能解決他千金散儘難複來的窘境,而開設道觀是每一位道門修士夢寐以求的美事。

許七安再看向楚元縝:

“喚我出來何事?”

楚元縝麵不改色的說:

“喝酒吃肉。”

說著,他提起筷子打算夾菜,卻發現幾盤菜已經被許鈴音吃光了。

“舍妹的飯量又增加了啊.......”他默默放下筷子。

..........

三日後。

女帝在宣德殿宴請群臣,邀請王公貴族、文臣武將赴宴,慶祝大奉順利度過大劫,四海太平。

隨著時辰到來,文武百官陸續入席。

魏淵領著楊硯、南宮倩柔兩名義子入場,大青衣看了看主桌,穿著帝王常服的懷慶坐東位,左側是許寧宴。

而許寧宴身邊是露出半個頭的許鈴音。

魏淵略作沉吟,默不作聲的走向一旁,避開了主桌。

“義父?”

南宮倩柔表示不解。

女帝右側的位置,是屬於魏淵的。

“吃個飯而已,坐哪都一樣。”

魏淵淡淡道,領著兩名義子坐在了鄰桌。

這邊剛坐下來,又一批人趕來,領頭的是身穿道袍,英姿颯爽的飛燕女俠,身後則是楚元縝、阿蘇羅等天地會成員。

李妙真看一眼許七安,大大方方的坐在主桌,一扭頭,發現楚元縝和師哥幾個,默默的去了彆桌。

看到這一幕,南宮倩柔心裡一動,想起了許寧宴和臨安殿下大婚當日的慘狀,突然就明白義父的良苦用心。

義父又要看戲了。

果然,這時一道金光將領,化作清冷絕美的仙子。

國師來了。

羽衣飄飄的洛玉衡,默不作聲的把小豆丁拎起來放一邊,自己坐在許七安身旁。

另一邊,許二叔有些拘謹的帶著家眷入場,身後依次是嬸嬸、二郎、臨安、慕南梔和許玲月。

“咳咳!”

許二郎清了清嗓子,低聲道:

“爹,隨我來.......”

帶著父母去了王貞文那一桌,而臨安、慕南梔和許玲月,順勢坐了主桌。

接著,蠱族首領們也來了,龍圖帶上了數百名族人過來赴宴,但被禁軍攔在了宮門外,最後隻帶了麗娜和莫桑一雙兒女混進來。

宮女和宦官們捧著酒菜往來各席,稍遠處,教坊司的舞姬起舞助興,絲竹管樂之聲不絕於耳。

“師父!”

被剝奪席位的小豆丁見麗娜和龍圖入場,感覺找到了組織,開心的飛奔過來。

龍圖摸了摸小豆丁的腦袋,目光一掃,走向了蠱族首領們那一桌。

影子跋紀等人,頓時露出嫌棄的表情。

麗娜看了看蠱族首領和天地會成員所在的位置,收回目光,冇有過去,拉著小豆丁走到劉洪、張行英等文官的那一桌。

她拍了拍小豆丁的腦瓜,小豆丁突然就福至心靈,表現出超出以往的機智,嬌聲道:

“我能坐這裡嗎?”

誰能拒絕許寧宴的妹妹?

張行英撫須笑道:

“小丫頭不怕生?坐老夫邊上吧。”

劉洪則轉頭四顧,打趣道:

“幸好太傅今日冇來。”

席上的文臣們哈哈大笑。

許寧宴這個妹妹,愚鈍之名轟動京城官場,雲鹿書院的先生束手無策,太傅為了給她啟蒙,都快魔怔了。

小豆丁跳上圓凳,一言不發的開始吃起來。

有了這開頭,大學士錢青書隨口附和:

“本官不信邪,許家小姐兒冇啟蒙,那是因為冇遇到我。”

張行英皮笑肉不笑:

“不需要錢大學士出手,本官忙裡偷閒抽幾天時間,順手就給這丫頭啟蒙了。”

左都禦史劉洪抿了一口酒,順手夾菜,說道:

“聽說許家小姐兒在修行方麵天賦異稟.......”

他突然愣了愣,筷子在盤上叮叮作響,菜呢?

菜被吃光了。

許鈴音和麗娜默默起身,走向下一桌。

她們專挑文官所在的席位,有武夫的桌子,兩個丫頭聰明的規避。

劉洪望著滿桌的杯盤狼藉,半晌,憋出一句:

“誰說她愚鈍的?”

.........

另一邊,穿著清亮,妖冶多姿的鸞鈺起身離席,走向了主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