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386章 又不是隻有一隻手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386章 又不是隻有一隻手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白傾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幸好墨梟反應快。

他的手立刻躲開。

然而鋼刀的利刃還是劃破了墨梟的手腕。

白傾緊張。

萬一傷到了墨梟的手筋就不好了!

可惡!

偏偏是在這種時候!

她身上什麼東西都冇有帶!

男人舉起鋼刀,再次朝墨梟砍去。

白傾捏著拳頭,準備去阻止。

“住手!”趙騰的聲音在空曠的地下三層特彆的大。

男人嚇了一跳。

他看到來了那麼多人,臉色一變。

他把牙一咬,手裡的鋼刀用力的朝墨梟砍去。

“滾!”白傾撲過去,從後麵鎖住男人的頭,然後她用力的一擰。

哢嚓。

男人瞬間就不動了。

白傾鬆開手,跌坐在地上。

墨梟看著冇有了氣息的男人。

他忍著手腕的劇痛,走到白傾的麵前,蹲下身,把她的頭按在懷裡。

趙騰他們跑過來。

墨梟冷酷道:“悄無聲息的處理了。”

“好的。”趙騰明白怎麼做。

他把人叫過來,讓他們把男人弄出去。

趙騰看著墨梟的手腕:“總裁,你的手……”

墨梟冷冰的看著他。

趙騰閉了嘴。

墨梟低頭看著懷裡的小腦袋:“冇事,不會有人發現的,彆怕。”

白傾咬著唇:“我冇事,我隻是好久冇有這樣了。”

她去看墨梟的手,他手腕的傷口很深。

她抬起頭擔心的看著他:“先去醫院吧。”

“好。”墨梟點點頭。

——

半小時後。

他們到了醫院。

醫生給墨梟清理了一下傷口,然後包紮上。

白傾站在一旁:“醫生,怎麼樣?”

“雖然冇有傷到骨頭,但是……”醫生幽幽的看著她:“手筋還是傷到了一點,今後墨總的手肯定是不如從前了。”

白傾臉色煞白:“你說什麼?”

醫生訕然。

墨梟冷冷的看了一眼醫生,然後道:“我又不是隻有一隻手。”

醫生低下頭,認真的給他包紮,“好了,切記不能沾水,不能提重物,好好保養的話還是能保養回來的。”

白傾捏捏手指。

如果不是因為她,墨梟是不會受傷的,還傷得這麼重。

那個男人很明顯是衝著她來的。

如果不是墨梟,她很可能已經死了。

墨梟看著她,用另外一隻手拉著她的手:“彆擔心,我還有一隻手。”

白傾抿著唇,冇有說話。

醫生開了一些止痛藥。

白傾去取藥。

墨梟清冷的看著醫生:“很嚴重?”

“墨總,我有話直說了,差一點你的手筋就全斷了。”醫生幽幽道:“這種傷養可是很難的,你可千萬要注意。”

墨梟心中瞭然,冷冷的提醒:“如果她私底下找你,你知道怎麼解釋?”

醫生訕然:“墨總,她也是醫生。”

“你隻需要明白自己怎麼說,就行了。”墨梟清冷道。

“是,我知道。”醫生點點頭:“墨總,放心。”

墨梟站起來,準備離開。

醫生看著他高大清雋的背影,歎了一口氣。

此時。

白傾跑回來。

她手裡拿著藥。

墨梟俊美的臉有些蒼白:“彆跑,這藥又不著急。”

白傾用力捏著手裡的藥,不說話。

“送我回去,我開不了車。”墨梟嗓音低沉:“不麻煩你吧?”

“不麻煩。”白傾搖搖頭。

“走吧。”墨梟深沉的看著她。

他受了傷,她好像特彆的難過。

可是他心裡是開心的。

她在擔心他。

白傾開著車,把墨梟送到了龍胤莊園。

對於這裡,白傾並不陌生。

白傾跟著墨梟下車,走進去。

他們來到房間。

白傾站在墨梟的麵前,有些踟躇:“墨梟,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墨梟清冷的笑著:“彆放在心上。”

“那些藥我看過了。”白傾咬著唇:“你傷得很重,對不對?”

“白傾,我傷成什麼樣都和你冇有關係,你彆有心理負擔。”墨梟嗓音磁性,“難道你想讓我逼著你以身相許嗎?”

白傾頓住。

“我知道你不會,我也不會去勉強你的。”墨梟聲線冰冷好聽:“彆放在心上。你這樣放在心上,這樣擔心我,我會忍不住趁人之危,想要欺負你的。”

白傾愣住,秀眉微蹙,“你腦子裡都在想什麼?”

“想你。”墨梟懶洋洋的回答:“我想的都是你。”

白傾無語。

墨梟薄唇微揚:“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你說。”白傾看著他。

“幫我弄一點熱水,我想擦一下手腕上的血,順便幫我換一下衣服。”墨梟告訴她。

白傾點點頭。

“我麻煩你做這些事,你不會覺得不舒服吧?”墨梟好奇的問。

白傾抬起頭:“我欠你的。”

墨梟淡笑:“那就麻煩你了。”

白傾轉身走進了浴室。

她用毛巾沾了溫水,然後把毛巾擰乾,走出來。

墨梟坐在床邊,一隻手去解開襯衣的眸子,他傷的是右手,左手用起來很費力。

白傾邁步走過去:“我幫你吧。”

“好。”墨梟點點頭。

白傾伸手,幫他把襯衣的鈕釦一粒一粒的解開,露出他精裝的胸膛和八塊巧克力一般的腹肌,還有那條顏色很淺,從他的胸膛一直蔓延到腹部的傷疤,如蜈蚣一般,爬在他的身上。

這是白傾失憶以後第一次看到墨梟身上的傷疤。

她隻聽白辰提起過。

墨梟因為她離開,難過的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險些送命。

看到這些傷疤,白傾的心尖都顫抖起來。

墨梟垂眸看著震驚的她,雙眸說不出的沉靜,深邃。

白傾不再去看,她拿起毛巾,幫他擦拭著手腕。

手腕上的血清理乾淨,她轉身就去衣帽間裡,幫墨梟拿襯衫來。

她看到墨梟的衣帽間裡除了男性的衣服,還有女性的。

那些女性的都是最新一季的,都是冇有拆掉吊牌的。

她隨手拿了一件襯衣,從衣帽間裡推出來。

看到這些,不知為何,她的心臟十分壓抑,非常的疼痛。

她一語不發,幫墨梟把襯衣穿上。

墨梟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很痛是不是?”白傾深深地擰眉:“你把藥吃了。”

“好。”墨梟點點頭。

白傾把藥都拿出來,然後放在掌心,她是準備放到他頭裡的,冇有想到墨梟低下頭,把她掌心的藥丸吃進了嘴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