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44章 為什麼白傾不能去?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44章 為什麼白傾不能去?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禮物都送完了。

白傾坐下。

墨梟蹙著眉,朝白傾伸手。

白傾疑惑,什麼意思?

墨梟緊緊地擰著眉:“我的呢?”

“忘了。”白傾好不心虛。

忘了?

墨梟冷哼,她不是忘了。

是就冇有想給他買。

全家都有,就他冇有。

墨老夫人把老花鏡戴在臉上,“要不說咱們傾寶有良心呢,誰對她好,她就對誰好。”

墨塵和沈晚一起點頭。

墨梟冷哼,他難道對白傾不好嗎?

吃喝上哪裡委屈她了?

“你從哪裡掙來的錢?”墨梟不悅。

“暫時保密。”白傾不想告訴他:“反正是正規渠道來的。”

墨梟皺了皺眉。

“墨梟,你難道還不相信傾寶嗎?”墨老夫人不快。

“不相信就不相信吧,反正他們也要離婚了。”沈晚很合事宜的捅了親生兒子一刀:“他也就現在問問,將來變成了兄妹,他還有什麼資格?”

“兄妹就冇有資格了嗎?”墨梟不爽。

“兄妹之間也是有界限的,有些能問有些不能問。”沈晚淡淡道:“再說了,還有我們這些大人呢,我們比你有資格。”

墨梟冷笑:“誰說我們要離婚了?”

“你不離婚?現在是傾寶要和你離婚。”沈晚就道。

“那你們可以問問她,我們是不是要離婚。”墨梟睨著白傾。

墨老夫人蹙眉:“傾寶,你們這是?”

“奶奶,我和墨梟商量了一下,先冷靜一個月,如果一個月以後,我們還是無法在一起,再去辦證。”白傾解釋。

墨老夫人就道:“一定是你這個丫頭心軟答應他的吧?”

白傾:“……”

奶奶,人艱不拆啊。

墨梟:“……”

墨老夫人,到底是誰的奶奶?

“好了好了,吃飯吧。”墨老夫人淡淡道。

似乎對白傾這麼輕易原諒墨梟很不滿。

白傾知道墨老夫人非常疼愛自己,她像是犯了錯一樣的低下頭。

難道奶奶的意思是,讓他們立刻就去離婚嗎?

如果奶奶還是這意思,她立刻就去。

墨老夫人起身,走向餐廳。

墨塵走過去攙扶著她。

沈晚走到白傾的身邊,攬著她的肩膀:“奶奶是心疼你,傾傾,雖然墨梟是我的兒子,不過你這麼輕易原諒他,真的嗎?”

萬一將來,她還會受委屈呢?

白傾茫然。

為什麼他們都覺得一個月後,她和墨梟一定不會離婚?

“媽,我還在這裡呢。”墨梟提醒。

沈晚嫌棄的看著他:“我當你是透明人,墨梟,你也記住,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了,錯過了就冇有了,你再像從前那麼吊兒郎當,對感情不負責任,到時候傾傾真的不要你了,我絕對不會幫你,我還會放鞭炮放禮花,慶祝傾傾脫離渣男。”

墨梟:“……”

“走,吃飯去,不理他。”沈晚拉著白傾離開。

墨梟蹙著眉,這個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飯桌上。

沈晚說起後天參加雲老夫人壽宴的事情。

“媽,我已經和雲家說了,我們是一家五口一起去。”沈晚開口:“我冇有說白傾是墨梟的妻子,隻說是你的孫女。”

“挺好的。”墨老夫人點點頭。

“白傾也要去?”墨梟蹙眉。

“放心,不是以你的妻子身份去的。”沈晚就道:“你激動什麼?我們比你更重要如何保護傾傾,要不然這三年,全世界都知道了。”

在保密這一點上,墨家是專業的。

墨梟清冷的看著白傾:“你確定你要去?”

“我,不能去嗎?”白傾的心裡小小的難過了一下。

“彆聽他的。”墨老夫人給白傾夾了一片醬牛肉:“這個家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

墨梟清冷的看著白傾。

白傾心裡微微一沉:“是不是雲七七要去?”

所以他不讓她去?

墨梟微頓,她怎麼知道?

白傾心裡悵然,果然還是這個原因。

墨老夫人越發的不快:“墨梟,你彆太過分了!”

墨老夫人的臉色都變了。

“你為了一個小三,不讓我的傾寶以真正的身份出去見人就算了,你居然還不讓傾寶去?”墨老夫人氣道:“我們墨家是什麼人家?從你太爺爺開始,墨家的男兒那都是頂天立地,孝順父母,尊重伴侶,就從來冇有發生過你這種事!”

當初墨老夫人嫁給墨老夫人那也是千寵百寵的。

她的婆婆,就像是自己對沈晚,沈晚對白傾。

可以說這都是言傳身教出來的。

就算丈夫對妻子,也都是尊重的,妻子對丈夫也是體貼的。

所以,墨家家庭氛圍一直都是非常正麵的。

墨梟甚至都冇有見過墨塵和沈晚吵架。

所以對於墨老夫人來說,墨梟已經太過分了。

“就算你不讓傾寶去,難道你以為雲七七能進雲家大門?”墨老夫人冷笑:“雲七七讓你跟著她一起去,不過是藉著你的名義,這樣雲家就不敢阻攔,她可真是會耍陰招啊。”

飯桌上的氣氛十分尷尬。

白傾非常的緊張。

果然,她不應該去的。

“奶奶,七七隻是想去雲家看看。”墨梟蹙著眉。

墨老夫人冷然:“你相信就是了,不要逼著我們相信。”

墨梟不耐,他站起來,冷冷的看著白傾:“你想去就去,我不乾涉。”

說完,墨梟就走了。

“墨梟,你!”沈晚也要氣炸。

這是不乾涉的意思?

這是威脅!

自己到底生了一個什麼品種?

還不如生條狗。

惹自己生氣了,還能打。

白傾低下頭去。

墨老夫人心疼:“傾寶不難過,咱們該去就去。”

白傾抿抿唇,冇有說話。

“來,吃菜。”沈晚也心疼。

不管如何,墨梟都不應該如此的。

白傾該有多傷心。

她們帶入自己都覺得委屈。

白傾做錯了什麼呢?

就因為雲七七要去,她就不能去?

之後那兩天,白傾冇再見到墨梟。

她一直住在老宅這邊。

墨梟住在公寓。

到了雲老夫人壽宴的那天。

白傾病了。

她是真的病了。

有些發燒。

沈晚去看了,摸摸她的頭:“彆為了墨梟,就委屈自己。”

“媽,我冇事,你趕快去吧,彆讓奶奶和爸爸等,你告訴奶奶彆擔心,我很快就能好。”白傾臉色微白:“也彆讓奶奶來看我了,萬一傳染給奶奶就不好了。”

沈晚心疼:“好。”

她隻能先走了。

白傾躺在床上,聽著整個家都變得安靜了,心也就跟著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