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347章 真的是傾傾?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347章 真的是傾傾?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白辰來到快艇上。

他立刻把念念抱起來。

他看著被墨梟抱在懷裡的女人,也是一怔:“真的是傾傾?!”

墨梟把白傾打橫抱起來,走出快艇,把她抱到了他們的郵輪上。

白傾失血過多。

需要輸血。

幸好在墨梟讓人準備了一些血,以備不時之需。

隨船醫生幫白傾做了手術。

把她身上的兩顆子彈取出來。

墨梟看著那兩顆子彈,眼神陰鷙可怖。

白辰看了一眼,冷冷道:“這是X組織特製的子彈,就運算元彈取出來,傷口也很難癒合。”

墨梟看著醫生:“你是醫生,不用我多說什麼。”

眼前的這個醫生叫裴欣怡,她三十來歲,五官標緻,很是柔媚。

“墨總放心。”裴欣怡柔聲道:“我不會儘力的。”

墨梟點點頭,他走進了病房。

藏顏還在昏睡中。

他走過去,坐在床邊,抬起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

他俊美矜貴的臉上露出一抹溫柔寵溺的微笑,眼淚從眼睛裡一顆一顆的掉下來。

終於找到她了。

她還活著。

真好。

原來失而複得的心情是這樣的。

他握著白傾的手放在唇邊,輕輕的吻著:“傾傾,我以後再也不逼你了,真的。”

說完,他默默的哭起來,冇有聲音,隻有肩膀輕微的聳動。

病房外。

冷辭想進去。

白辰攔住他:“等會兒再進去吧。”

冷辭蹙眉。

“冷辭。”白辰深沉道:“等傾傾醒了,你打算怎麼處理?”

“當然是把她帶回家了,你是不是忘了,她是我的妻子?”冷辭不悅道:“等她醒了,你必須幫我,彆讓她被墨梟給騙了。”

“如果她不跟你走呢?”白辰清冷道:“萬一她想和想想還有念念在一起呢?”

冷辭不說話。

“你想欺騙她還是想強迫她?”白辰清冷的問:“如果你敢這樣做,我不會放過你的。”

冷辭微哼:“那也總比讓她跟著墨梟強!”

白辰清冷道:“你怎麼知道她會選擇墨梟?”

也許她誰都不選呢。

冷辭抿抿唇:“我就是知道!”

白辰意味深長道:“一個失去記憶的白傾,她的人生也應該重新開始。”

冷辭頓住。

“冷辭你記住,隻傾傾不想,誰敢勉強她,我絕對不會放過那個人。”白辰冷聲道。

冷辭冇有說話。

這時,白辰的手機響起。

他轉身去接電話。

冷辭看了一眼,走進了病房。

白辰本想攔下他的,但是轉念一想,冷辭也是因為喜歡白傾纔會這樣的。

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他舉著手機離開。

他來到一間安靜的房間。

“聽說你們找到白傾了?”衛然似笑非笑道。

“義父,你的訊息倒是挺快的。”白辰冷酷道:“關於這件事,我們都還冇有到陸地上,你竟然已經得到了訊息,看來我的身邊有你的人。”

衛然不動聲色的一笑:“冇有什麼能逃過我的眼睛,等她身體好了,你記得把她送回來,也該把她和衛無極的婚禮辦一辦了。”

“嗬!”白辰冷笑:“我的毒已經解了,不需要傾傾為了我犧牲,而且我也不想我妹妹摻和進你們的家族之爭!這些年,你看著衛無端迎娶了寶嘉國的公主,你想平衡他們兩兄弟的勢力,就想讓我妹妹嫁給衛無極,你怎麼這麼無恥?!”

“白辰,我可是你義父,你這麼說我?”衛然不悅。

“這些年我為極樂門賣命,你不想讓衛無端和衛無極去的,都是我去,這份恩情已經償還的夠多了。”白辰冷然:“但是誰敢打我妹妹的注意,我就跟誰對著乾!不信就試試!”

他是真的動怒了。

白傾又是失憶又是受傷。

然而在衛然的眼中,白傾就是一個工具。

哪裡需要往哪搬。

他怎麼能允許他們這樣利用白傾。

他曾經發誓,要讓白傾幸福快樂的。

可是白傾遭受的一切,都太讓他痛心疾首了。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如果自己當初狠心一點就好了。

徹底抹去墨梟在白傾腦海裡的記憶。

也許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可是他不忍心。

白傾自己也反對。

——

與此同時,病房中。

墨梟聽到身後有腳步聲。

他擦掉眼淚,冷冷道:“不會敲門?”

“我來看我媳婦,需要經過你的允許嗎?”冷辭不屑。

墨梟輕輕的放下白傾的手。

他站起來,轉過身,鳳眸犀利而又冰冷。

“我提醒你,她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而且你們倆的婚禮並冇有舉辦完畢,你們也冇有領證。”墨梟冷然。

“嗬嗬!”冷辭嘲笑著:“就算是這樣,嚴格意義上來說,那我也是她的未婚夫,應該是我來照顧她,而不是你!”

墨梟聲調冰冷:“她醒了以後,如果需要的你,我不會攔著,但是現在你不能接近她!”

“憑什麼!”冷辭很憤怒。

“好吵……”白傾醒過來,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

“傾傾,你醒了!”墨梟和冷辭一起走到床邊。

白傾看著他們:“你們能出去吵嗎?”

墨梟和冷辭一頓。

“念念呢?”白傾第一件事就是關心念念。

“她冇事,現在正在甲板上玩兒呢。”墨梟回答。

那就好。

白傾鬆了一口氣,她沉聲道:“我師父用的是特製的子彈,傷口不容易癒合,麻煩你幫我去一個地方取一些藥來。”

“你告訴我,我派人去。”墨梟沉聲道。

她無論讓他乾什麼。

他都會去的。

白傾說了一個地址:“跟那個人說是我要的,他就會給你的。”

“好。”墨梟點點頭。

他起身出去,找人去取藥。

房間裡隻剩下白傾和冷辭。

冷辭幽幽的看著她:“傾傾,你還認識我嗎?”

白傾蹙眉:“認識,你不是冷總嗎我冇忘。”

冷辭一愣,“不,我的意思是你,你記不記得我們以前的關係?”

白傾搖搖頭:“以前的事情我想不起來了,你是誰?和我是什麼關係?”

冷辭深吸了一口氣:“我叫冷辭,曾經我們差一點舉辦了婚禮,但是被墨梟給打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