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 第9章 緊急聯絡人

離婚後,總裁他急了 第9章 緊急聯絡人

作者:白傾墨梟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1 11:30:10

-“不用,墨老夫人身體不好,還是不要告訴她,免得她替我擔心了。”白傾解釋。

“這些年你一個人嗎?”鬱琪坐在她身邊,低著頭。

“算是吧。”白傾回答。

“算是吧,是什麼意思?”鬱琪不明白。

白傾苦澀一笑。

其實和墨梟結婚以後,看似是兩個人一起生活。

但其實更多的還是白傾自己一個人。

“白傾,你挺幸福的,你至少還有墨老夫人。”鬱琪語氣低迷:“我和我哥哥就不一樣了,我們倆都未成年,也冇有願意收養我們,我們被迫分開,被不同的家庭收養。”

白傾抿抿唇:“原來是這樣啊。”

“唉,我跟你說這些乾什麼。”鬱琪神情恢複:“我等下要去醫院值晚班,你自己照顧自己吧。”

“沒關係,我休息一下就離開。”白傾知道,她和鬱琪不應該見麵的。

她們都有不同程度的應激創傷綜合征。

因為父母的離世,都給她們幼小的心靈帶來了很大的創傷。

有些創傷是冇有辦法抹平的。

所以他們這些人達成了一種默契。

就是不見麵。

不見麵就不會去想那些痛苦的記憶。

“白傾!”鬱琪的聲音有些急躁。

白傾頓住。

鬱琪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可能太大了,就柔和道:“沒關係,這裡也是你的家,我的房間有乾淨的衣服,你洗完澡就換上了,廚房有我晚上煮的粥,你熱熱來吃。”

說著,鬱琪就去換衣服。

她穿好大衣,準備出去。

“鬱琪,你在醫院上班啊?”白傾問道。

“我現在是一個護士。”鬱琪冇有回頭:“白傾,我已經向前看了,所以冇有關係,你有什麼難言之隱也冇有關係,你就安心住下吧。”

說完,她就走了。

白傾深深地一歎。

她知道,整個事件中,她和鬱琪受到的打擊最重。

因為她們倆親眼看到了父母死亡的慘狀。

白傾眼眶微微一紅,她低下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血,就收起了眼淚。

她走到鬱琪的房間,拿了一套衣服,然後就走進了浴室。

洗完澡,她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的小腹,然後白玉般的手輕輕撫摸著:“寶寶,彆怕,媽咪會保護好你的!”

隻是想到這次的危險,是墨梟帶給自己的,她的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掉下來。

墨梟,一定不會在乎她的生死的。

現在他應該在醫院裡,抱著雲七七正在你儂我儂吧?

——

馬路上。

墨梟靠著邁巴赫,正在抽菸。

他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腳邊都是菸蒂。

眼看著天都要亮了。

可還是冇有白傾的下落。

他的手指用力的捏著白傾的手機,心止不住的顫抖。

她會死嗎?

會徹底的消失嗎?

不!

他不允許!

“墨總!”趙騰跑過來:“找到那個帶走少夫人的醉漢了。”

“帶過來。”墨梟嗓音冷酷。

兩名保鏢押著已經醉漢過來。

醉漢渾身是傷,鼻青臉腫的。

“你對那個女人做了什麼?”墨梟撩起眼皮,冷酷冰冷。

醉漢酒醒了,知道麵前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解釋道:“我什麼都冇有做。”

“把他的手剁下來。”墨梟眼睛都不眨一下。

其中一個保鏢拿出了匕首。

醉漢見是來真的,嚇得撲通一聲跪在了墨梟麵前,求饒:“求求你,不要剁我的手,我什麼都告訴你。”

“說。”墨梟眸光陰鷙。

“我就是剛離婚,心情不好多喝了一些酒,然後看到路邊站著一個那麼漂亮的女人,就動了色心,可我真的冇有對她做什麼,我把她拖進後巷,然後有個男人救了她,把她帶走了。”醉漢解釋著。

“你那隻手碰她了?”墨梟冷漠的問。

醉漢不敢回答。

“既然不敢回答,把他的兩隻手都廢了。”墨梟優越的下頜線緊繃著,斯文冷酷。

“不不,是這隻手!”醉漢舉起自己的左手。

墨梟抽著煙,“居然敢撒謊,你兩隻手都碰了,剁掉。”

醉漢差點嚇得昏過去。

他早就決定了,為什麼還問他?

“啊!”就在醉漢走神的時候,保鏢手起刀落,剁掉了他一隻手。

他鬼哭狼嚎的。

另外一個保鏢把他的嘴捂住。

接著,他另外的一隻手也被剁掉。

“把這種垃圾扔到冇人的地方去。”墨梟冷厲。

“是!”

兩名保鏢拖著醉漢就走了。

然後有其他保鏢收拾現場。

“去調取後巷的監控,看看白傾是被誰救走了。”墨梟冷然。

趙騰準備打電話,卻冇有想到有一個手機號碼打進來。

“喂?”趙騰開口:“你是誰?”

“請問你是白傾的家人嗎?”鬱君清冷的問。

“白傾在你手裡嗎?”趙騰蹙眉。

墨梟眯起眼睛,把手機搶過去:“白傾呢?”

鬱君一怔:“你是白傾的什麼人?”

墨梟沉然:“我是她哥哥。”

“白傾的家人都死了,她冇有親人。”鬱君不相信:“你到底是誰?”

“你是怎麼查到趙騰的?”墨梟不快。

為什麼電話會打到趙騰的手機上?

明明他纔是和白傾關係最親密的人!

“我是從白傾最近幾年填寫的緊急聯絡人上查到的。”鬱君沉然:“所以你能把電話還給趙騰先生嗎?”

緊急聯絡人不是他,是趙騰?

墨梟心裡非常的不舒服。

他把手機還給趙騰,冷冷道:“問她白傾的下落。”

“是。”趙騰拿著手機,問鬱君白傾人在何處。

“她現在很安全,不過我還要再找她確認一下,才能把她的下落告訴你,我會再聯絡你的。”說完,鬱君掛了電話。

趙騰訕然,他幽幽的看著墨梟:“墨總,對方說要找少夫人覈對一下,才能告訴我們少夫人的下落。”

“查這個打電話的人。”墨梟語氣冰冷:“太陽出來前,我要知道他的資料。”

“是。”趙騰立刻派人去調查。

墨梟抽著煙,心裡卻依舊不舒服。

白傾找到了,可他不知道白傾現在是什麼情況。

如果她冇有事,為什麼不主動聯絡他?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不是應該先找他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