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10章 把婚離了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10章 把婚離了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鬱君打完電話以後,纔去按門鈴。

門打開,白傾站在裡麵。

她剛洗完澡,臉色還是很蒼白。

“我買了餛飩。”鬱君見到白傾神情也有些無所適從。

經曆過同樣創傷的人,見麵的時候都會很尷尬。

“謝謝。”白傾後退,讓他進來。

鬱君走到桌子前,把手裡的餛飩放下,“熱乎的,吃吧。”

“鬱琪去上夜班了。”白傾抿抿唇:“冇有想到她做了護士,真是了不起。”

鬱君一頓:“這冇什麼可誇的,比她更了不起的護士還有很多。”

白傾搖搖頭:“她真的很了不起,特彆是經過那件事以後。”

“過得好嗎?”鬱君嗓音沙啞。

“挺好的。”白傾坐下來。

鬱君從口袋裡摸出煙盒。

白傾猶豫了一下:“鬱君,你能不能不要在屋子裡抽菸?”

“抱歉。”鬱君尷尬。

他太緊張了。

白傾慢條斯理的吃著餛飩:“謝謝你救了我。”

“以後彆這麼晚出門了。”鬱君低沉的嗓音帶著一抹心疼:“就算有急事,也要找人陪著,彆自己一個人。”

“嗯。”白傾點點頭。

“我給你……一個叫趙騰的男人打電話了,不過我冇有告訴他你在這裡,我想先問問你。”鬱君深不可測的看著她:“需要我把他叫過來嗎?”

“不用,天亮了,我自己回去。”白傾搖搖頭。

“好。”鬱君點點頭。

他打量著白傾。

其實他有很多話想說。

但是卻又止住了。

現如今的自己又有什麼立場去乾涉她的事情?

她的婚姻關係上寫著“已婚”,那個叫趙騰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丈夫。

她的婚姻那麼令她痛苦嗎?

所以才讓她選擇了“墮落”?

噹噹!

外麵忽然傳來敲門聲。

鬱君和白傾相視一眼。

“是鬱琪嗎?”白傾詫異。

“她要中午才下班。”鬱君說著就去開門。

門打開,門外站著一個穿著黑色風衣,俊美矜貴,攜帶著一身冷厲的男人。

鬱君對這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有些印象。

墨梟。

墨氏集團的總裁,墨家掌門人。

也是墨老夫人的孫子。

更是白傾的丈夫。

“鬱君,是誰?”白傾走過來。

她看到墨梟,微微一僵。

找來的可真快。

其實她知道,隻要聯絡了趙騰。

墨梟找來是遲早的事情。

墨梟狹眸冷泠泠的看著白傾。

她穿著粉色卡通衛衣,和灰色運動褲,黑色的情絲紮成丸子頭,又可愛又清新。

明明已經二十三歲了,卻還想一個十八歲的大學生,鮮嫩多汁。

墨梟頓時火氣上湧。

她居然住在一個陌生男人家裡!

她還不知道外麵的世界很危險了?

“跟我回去。”墨梟聲音冰冷而低沉。

“你怎麼會找到這裡?”白傾的聲音冇有溫度:“你派趙騰來接我就行了,何必親自跑一趟?”

她在他的心裡那麼的冇有地位和位置。

她已經不奢求,他會對她關心一點了。

墨梟不喜歡她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也不喜歡她用這麼語氣跟自己說話。

他朝白傾走去。

他整個人太過陰沉。

白傾嚇得身體往後退,身體一下子就撞上了桌子。

“小心!”鬱君非常的擔心。

墨梟抓住白傾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的懷裡,他低聲道:“白傾,一個小警察,我對付起來富富有餘,你確定要在這裡跟我吵?”

白傾僵住。

墨梟又在威脅她。

他明知道她是一個心軟的人。

他就利用這一點,拿所以可以利用的人來威脅她。

“我跟你回去。”白傾低下頭去。

鬱君救了她,她很感激。

但是她不能給鬱君添麻煩。

鬱琪隻有鬱君了。

她不能連累這兩兄妹。

鬱君擔憂的看著白傾:“白傾,如果你不想回去的話……”

“我回去。”白傾不去看鬱君。

鬱君從小就心思敏銳,周圍的人有任何情緒上的變化,他都能察覺。

“多謝鬱先生救了她,稍後會有重禮奉上。”墨梟冷酷道。

“不用了。”鬱君拒絕:“我救她,不是為了回報。”

“哼,像鬱先生這種被收養的孤兒,在原生家庭如此的不受待見,如果你有了錢他們也會另眼看你的,所以你還是收下吧。”墨梟非常傲慢。

“墨梟,你夠了。”白傾生氣了。

他憑什麼這樣諷刺鬱君?

墨梟低頭看著矮自己一頭的小女人,她第一次為了一個陌生男人跟自己生氣。

她越是這樣,他越憤怒。

這個男人和她是什麼關係,她要這麼維護?

白傾覺得墨梟不可理喻,再加上他把她扔在大街上,害她差點遇到了危險。

她抿抿唇,頭也不回的邁步而去。

墨梟臉色一沉,她居然還不高興了!

墨梟追上去。

他們來到車前。

“白傾,你為了一個男人跟我甩臉子?”墨梟俊美的臉十分的陰鷙。

“我不是為了一個男人跟你甩臉,墨梟,你知不知道不是鬱君,我會是什麼下場?”白傾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她一哭,更加冇有殺傷力,反而楚楚可憐的。

“我差點被強女乾!你懂那是什麼意思嗎!”白傾渾身都在顫栗:“但凡你是一個人,都不會在大晚上把我一個女人扔在大街上,去見小三,你抱著小三你儂我儂的時候,你知道我在經曆什麼嗎?”

墨梟心慌,“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白傾眼淚掉落:“我提醒你了,是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就算我死了,你也會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我……”墨梟確實理虧。

他真的冇有想到,才五分鐘而已,她就遇到了危險。

白傾吸吸鼻子:“墨梟,你根本就不把我當一回事,甚至你從來都冇有去瞭解過我。”

墨梟沉然。

“墨梟,我不喜歡大閘蟹。”白傾紅著眼睛:“可是你知道為什麼後來我會喜歡嗎?因為是你剝的。”

墨梟伸出手,想去抱她。

她一哭,他就難受。

白傾推開他的手:“彆碰我!你的手碰過雲七七,所以彆碰我!”

墨梟僵住,黑眸泛著幽芒。

“墨梟,我不是不和你離婚,是因為奶奶身體不好,我怕刺激她。”白傾擦擦眼淚:“我們可以先離婚,等以後時機成熟了,再告訴奶奶,明天我們就去民政局,把婚離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