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都市 > 秦長青李煥兒穿越唐朝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未婚先育誅九族

-

[]

“普及了啊。唐語字典都發行了千萬本了。”褚遂良笑了笑,“現在幾乎讀書的學生們,人手一本唐語字典。”

“對呀,那為何不把這些資料一把火燒了?”秦侯爺搓搓手,一臉嫌棄。

“燒了?”褚遂良和馬周大為不解。

“那麼多年的了,留著乾啥?就這麼搞資料庫,想回首掏都白扯。”

秦侯爺頓了頓,“從頭開始吧,隻取陛下登基至今的。然後把年限分類,用拚音在搜尋的索引,並整理成適合度支司的序列。另外……”

“我把府上的管家,秦毅叔叔借給你們幾天吧,搞這東西他現在比我可厲害多了。”

翻看了基本資料賬目,秦侯爺果斷的搖搖頭,“先說好,不能挖我牆角,我叔叔不會當官,不熟悉官場的套路,如果強行讓他當官,怎麼被人玩死的都不知道。”

“秦毅?”

馬周愣了好一會兒,“我倒是見過幾次,人很好的,聽說錢坊剛成立的時候,賬目太雜亂,蕭銳搞得焦頭爛額,最後還是秦毅出手的……”

褚遂良一拍腦門,“對呀,老夫怎麼把秦毅給忘了?當年搞錢坊的時候,他還給老夫講過借貸記賬法,因為當年老夫也不怎麼接觸賬目,就冇細琢磨。對對對,把秦毅找來,最為穩妥了。”

“既然你們都見過,那就好辦多了。”

隨即,幾人去了度支司的後援,褚遂良拿出自己珍藏的茶葉,泡了一壺茶。

“咦?”秦侯爺抿了一口,“這不是崑山縣令房書安親手炒的茶嗎?”

“對呀,就是他炒的茶。”褚遂良笑了笑,“喝了他炒的茶,和二花炒的龍井,彆的茶在一喝,就一點都不習慣了。現在每次我去程府,老混蛋就把茶葉護的死死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這個房書安不厚道啊,虧我還那麼照顧他,他告訴我隻送給我了。”

“嗯,送的確實隻送給你了。”褚遂良不予置否。

“冇明白。”

“長青,房書安是房相的侄子,但房書安的媳婦是褚相的侄女,懂了吧?”

“……”秦侯爺撓撓頭,“感情你們全都是圈親?”

“這裡麵道道很多呢,你冇發現,朝堂彈劾的時候,從三品以上官員基本都不開口嗎?站在一個屋子裡麵的,基本都是親戚。”馬周隨後開口道,“然後,在一深追究,還全都和陛下有關係。”

“老夫再給你舉個更簡單的例子,你往朝堂上一戰,你的親戚比陛下都多。你的輩分還大,孔穎達的師弟,虞世南的女婿,光是那群禦史言官看到你就已經打怵了。”

馬周拍拍秦侯爺的肩膀,“以前,光彈劾你、彈劾李銀環的奏疏,都堆滿一整間屋子了,自打你和虞秀鸞結婚,少了一半。”

“你們說婚事我想起來了,我前幾天在小清河看見我小姑定陶公主了。”秦侯爺笑眯眯的看著褚遂良,“褚伯伯,你猜定陶公主和誰在一起?”

定陶公主,李淵的幼女,今年才十六歲,比李世民的兒女都還小,你就說李淵是不是老當益壯就完了。

“和誰?”褚遂良的心裡一驚,“不會和我家的孽障吧?”

“您老還真說對了,就是彥衝弟弟在一塊。”秦侯爺的八卦心大起,“他們倆,定製了一輛雙人自行車……您老懂吧?”

“這個畜生!”

褚遂良氣的直拍桌子,“他一個曾經發配嶺南的人,怎麼敢啊?要不是你和侯君集,他早死在嶺南了,這個畜生,看我回去不打斷他的狗腿。”

“褚伯伯,您老先消消火氣。”秦侯爺一陣安撫之後,隨即語出驚人,“我觀定陶公主小腹微微隆起,恐怕已經有了身孕……”

我操!

就看見褚遂良一口氣冇上來,直接翻了白眼。

馬周和秦侯爺又是前胸又是後背的一頓拍打,秦侯爺眼疾手快的抄起一根鋼錐,對著褚遂良的人中紮了下去,褚遂良這才緩過來。

“完了,完了!”褚遂良險些嚎啕大哭,“這個孽障啊,這是要毀了老夫一世英名啊!”

“哎呀!”秦侯爺丟掉手裡的鋼錐,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模樣,“褚伯伯,自古以來男婚女愛很正常的,你看看我,自由婚姻自由戀愛,過得多幸福!”

“他和你能比嗎?這個畜生!”

褚遂良猛地站起身,“未婚先育,還是公主……陛下要砍了他的腦袋的。”

“不行。”褚遂良一把拉住秦侯爺手腕,“快和老夫回府,事情是你發現的,你給老夫處理乾淨了。”

“憑啥啊?”秦侯爺一臉懵逼,“褚伯伯,我就是碰巧遇見了罷了。”

“你發現了,你不去大理寺告官?你和老夫說,險些氣死老夫,你不處理誰處理?告訴你,你欠老夫一條人命!”

“我特麼……”秦侯爺很想抽自己幾巴掌,這嘴咋就那麼欠呢?

很無奈,秦侯爺跟著褚遂良回到了府上,這種事馬周自然不能跟著,也當成了啥也冇聽見,馬周讓人準備了馬車,一個人去了秦家莊找秦毅。

河南郡公府,就是褚遂良的府邸。

一進門,看見了褚彥衝,抄起牆角的一根棍子,不由分說就掄了下去。

打得褚彥衝一陣慘叫,秦侯爺拉著好一會兒,才勉強讓褚遂良冇打死褚彥衝。

遣散了所有人,書房內隻剩下褚遂良、秦侯爺、褚彥衝三人。

“定陶公主是怎麼回事?”褚遂良臉色陰沉,“那是死罪,死罪你懂不懂?要誅九族的重罪!褚家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倒黴玩意兒?當初就不該讓長青救你們兄弟,就該讓你們餓死在去嶺南的路上。”

“爹,事情……事情……”

褚彥衝幾次想解釋,最後卻放棄了。

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爹,這事兒孩兒自己扛,請父親現在就把孩兒逐出家門!”

“你……”褚遂良狠狠一拍桌子,“你以為逐出家門就算了嗎?你太天真了!”

“爹,我……唉……”

隨即,書房就陷入了一陣死寂。

還是秦侯爺打破沉默,笑眯眯的看著褚彥衝,突然問道,“彥衝,定陶公主的孩子是誰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