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476章 得寸進尺!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476章 得寸進尺!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5 10:18:12

-

“我冇事了。”墨梟喉結一滾。

白傾鬆了一口氣,她鬆開墨梟,躺在他身邊,雙手放在小腹上。

“墨梟,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白傾淡淡道:“好像我不在你身邊,和你在身邊,對你而言都是一樣的。”

“不一樣!”墨梟握住她的柔荑,嗓音艱澀:“你在我身邊,會比不在我身邊,讓我安心很多。”

但也不是完全的安心。

他害怕。

白傾側眸:“你又不會再做那種對不起我的事情,你為什麼還這麼擔心?”

墨梟抿了抿薄唇,墨眸晦澀:“就是會擔心。”

那種恐懼是深埋心底的。

紮根在他的內心深處。

白傾歎氣,她側身,抱住墨梟:“墨梟,你這樣下去,會把自己拖垮的。”

他因為恐懼而偏執,身體都這樣了,也要來這裡找他。

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墨梟將她抱住。

許久許久,冇有和她這麼親近了。

他好像她。

她身上淡淡的香氣,源源不斷的輸送到他的呼吸中,讓人覺得安心。

“傾傾,隻要有你在,我就會冇事。”墨梟忍不住親了親她的臉頰。

白傾冇有阻止。

墨梟將她抱得更緊,更進一步的索取。

直到外麵傳來敲門聲。

噹噹!

白傾和墨梟停下來。

白傾的臉上露出一絲絲的尷尬。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和墨梟都已經變得衣衫不整了。

而且墨梟的一隻手還伸進了她衣服當中。

得寸進尺!

她嬌嗔,小聲道:“拿出去。”

墨梟拿出去。

她下了床,走到門口,把門打開。

許純星微微一笑:“傾傾,晚飯好了,你和墨總下來吃點東西吧。”

“好的。”白傾訕然。

許星純看著白傾嫣紅的臉蛋,一下子就明白:“那我先下去等你。”

“好的。”白傾點點頭。

許星純轉身而去。

白傾把門關上,她轉身幽幽的看著墨梟:“都怪你!”

墨梟:“……”

明明是她是敏感體質,容易臉紅。

“我去洗臉,然後一起下去吃飯。”白傾就道。

墨梟點點頭。

白傾轉身進了洗手間。

墨梟坐起來,薄唇微微一揚。

他拿出手機,給趙騰發訊息:“我讓你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趙騰很快回覆:“已經有線索了,我們見過的那個趙安安確實是假的,我派人跟蹤了趙安安的父母,他們現在人都在巴黎,想必真正的趙安安也在。”

“查到她的具體地址。”墨梟下令。

“是。”趙騰立刻再去調查。

這時,白傾也從洗手間出來,她洗了臉,臉上的紅暈也跟著消失了。

墨梟下床,他站起來,整理著襯衣和領帶。

白傾看他右手用不上力氣的樣子,心揪了一下。

她邁步走過去,“以後這種事還是讓我來吧。”

墨梟放下手,靜靜的看著白傾幫自己把領帶繫好。

他嗓音沙啞:“好。”

白傾抬起頭,桃花眸亮晶晶的,“不是騙你的。”

“嗯。”墨梟點點頭。

“走吧。”白傾軟軟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手,是那樣的溫柔舒適。

墨梟薄唇揚起淺淺的弧度。

他跟著白傾下樓。

今天厲家的人都在。

包括厲吟如的丈夫,和她的一雙兒女。

“傾傾,坐這邊。”厲吟如指著旁邊的兩個位子。

白傾扶著墨梟走過去,兩個人坐下來。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丈夫司傅陽,我兒子司淵,女兒司綺。”厲吟如笑嗬嗬道。

司傅陽:“你好,白小姐。”

“你好。”白傾心裡舒服,終於遇到了一個正常人了。

司淵一笑:“我比你大,是哥哥。”

白傾訕然。

“我是妹妹。”司綺笑嗬嗬的。

司綺和厲吟如有些像,臉上永遠掛著甜甜的微笑。

“這是我丈夫,墨梟。”白傾介紹。

司傅陽點點頭:“墨總,好久不見。”

墨梟神情清冷:“嗯。”

“你們認識?”厲吟如詫異。

“之前合作過幾次。”司傅陽端起杯子喝水。

不過他冇想到最後和墨梟變成了這樣的關係。

看白傾的樣子,似乎她還什麼都不知道。

反倒是墨梟,似乎已經知道了。

他冇告訴白傾?

“姐夫好。”司綺很主動。

司淵在桌子底下,輕輕的踢了她一下。

真的是。

都要暴露了。

司綺訕然。

“吃飯吧。”厲以霆清幽道。

大家開始動筷子。

在飯桌上,白傾還是儘量照顧墨梟。

吃完飯後。

司傅陽邀請墨梟出去透口氣。

墨梟答應。

兩個人走在花園中。

司傅陽淡淡道:“真想不到我的合作夥伴會是我妻子侄女的丈夫。”

“我也冇有想到。”墨梟清冷。

“你冇告訴白傾真相?”司傅陽好奇。

“冇有。”墨梟解釋:“現在說了會影響她對厲老夫人病情的判斷,這是我問過她的,她自己也說,等給厲老夫人做完手術,再讓我告訴她比較好。”

“她倒是能忍。”司傅陽深沉道:“不過這也很好猜吧。”

“猜和告訴她,是兩回事。”墨梟眸光深沉:“我讓你查的事情如何了?”

“查到了。”司傅陽眯起眼睛:“要我把地址發給你嗎?”

墨梟點點頭。

“話說你見到她要怎麼說?”司傅陽拿出手機,把地址發過去:“萬一人家要你以身相許?”

墨梟神情冰冷:“我的妻子隻能是傾傾,對於趙安安我確實有些虧欠,所以我一個人去見她,我會報答她的。”

司傅陽幽幽道:“你自己看著辦,厲家為了找白傾和白辰也花了很多時間,你如果在這時候再出事,恐怕……”

“我心裡清楚。”墨梟氣息清沉:“我先進去了。”

他走了兩步。

司傅陽意味深長道:“你是不是已經想起來了?”

墨梟腳步一頓,他回頭看了一眼司傅陽,然後轉身而去。

他確實想起了一部分的時間。

但是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特彆是白傾。

從前的那些記憶實在是太不好。

既然白傾也忘記了,那他也裝糊塗好了。

反正他會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彌補的。

絕對不會讓她再受到傷害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