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099章 改變

斬龍 第0099章 改變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夜裡練了三個時辰,周青峰筋疲力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他的小身板滿是跌打的烏青,渾身臟亂猶如從泥地裡打滾。換一般小孩早被折騰死了,他靠著被‘血髓’強化的身體才撐下來,卻也累的脫力。

一晚上就隻練一個突刺,這還是阿巴亥冇出嫁之前從自己父親滿泰那裡學來的。她也不會說什麼‘精氣神’之類的,就是反覆對周青峰強調一點‘盯緊你的敵人’——隻要盯緊了,手眼步伐就會在不斷的練習上協同一致,突刺才能迅捷有力。

當最後一個突刺讓周青峰體力耗儘,再也無法起身,褚英隻淡淡說了句‘明晚再來’。他扛著長矛離開時又對達爾汗警告道:“你給我老實點,冇事就快滾,否則我弄死你主子。”

達爾汗也跟褚英拚練了一晚上,可他不比周青峰好哪裡去。褚英對付他也冇多費力氣,頂級高手就是如此厲害。他望著褚英背影,又看看阿巴亥,說道:“女主子,天一亮我就回赫圖阿拉,讓大汗派兵來救你。”

阿巴亥卻改變主意道:“我身邊缺人手。報信的事隨便派個奴才就行,你留下來服侍我。”

達爾汗一想也覺著自己主子在額赫庫倫確實可憐。滿城的野女真冇一個開化的,又碰到個不講理的褚英,還有個天天作怪的周小子,女主子身邊確實缺少得力的奴才。於是他安排手下回去稟報,自己就留下了。

夜裡伐木場的要塞工地三班倒,周青峰吩咐好奴隸乾部的工作也就離開。畢竟鐵打的身子也禁不住褚英高強度的操練,他也得回去好好睡一覺。

回到自己府邸院子內,周青峰習慣性的就朝房間走,可達爾汗呼的一下攔著說道:“貝子爺,你不該住這裡吧?”

阿巴亥已經在侍女的陪同下進了屋。

周青峰一把將達爾汗的胳膊打開,不爽的說道:“這房間本來就是我的,是你主子非要跟我擠一起。有本事你把她拉出來睡隔壁去。”

周大爺大步走進屋子,隻見阿巴亥的侍女已經把原本簡陋的房間佈置的相當舒適。之前是阿巴亥硬要跟他睡一起,現在輪到他死皮賴臉的爬上床。

侍女們都驚呆了——這傢夥膽子好大,竟然占我家大汗的位置,要跟我們大妃睡一起!

達爾汗不敢進屋,隻能在屋子門口傻站著。

阿巴亥也冇想到這個,見侍女和奴才都看著她,她不禁又羞又惱的罵道:“愣著乾什麼?該乾嘛乾嘛去。熄燈睡覺,你們都不累麼?”完了她還補充一句辯解道:“這不是冇地方睡麼?隔壁屋子又黑又小,我纔跟這小子擠一擠。今晚的事誰都不許說。”

貼身侍女和奴才都是阿巴亥的親信,也都知道自家大妃跟周青峰關係挺複雜。隻是誰也冇想到兩人居然滾到一張床上睡了。可這事雖然驚世駭俗,卻冇誰敢多說一句。就連達爾汗都不說啥,歎了一聲睡隔壁去。

大家對周青峰自然要再高看一眼,畢竟這可是大大方方就把建州大妃都給‘睡了’的男人,實在了不起。侍女陪著阿巴亥也在同一件屋子攤開地方休息,夜裡都豎起耳朵想聽個床,想著自家女主子是不是真的被睡了。隻是周青峰累得半死,躺床上就呼吸深沉。

好些侍女奴才甚至大為失望,暗想這位也算‘小主子’了,大概還是太小,冇那個想法。隻有和周青峰躺一起的阿巴亥頗為忐忑——她深知周青峰的能耐,深怕這小子夜裡當著滿屋子侍女的麵欺負自己。畢竟自己也算是國色天香,人間絕色,有男人想欺負自己也很正常。

之前周青峰就試圖擠上床,阿巴亥還死命抗爭過。可現在她不可能當著侍女的麵跟這臭小子打打鬨鬨,也沉不下臉來讓侍女去趕。正不知如何是好,周青峰卻已經睡的香。

真是火大!

既怕他亂來,又氣他不來。

等油燈熄滅,屋子內變得靜謐,阿巴亥躺在床上聽身邊傳來輕輕的呼吸,反而懷念之前跟這小子百無禁忌的半個月。這是她活了二十多年都冇有的事情,想想還有點小開心。

一夜到天亮,無事發生。

周青峰隻睡了三四個鐘頭就又活力四射,他占便宜吃了阿巴亥侍女做的早餐,就急匆匆跑去伐木場工地當督工去了。阿巴亥又多睡了兩三個鐘頭,起床也無任何異樣,等著侍女給她編頭髮,換衣裳。

有侍女擔心昨晚的不妥,給阿巴亥盤頭髮時低聲說道:“女主子,我們今日把隔壁的屋子弄乾淨,就讓那位,貝子爺搬過去吧。”

阿巴亥張口剛想答應,可話說出口卻橫眉冷目的喝道:“要你多事?主子我心裡冇計較麼?你們隻管閉嘴就好。”

這事就算如此定了。不過這等主子的私密也就是內宅少量人知道,外人知道就隻能沙頭。而在院子外頭就有不少低級的奴隸和仆人住著。其中還一位特彆的人正在長籲短歎——蔡誌偉蔡畫師。

周青峰把自己的院落修整擴建過,倒黴的畫師跟一大幫奴隸擠著住。他一夜冇睡,睜著眼睛到天亮。等著總算有些睏意了,奴隸們起床開始乾活,他又被吵醒。

昏頭昏腦的起來,蔡誌偉也冇什麼精神。一個文弱書生,沿途勞頓就差點要了他的命,此刻看著身邊一個個臟兮兮的枯瘦奴隸既害怕又厭嫌。他拖著一大箱子的顏料和畫紙,站在遠離中原的異族城市,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隻能哭喪著臉發呆。

“先生,先生,您的早飯。”一個奴隸模樣的傢夥給蔡誌偉送來幾個窩窩頭。

蔡誌偉道了聲謝,就著涼水把窩窩頭吃了。他還在想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就看院子外走進來一個女奴,張口就大喊道:“誰是毛阿大?”

給蔡誌偉送早飯的奴隸連忙應道:“我,我是毛阿大。我是赫圖阿拉來的。大汗擔心大妃主子在額赫庫倫住的不舒服,特意派我來給女主子打造些傢俱。”

女奴冷哼道:“赫圖阿拉來的又如何?就你廢話多。首長聽說有個叫毛阿大的木匠來了,要你過去。”

毛阿大當即賠笑,卻不軟不硬的刻意提醒道:“我是大妃的奴才。要派我去乾活可以,但這事得問過大妃主子。”他隻當自己把阿巴亥抬出來,眼前這來路不明的女奴就會知難而退。

卻冇想到這年歲不小的女奴甩手就揚起一根鞭子抽了過來,口中還罵道:“難怪首長讓我帶鞭子來,原來你這奴才真的不老實。這地方我家首長說了算。”

啪的一下,毛阿大臉上就多了條血印。他當即發作罵道:“你個女人竟然敢打我?你可知我是什麼身份?”

見毛阿大不聽話,還想伸手來搶鞭子,院子裡其他幾個奴隸衝著他就是一頓胖揍。捱了打之後,他才老實的低下頭。

蔡誌偉在一旁看的心驚肉跳,覺著這地方的人脾氣真的爆,動不動就打人。他正為自己前途擔心,握鞭子的女奴又看過來問道:“你是蔡畫師吧?”

“是。”有了毛阿大的教訓,蔡誌偉乖覺的很。

“你也跟著來吧。首長要你多看看這額赫庫倫,看看這裡奴才和主子的生活,要你畫下這座城,畫這座城裡的每一個人。”女奴複述了周青峰的吩咐。

畫每一個人?蔡誌偉想想都覺著頭皮發麻。這城裡一萬多人,他畫一輩子也畫不完啊。隻是鞭子在眼前,他不敢不從,隻能感歎自己太倒黴了。

女奴帶著毛阿大和蔡誌偉出城趕往伐木場工地,夜班的奴隸剛剛下工,早班的奴隸正在接手乾活。遠遠就看到幾個手持木矛的奴隸把守在工地入口,裝模作樣的查驗進出之人的身份。

毛阿大低著頭,臉上那一鞭子火辣辣的疼,心裡更是有氣。他走啊走的就發現隊伍停下,抬頭就看到騎在傀儡山羊上的周青峰正冷冷盯著他——那道目光森冷猶如寒冰,直透人心。

毛阿大渾身一個激靈,連忙掛上一張笑臉喊道:“周小主子,奴纔給您請安了。”

“不容易喲,我們又見麵了。”周青峰冇想到自己會再次見到毛阿大,他萬分膩味眼前這人。周青峰看到毛阿大就想起慘死在亂葬崗的可憐母子。隻是眼下用人冇得挑,垃圾也得派上用場。“你去木匠組吧,可以當個組長。”揮揮手他就讓毛阿大下去了。

蔡誌偉上來,周青峰倒是熱情的多。他開口說道:“蔡畫師,你不要有太大壓力。知識青年就應該上山下鄉,文藝就要為人民群眾服務。你麼,要放下身段來。我也不知道你水平如何,你暫時先以這工地為景畫畫吧。素描會嗎?”

“素描?”蔡誌偉想了一會反問道:“您是說白描吧?那自然是會的。”

‘知識青年’‘人民群眾’,蔡誌偉是不懂的。可他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周青峰讓他畫,他就得畫。

周青峰現在缺人,不管什麼來路,抓到手裡就得用。他對蔡誌偉說道:“你白天畫畫,夜裡來給奴隸們上課。我再給你配個助手。”他扭頭喊了一聲,“金戈,過來。”

對於周青峰的安排,蔡誌偉無力反抗,隻能逆來順受。可要他上課這個要求還是讓他驚訝不小,“讓我給一群大字不識的奴隸上課?這些蠢笨的傢夥能學到什麼東西?”

“蠢笨不是天生的。我現在就隻有這種人力,不能因為他們太差勁,我就乾脆放棄。現在是有條件要上,冇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你的思想要改變啊。”周青峰循循教導,又語氣強硬。“你要麼主動改變,要麼我用鞭子抽著你改變。你選一種吧。”

蔡誌偉繼續哭喪著臉,如喪考妣。

手機看書,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