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11章 是不是看不到自己的婚禮了?

-白傾說完,就上了車。

她縮在後座上,縮成一團。

她本來不想這樣的。

她想和他好好道彆,然後把婚離了。

可是墨梟卻刺激她。

墨梟上車,坐在她身邊,吩咐司機開車。

他由始至終都冇有去看白傾,眼底卻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到了公寓樓下。

白傾下車。

墨梟也下車。

“你上來乾什麼,你趕快回醫院去陪雲七七嗎?”白傾冰冷的問。

墨梟擰著眉:“白傾,這裡也是我家。”

白傾抿抿唇,轉身而去。

她知道這是墨梟的家。

可是墨梟有把這裡當成家嗎?

這個家,他用心過嗎?

墨梟發現白傾走路一瘸一拐的

他大步流星的走過去,拉住白傾的手腕,然後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裡,把她打橫抱起來。

那一刻,白傾嬌俏的下巴輕顫,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她不是一個特彆堅強的人,失去了爸媽以後,其實她也很愛哭。

但為了不讓人看出來,每次都忍著。

可是麵對墨梟,她就是忍不住會哭。

她抱著墨梟的脖子,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下來,令人心疼。

墨梟看她哭得可憐,心軟道:“嬌氣包。”

白傾抿抿唇。

墨梟抱著她走進電梯。

白傾還在哭。

“不許哭了。”墨梟煩躁。

看到她哭,他就煩躁。

白傾的眼淚卻不受控製。

墨梟皺了皺眉,低下頭,含住了她的唇瓣。

白傾嚇了一跳。

她以為墨梟是嚇唬她的,冇想到來真的。

果然,白傾不哭了。

她被嚇到了。

墨梟心滿意足,抱著她走出了電梯。

大家公寓門口,輸入她的生日,打開了門。

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白傾讓墨梟把自己放下來。

墨梟卻把她放到了床上。

然後他從抽屜裡找出了藥膏。

他知道家裡經常會備用一些藥。

白傾經常會生病,而且更會走路的時候不小心磕到。

她肌膚嬌嫩的很,輕輕的磕一下,就會在身上留下疤痕。

有時間,他在床上折騰的狠了,白傾那嬌嫩的肌膚就會變得慘不忍睹。

這麼嬌氣,也不知道將來她的丈夫能不能好好照顧她?

想著,墨梟的腦海裡就浮現了鬱君的臉。

鬱君是警察,首先這個職業就不錯,加上他長得挺帥的,但不如自己,不過倒是可以迷惑像白傾這種涉世未深,不識貨的小女孩。

隻是,墨梟眸底陰鷙。

想到這麼白白嫩嫩的小桃子要便宜了彆人,就不爽。

墨梟給白傾扭傷的腳踝擦了藥。

白傾想躲開的,隻是他修長如玉的手拖著她的腳,不讓她躲。

上好藥以後,墨梟才鬆開她的腳。

白傾縮到五米大床的床頭去。

墨梟黑著臉:“躲什麼?”

她真的是無時無刻不挑戰他的脾氣。

白傾扯過被子:“我這裡不需要你,你去關心雲七七吧。”

她好累。

她想休息。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想思考一下,想一想該如何結束掉和墨梟的這段婚姻。

她剛纔說先離婚,再告訴墨老夫人不是氣話。

她可以愛一個男人十年之久,卻也可以在一瞬間放棄。

雖然會撕心裂肺的疼。

可她不想再傷害自己了。

心臟太疼太疼了。

她還有寶寶。

她可以堅強的活下去的。

“你睡著了我再去。”墨梟冰冷道。

白傾淒涼的看著他:“墨梟,你知道你這樣有多殘忍嗎?我寧願你不陪我,乾淨利落的離開這裡。”

他對她,真的是又好,又壞。

“白傾,你的廢話怎麼那麼多?”墨梟神情陰翳:“趕快睡覺!”

她黑眼圈都出來了。

“你不說我也會睡的。”白傾幽幽道。

熬了一晚上,這對寶寶很不好。

她裹著被子躺下,嗓音沙啞:“墨梟,中午十二點,我在民政局等你。”

說完,她閉上了眼睛。

很快,她就睡著了。

墨梟盯著她蒼白而精緻的臉,眼底閃過一抹犀利的冰冷。

她居然那麼著急離婚。

難道是因為那個鬱君?

那個男人就那麼好?

可以讓她不顧墨老夫人的寵愛,先斬後奏?

這一覺,白傾睡得十分不安穩。

她夢到了爸媽。

他們渾身是血,麵目全非,連手腳都不是完整的。

她想吐。

卻又吐不出來。

鬱琪抱著她嚎啕大哭。

而她麵如死灰盯著死去的父母,渾身冰涼。

“爸,媽……”白傾呼喊著:“爸媽,不要離開我,不要!”

“白傾,白傾!”墨梟剛準備離開。

可是白傾卻做了噩夢。

墨梟坐在床邊,搖晃著她的肩膀:“白傾,醒醒!”

“爸媽,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你們帶我走好不好?”白傾還在夢魘中。

墨梟皺著眉,他發現自己根本叫不醒白傾。

冇有辦法,他把白傾連人帶被子一起抱在懷裡,然後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嗓音磁性低沉:“傾傾不哭,我不會離開你的,不哭。”

漸漸地,白傾安靜了下來。

墨梟一直抱著她,怕把她放下來,她還會哭鬨。

這時,雲七七給墨梟發來了訊息:墨梟,你還冇有回來嗎?

墨梟惜字如金:嗯。

雲七七:找到白傾了嗎?

墨梟微微一頓:冇有。

雲七七蹙眉,居然還冇有找到?

白傾該不會是故意躲起來的吧?

雲七七:墨梟,實在不行就報警吧?

墨梟:報警有什麼用,丟的又不是他們的老婆。

雲七七僵住。

她被墨梟發來的“老婆”兩個字,深深地刺激了。

墨梟承認白傾是他的老婆??

這怎麼可能呢?

這是不是白傾發來的?

白傾那個小賤人為了得到墨梟一定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雲七七:墨梟,真的是你嗎?

墨梟蹙眉:什麼是不是我?

雲七七:因為你發了“老婆”兩個字,你怎麼會承認白傾是你的老婆呢?

墨梟翻了翻記錄,神情寡淡:我隻是比喻,白傾真的出事了,我奶奶第一個不會放過我,她現在病情還冇有恢複,離婚的事情暫緩。

雲七七眼底閃過深深地憤怒。

他說什麼?

離婚暫緩?

他知道她為了這一天等了多久了嗎?

白傾果然有些本事和手段,一天之內就讓墨梟改變了主意。

雲七七婊裡婊氣:墨梟,我知道你是擔心你奶奶,其實我也一樣,沒關係我可以等,隻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有捐獻者給我捐骨髓的那一天,我是不是看不到自己的婚禮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