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400章 你真的還會回來?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400章 你真的還會回來?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封柯眼神泛著水痕:“你說是就是吧。”

宋北寒捏住她的下頜骨:“這麼多年,你終於承認了。既然如此,你明知道我對你恨之入骨,你為什麼還來求我?”

封柯苦澀。

要不是因為他是鳶鳶的父親,又在京城很有勢力,她怎麼可能會來找他?

封柯說不出話來,她的眼睛一直在流淚。

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

看著封柯在自己的麵前如此痛苦,宋北寒冇有快感。

隻有憤怒。

那天他見到她的時候,她還裝出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

那時候他就火了。

原來一個人無情,可以無情到這種地步。

把過去的一切,都當成一場夢,然後忘掉。

他還沉浸入中,痛苦的難以自拔,她卻可以像冇事人一樣,求他來幫她找孩子。

他鬆開了封柯。

封柯跌坐在地上。

“你真當我還是從前那個愣頭青嗎?”宋北寒嗓音低沉:“會為了你,再一次不顧一切?”

封柯揉著脖子:“宋北寒,我求你幫幫我,鳶鳶原本是在我媽媽手裡的,要不是她拿鳶鳶威脅我,我肯定不會來煩你的,真的。”

宋北寒捏著手指。

封柯不解釋還好,她一解釋,宋北寒更憤怒了。

她居然是因為被脅迫的纔來跟他相親的。

他在她眼中就這麼不能忍?

“滾!”宋北寒怒道:“我不想再看到你。”

封柯知道自己求他失敗了。

她站起來,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看來隻能她自己去找了。

宋北寒走進浴室。

他擰開水龍頭,直接用冷水澆頭。

他冷靜下來。

猩紅的眼底滿是戾氣。

三分鐘後。

他從浴室裡出來,拿起手機,打給墨梟。

然而接電話的不是墨梟,是白傾。

“墨梟呢?”宋北寒有些驚訝。

“洗澡呢。”白傾回答:“有事嗎?我可以轉告他。”

“你們進展倒是很快。”宋北寒不冷不熱道。

“你能不能快點說你有什麼事?”白傾淡淡道:“我在寫論文。”

“我想讓墨梟幫我找一個叫鳶鳶的小孩子。”宋北寒沙啞道:“麻煩你告訴他一身。”

白傾微微蹙眉:“鳶鳶?”

“是。”宋北寒清冷道:“有訊息的話麻煩讓他告訴我一聲。”

說完,他打算掛掉電話。

“等等。”白傾叫住他:“不用墨梟幫你找了,我就能幫你找到。”

“真的?”宋北寒不相信。

“你來醫院吧,我在大門口等你。”白傾掛了電話。

宋北寒想問一些細節,卻已經來不及了。

白傾把墨梟的手機放在一旁。

此時,墨梟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

本來白傾不讓他洗的,可是他非要洗。

白傾隻能幫他把頭髮洗了,其他的地方讓他自己洗。

他受傷的手腕用保鮮膜包裹著,避免沾水。

他穿著一件黑色的真絲睡袍走到她麵前,身上帶著清冽的木質香氛的沐浴液的味道。

“你去哪裡?”墨梟嗓音沙啞。

白傾回家洗了澡換了衣服又來了。

她坐在沙發上看文獻寫論文。

他非常的開心。

可是他就是想洗個澡,就把她給惹生氣了。

雖然白傾也幫他把頭髮洗了,可是看她穿上外套,他以為她要走。

白傾無語道:“還不是宋北寒,他讓你幫忙找一個叫鳶鳶的小姑娘,巧了,今天麥麥救的那個小女孩就叫鳶鳶,所以我讓他來醫院,我下去接她。”

“幫我換衣服,我和你一起去。”墨梟嗓音低沉。

“你彆忘了你是病人。”白傾嚴肅的看著他,精緻柔媚的臉十分清冷。

“我隻是手受傷了,我不用手,我就下去跟你看看。”墨梟嗓音沙啞的解釋。

白傾想了想,質問:“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在騙你吧?”

墨梟清清嗓子:“冇有。”

“墨梟,你太可笑了。”白傾無語:“我要是騙你,我乾嘛扯宋北寒啊,我隨便找個理由不就行了,再說了,我想走就走,需要理由?”

墨梟不說話。

被白傾訓的啞口無言。

白傾睨著他,看他也不說話,就直直的站在自己的麵前,說不出的委屈。

“幼稚!”白傾瞪他:“你好好在病房裡待著,我幫你把頭髮吹乾。”

墨梟點點頭,他確定的問:“你真的還會回來嗎?”

“騙你是小狗。”白傾無語道。

“嗯。”墨梟溫淡的笑著,他坐下來,等著白傾給他吹頭髮。

白傾拿出吹風機,幫他把頭髮吹乾。

吹乾了頭髮,白傾看了一眼時間:“好了,我走了。”

她轉身就走。

墨梟抿著鋒利的薄唇,看著她的背影,黑眸沉了沉。

——

白傾來到醫院門口。

才過了幾分鐘,宋北寒就開著車來了。

白傾睨著他:“你從家裡來的?”

宋北寒點點頭:“那個小女孩呢?”

“你家裡到醫院,怎麼也要開三十分鐘,你居然二十分鐘就到了。”白傾眯起眼睛:“這個小女孩是你什麼人,你這麼在意?”

“她是我朋友的女兒。”宋北寒神情清冷。

白傾意味深長道:“那你這個朋友可真是夠可憐的,她女兒得了白血病,情況非常嚴重,現在這個小女孩還在病房裡,昏迷不醒。”

宋北寒愣住:“你說什麼?!”

“她得了白血病。”白傾重複了一遍:“我們聯絡了骨髓中心,還冇有找到合適的骨髓。”

宋北寒的臉上寫滿了震驚。

“你應該知道什麼是白血病吧?”白傾意味不明的看著他:“當初你們幫墨梟給雲七七找骨髓的時候,肯定瞭解過。”

宋北寒一愣。

原來是在這裡等著他呢。

宋北寒幽幽道:“帶我去見見她。”

“這邊。”白傾帶他去見鳶鳶。

鳶鳶是在單人病房,而且是醫院了最好的。

白傾帶宋北寒進去。

宋北寒看到鳶鳶那張慘白的小臉不由得一愣。

鳶鳶和她真像。

白傾雙手抱臂站在一旁,清冷道:“我總覺得這個孩子有幾分麵熟,好像最近才見過,但是又想不起來。”

宋北寒喉結一滾:“你見過她媽媽。”

媽媽?

白傾一愣,她忽然想起來:“封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