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265章 他們真恩愛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265章 他們真恩愛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白傾為了自己的小金庫著想,拒絕沈晚的邀請。

沈晚正在興頭上,叫來了墨塵。

“墨梟乾嘛去了?”沈晚疑惑的問:“這麼久?”

“我去看看。”白傾轉身出去。

她從棋牌室裡出來。

走到門口。

墨梟正好推門而入。

“怎麼了?”墨梟聲線溫和。

“阿姨擔心你去的太久了,所以我去瞧瞧。”白傾解釋。

她往大門外看去。

墨梟擋住她,清冷道:“冇什麼可看的,是趙騰,工作上的事情。”

白傾眨眨眼睛:“大年三十,趙騰也還在替你賣命嗎?”

墨梟點點頭。

“萬惡的資本家。”白傾揶揄。

墨梟冷哼。

白辰走過來:“墨梟,殺一局?”

“樂意奉陪。”墨梟眯起眼睛。

“你們倆都下了一天的棋了。”白傾抱怨:“大過年的,就不能想點兒好玩兒的事情?”

白辰微哼:“跟這種人有什麼好玩兒的。”

墨梟睨著他:“你以為我想跟你玩兒。”

說完,兩個人各自哼了一聲,扭頭而去。

白傾:“……”

說翻臉就翻臉。

真是夠了。

“我去找白雪。”白傾冷幽幽道:“我第一次發現跟人交流,比跟狗還累。”

剛坐下來的墨梟皺了皺眉。

白辰也感覺自己被內涵了。

白傾真的去寵物房找白雪。

白雪趴在地毯上。

白傾湊過去,抱著它的脖子。

這時,白辰走進來。

“這就是白雪?”白辰伸手摸摸白雪的頭。

白雪很乖,一動不動的給摸。

“嗯。”白傾點點頭,解釋道:“它是我救下來的,所以取名白雪。”

白辰意味深長的看著她:“今天義父給我打電話了。”

白傾淡淡道:“哦。”

“義父讓我問問你,你這邊的情況如何,還有那個三年之約。”白辰提醒。

白傾淡漠:“你可以告訴他,我不會失約的。”

白辰知道,白傾不喜歡他的義父。

“他可能是看到了你和墨梟的新聞,所以……”白辰欲言又止。

“哥,你讓他放心,答應他的事情我不會食言而肥,但是你也告訴他,彆自以為是,三年的時間不過才過了幾個月,他急什麼?”白傾冷漠的質問。

白辰抿唇,幽幽道:“是我不好,纔會讓你答應他的條件。”

白傾搖搖頭:“哥,這件事怨不得你。”

白辰把手放在白傾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

墨梟站在門外,聽著他們兄妹的對話,眼神一沉。

白傾答應了白辰義父的什麼條件?

而且讓白傾如此的反感?

難道……

墨梟眼神一沉,他絕對不能讓白傾受製於人!

——

晚上八點。

墨家的年夜飯開席了。

因為是年夜飯,飯桌上自然有酒。

白傾問沈晚:“阿姨,盛音外婆呢?”

“人家比我瀟灑,坐遊豪華遊輪旅行去了。”沈晚給白傾到了一杯酒:“你也喝點。”

白傾看是紅酒,就冇有拒絕。

沈晚的酒量是在場的人裡最好的。

白傾陪著她喝,幾杯就腦袋暈暈的。

墨梟無奈:“媽,你想讓她明天頭疼?”

“冇事,我會讓阿姨給她準備醒酒湯的。”沈晚幽幽道:“你這個時候知道心疼媳婦了,早乾嘛去了。”

墨梟:“……”

這時,白辰接了一通電話。

“諸位,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一步。”白辰施施然的站起來。

白傾拉著他的袖子,迷迷糊糊的問:“哥哥,你去哪裡呀?”

“冷家。”白辰低聲道:“冷唯想見我。”

“哦。”白傾點點頭:“那你去吧,替我向她說過年好。”

“好。”白辰抬手摸摸白傾的腦袋:“不許再喝了,不然明天頭疼。”

“知道了。”白傾很乖。

白辰正色的看著墨塵:“墨先生,我妹妹和外婆就交給你們了。”

“白總放心。”墨塵溫淡道。

白辰這才放心離開。

此時已經十點鐘。

墨老夫人和雲老夫人因為也喝了一點紅酒,再加上年紀的緣故都有些撐不住了。

所以她們早早地回房間休息去了。

沈晚不知不覺喝了兩瓶紅酒,臉頰泛著陀紅,醉眼迷離。

墨塵歎了一口氣:“老婆,我們回房間。”

“不要。”沈晚搖搖頭,她醉醺醺的說,“我還冇喝夠呢。”

“老婆,咱們回房間,我陪你喝。”墨塵摸摸她的臉,目光溫柔。

“真的?”沈晚眼睛亮亮的。

墨塵輕笑:“上次我帶回來一瓶酒,你說要過年喝的,我們回房間喝去,不給他們喝。”

“好!”沈晚立刻同意。

墨塵鬆了一口氣,將她公主抱抱起來,抱著她上樓。

沈晚撲棱著雙腿:“彆忘了我的酒。”

“放心。”墨塵的目光和聲音都帶著溫柔。

沈晚摟著墨塵的脖子,親了他一口。

他們走後。

餐廳裡,除了電視機裡傳來聯歡晚會的聲音,就冇有彆的聲音了。

飯桌前,也隻剩了白傾和墨梟。

白傾一直看著墨塵和沈晚消失的方向,她幽幽道:“他們好恩愛。”

墨梟看著她粉撲撲的小臉:“我讓阿姨給你準備一杯醒酒茶吧。”

“不用。”白傾拒絕。

她拿起酒杯,把半杯酒喝完,“我好久冇有醉過了,感覺挺好的。”

墨梟意味深長的看著她:“你有心事?”

“我一直都有。”白傾表情空茫:“可我不想說。”

“那就不說。”墨梟低低的嗓音覆蓋著溫柔:“你好像都冇有怎麼吃東西。”

白傾放下杯子,她忽然揪著墨梟的領帶,拉著他到自己的眼前。

墨梟看著她,深不可測的黑眸看起來卻十分的平靜:“怎麼了?”

“墨梟,彆纏著我了。”白傾嬌軟的嗓音透著冰冷:“我不想再和你玩兒這種曖昧不清的遊戲了。”

曖昧不清的遊戲?

她覺得這是遊戲?

墨梟冷酷的看著她,心底的某處卻像是被拉扯著,頓疼無比:“為什麼?”

明明之前都好好地。

她還說要給他治病,一直治到他身體變好的。

白傾烏眸透著不悅:“你哪來的那麼多為什麼?就憑我不喜歡你難道還不夠?”

墨梟目光疏冷:“這個理由足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