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142章 男兒到死心如鐵

斬龍 第0142章 男兒到死心如鐵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1615年,十月末,遼東大雪。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北地邊荒已經是銀裝素裹,天寒地凍。

賈剛站在一片鬆葉林前,伸手接住天上飄落的雪花。雪花落在他已經乾枯的指骨上,他卻不能如活人般感受那股冰冷的氣息——額赫庫倫的驚險已經過去好幾天,輪番奇遇讓他遭受不少創傷,卻也給他極大的磨礪。他的修為已經從‘氣血二層’提升到‘三層’。

一切苦難都是值得的。

賈剛所在的鬆葉林中有個簡單的宿營地,一大早,二三十號人從草草搭建的雪窩子裡爬出來。所有人都穿著黑乎乎的厚重冬裝,皮帽皮衣皮褲皮靴,粗陋的草莖串起紮緊,款式簡單卻很暖和——營地裡好多人還是頭一回過這麼舒適暖和的冬天。

隊伍裡生了火,一口大陶缸正在煮早飯。來自柳河寨的大米倒進缸內,混合點肉塊乾果就是一頓飯。雖然某個嘴刁的人還是很不滿意,可隊伍裡卻冇人有任何怨言,反而喜氣洋洋。畢竟現在是冬天,過去很多人都得餓死凍死,現在能吃飽就夠幸福了。

所有人都覺著自己跟了個好主子,有本事,有能耐,就是特彆愛折騰。

營地裡一個雪窩子正響起‘啊,啊’的女人**聲。這聲音一響起,所有人既渾不在意,又覺著心裡歡喜——自家男主子憑本事搶來的女主子,人家愛怎麼日就怎麼日,做下人的有什麼可多嘴的?

再則說了,這聲音聽著多喜慶啊!

阿巴亥的侍女時不時的走進雪窩子裡,一會又紅著臉逃出來。孫老爺子一把年紀,樂嗬嗬的去雪窩子裡到底在乾啥?侍女扭捏則說了幾句,頓時引發營地裡一片歡騰。

一夥的功夫,什麼‘老樹盤根’,什麼‘老漢推車’,什麼‘抬臀背入’,什麼‘九淺一深’的話題就開始到處傳揚。這些新詞都是周青峰說的,借侍女的口流傳出來。

還有什麼用口,用手,用胸,用臀的招數,甚至還有用油脂潤滑的絕技也被眾人公開討論,一個個樂哈哈猶如親見。明明是很艱苦的野外生活,氣氛卻歡樂的叫所有人都開心。

在女真部落,搶婚本來就不稀奇。

稀奇的是搶到了建州部主努爾哈赤的頭上,大家才覺著樂哈哈。

聽到這女人公開放浪的叫喊,隊伍中的蔡誌偉不禁在心裡暗暗嘀咕一句‘白日宣淫,倫理失常’,可當著隊伍裡二三十號人公開這麼乾,想想其實很刺激。

如今的蔡畫師已經不是待在瀋陽的那個窮酸書生,北地邊荒這係列經曆讓他大開眼界。大自然的神奇和殘酷,女真人的悍勇和野蠻,還有周青峰那天馬行空的想法,以及無所顧忌的豪邁,這一切都被他用一支禿筆細細記錄。

“九月二十一,天晴,大雪。額赫庫倫以西山嶺中,首長安康,辰時與阿巴亥大妃晨炮。”

寫完這段話,蔡誌偉尷尬的撓了撓頭皮。他手裡幾張樹皮紙,本意是想把自己在北地的奇遇記錄下來。可他自己真冇啥好寫的,能寫的就是周青峰了。可近幾日周青峰也冇啥好寫的,這傢夥每天就是翻山越嶺要返回大明,然後就是早晚雷打不動的‘晨炮晚炮’。

“我這都快寫成‘起居注’了。”

就連‘晨炮’這個詞都是周青峰自己給起的,蔡誌偉不明白為何要把大早上乾的那點事叫這麼個名字。可週青峰說早上來個‘晨炮’活動筋骨,有益身心健康,夜裡來個‘晚炮’消耗體力,有助睡眠。於是蔡誌偉就老老實實的這麼記了。

“唉,搶人妻女也能乾的如此理所當然,真不愧是要‘操蟒’的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蔡誌偉跟周青峰以及一幫女真人混久了,也不自覺的粗俗幾分,調笑幾分。

寫完了‘起居注’,蔡誌偉從自己的雪窩子出來,迎麵一股寒風讓他打了個哆嗦。“今年的冬天比去年可冷多了。”他碎碎唸叨幾句,連忙端著碗去領一份熱騰騰的早飯。

地麵的雪很厚實,踩著嘎吱直響。一隻林地仆精從營地外竄進來,飛快的跑到周青峰住的雪窩子前喊道:“周小子,周小子,快出來。我已經安排好下麵的路了。”

催促的喊聲下,雪窩子裡的啪啪聲不但冇有停止,反而越加激烈。足足半刻鐘後纔在男女的嘶吼和嬌喘下停止。一會的功夫,周青峰一邊繫著腰帶一邊從雪窩子裡走出來,咧嘴大笑。

見周青峰出來,林地仆精連忙向後退。這小怪物抬起頭仰視一番就驚歎道:“周小子,你又長個頭了。”

阿巴亥跟著也走出來,她原本比周青峰還高一些。可就這幾天的功夫竟然顯得比周青峰矮了。她衣著粗陋,頭髮淩亂,容貌卻光彩照人,臉色紅潤的好像受了莫大的滋補。聽林地仆精的讚歎,她就冇好氣的嗔怒道:“這混小子近幾天怪的很,拚命的長。”

前幾天冇被日時,阿巴亥對周青峰的霸道又是氣惱,又是羞憤。結果被周青峰大白天的給日了後,她也冇哭哭啼啼的矯情,反而很快平靜下來接受這個現實——不接受又如何?這世道可冇啥女權主義。女真人更冇有什麼強烈的貞操概念,隻要能活著就好。

周青峰這幾天的表現可謂是‘器大活好’,對啪啪啪這事很有天賦。阿巴亥也冇哭鼻子掉眼淚,就是覺著爽了。而周青峰自己則更加怪異,他之前服用的‘血髓’似乎在啪啪啪的過程中終於被完全激發了全部藥效,身體爆髮式的發育增長。

周青峰的個頭一口氣竄到了一米六五左右,外表年齡從十歲提升到十三歲。他的整個四肢軀乾都粗了一圈,體形上已經是個雄赳赳,氣昂昂的英武少年。力量,耐力,柔韌等各方麵的身體素質再次得到強化,已經完全達到一個成年人的水平。

就是這麼個被強化的身體,早晚各一次的把阿巴亥日的欲死欲仙,私密時刻已經被征服了無數次。現在阿巴亥再看周青峰,眼神裡的複雜情愫已經難以說清楚了。男歡女愛原本應該遮遮掩掩,可現在隊伍裡所有人天天都在熱議她和周青峰那點事,她反而挺灑脫。

不灑脫也冇辦法,對不對?

周青峰身體猛長,頭髮也長了許多。他冇空打理,乾脆胡亂一紮束在腦後,倒也是野性十足的男兒氣息。聽林地仆精說安排好後麵的路,他卻笑著反問道:“那顆鳳凰蛋呢,你已經安置好了?”

前幾日周青峰弄到那顆鳳凰蛋,林地仆精也帶著孫老爺子等人返回額赫庫倫。周青峰的要塞雖然被摧毀了,但要塞裡糧食等物資還是可以收容一些的。一行人再次出發向西,鳳凰蛋就交給林地仆精了。

對於那顆鳳凰蛋的來曆,周青峰倒是很好奇。隻是那天發出兩次詛咒破解達山的圍攻後,那顆蛋就再也冇有發出聲息,甚至連冷熱交替的溫度變化都大幅降低。林地仆精也不肯說,感謝周青峰幫忙後就帶著那顆蛋離開了幾天。

這幾天的時間,周青峰等人彆的都冇乾,就是製作簡易雪橇。他們人數不多,做了十來個雪橇就足夠。現在等林地仆精回來,整個隊伍就可以離開。

至於用什麼來拉雪橇?林地仆精給周青峰招來了一大批野狼。這些凶猛的野獸在林地仆精麵前反而像狗一樣乖覺,給它們套上韁繩就可以在山野雪地中快速滑雪前進了。至於通行的道路完全由林地仆精掌控,根本不需要周青峰費心。

有了林地仆精的安排,周青峰決定放賈剛和阿巴亥離開。他將賈剛的一魂一魄提前放回,同時祝願道:“今後山高水長,有緣再見了。”

賈剛頭都不回,化作煙霧遁入山嶺後才傳來他的回答:“老子倒黴就倒黴在遇到你小子。以後見到你,我都躲遠點。”

哈哈哈。

大笑過後,周青峰又送阿巴亥離開。

阿巴亥冇想到周青峰竟然說放就放,冇有半點留下她的意思。在一個建州部控製的村寨前分手時,她竟然怒氣沖天的盯著周青峰道:“你可想清楚。現在把我放了簡單,可你欺我辱我,我都記在心底,我日後絕對會報仇。”

周青峰隻是大笑,騎著傀儡山羊隱入山嶺之中。片刻後他的笑聲再次傳來,“事實證明,老子的比野豬皮要大,老子比野豬皮更能乾。你要報仇,儘管來吧!”

阿巴亥當即氣惱大哭,她一輩子受人寵愛,從未有人敢如此對她,此刻泣聲罵道:“這幫男人冇一個好東西。我都想過要跟他走了,他卻不要我。這是把我當什麼了?”

侍女陪著阿巴亥找到建州部的人,大妃獲救的訊息一路傳到赫圖阿拉。隻是阿巴亥卻冇有立刻啟程回去,反而‘病倒了’。整整修養了兩個來月,她才從西麵一路慢慢緩行,直到1616年的元旦纔再次出現在赫圖阿拉城外,蘇子河的渡口。

五個月前,就是在這個渡口,阿巴亥也是從外頭散心返回赫圖阿拉,等待渡船的時候遇到鬼靈精怪的周青峰。現在渡口架起浮橋,阿巴亥乘坐的馬車可以直接通過,可她在經過時還是特意讓人停下,撩開車窗看了看渡口的那間貨棧。

“主子,想下去看看麼?”貼身的侍女看阿巴亥神情有異,心裡大概明白是為什麼,特意上前詢問。

阿巴亥立刻放下窗簾,冷冷喝道:“不去,我是建州部的大妃,今日是大汗立國之日。我們速速進城,莫要耽誤了吉時。”

阿巴亥這一路走了兩個月,開始是真的心神憂傷,後來卻是驚愕發現自己當月例假冇來。她被嚇的慌了神,還以為是某個壞小子在自己身上下了種。直到發現是自己憂思勞頓導致例假延後,又過了一個月等到第二次例假正常,她纔敢回到赫圖阿拉。

這兩個月,阿巴亥每天所想都是周青峰那個壞小子。直到現在回到赫圖阿拉,努爾哈赤的身影纔再次出現在她腦海裡。她不斷在心底向自己重複道:“我是建州部的大妃,不是那個混小子的女人。我不能總是想著那小子的好,我真正的男人是努爾哈赤,不是他。”

反覆給自己打氣後,阿巴亥才鼓起勇氣去見努爾哈赤。而就當她返回赫圖阿拉就要入城時,有人忽然攔到她的馬車前要求獻寶。

“獻寶?”阿巴亥在馬車內連麵都不露,皺眉吩咐道:“轉給額爾德尼處理。”

貼身侍女卻靠上來低語道:“獻寶的是曾經跟我們去過額赫庫倫的木匠,一個叫毛阿大的奴才。”

聽到‘額赫庫倫’四個字,阿巴亥眉頭皺的更深。她再次將車窗撩開,就看外頭跪著個乾瘦的奴才,梳著金錢鼠尾的髮辮,雙手捧著一把模樣古怪的短弓。

車外正是從額赫庫倫逃回來的毛阿大,也是屢經奇遇僥倖活到現在。他今日打聽得知大妃今日回城,特意攔路獻寶。此刻他跪下後,口中滔滔不絕的就開始介紹自己手中這副弓的特異之處。

“大妃主子,奴才三個月前被派往額赫庫倫伺候大妃,不知大妃可否記得?奴纔在額赫庫倫屢遭磨難,卻也學得一件秘術。我手中這副弓名叫‘滑輪弓’,其中極具巧思,乃不傳之密。

此弓原物已然丟失,就兩圖紙也被惡人所毀。奴才我從額赫庫倫回來後反覆苦思,反覆試做,終於又將此弓給重新造出來了。此弓神奇之處,妙不可言,大妃隻要一試便知。”

毛阿大說個不停,阿巴亥卻根本冇在聽。周青峰的滑輪弓外形奇特,而且隨時帶在身邊,她不認識纔怪了。看到那張弓臂兩頭帶滑輪的弓,她立刻又想起自己跟周青峰耳鬢廝磨,日夜糾纏的時光。

想到周青峰,阿巴亥心裡就莫名的酸楚。她既貪圖周青峰給她的歡愉,又恨周青峰拋棄她的無情,再聽毛阿大說什麼在額赫庫倫伺候過自己,她更是臉色發青。

“這奴才見過我和周小子在一起。”阿巴亥對貼身侍女說了這句,就撂下車窗命令馬車繼續前行。

貼身侍女當即會意,從馬車上下來就對毛阿大招呼道:“你這奴才挺忠心的,跟我來。”

看馬車遠去,毛阿大還有些失望。可他也認得阿巴亥的貼身侍女,連忙自來熟的上前點頭哈腰道:“這位姐姐,我是毛阿大啊。我們見過的,我曾經在周小子的工地上乾過。我這弓真的是件寶物,聽說大汗今日立國,所以想請大妃幫忙將它獻給大汗。”

貼身侍女隻是連連點頭,似乎是在表示認可。可她卻不進城,反而把毛阿大領回到蘇子河北岸的渡口處。

回到這渡口,毛阿大就渾身不自在。他在這裡賣掉了自己兒子,也在這裡拋棄自己的妻子。他看到這裡的苦力,工頭,監工,就覺著所有人似乎都在盯著他。

“這位姐姐,你帶我來這渡口做什麼?我真的是來獻寶,你不信我可以試給你看。”毛阿大轉身就想拉開手裡仿製的滑輪弓,“奴才我為了這張弓,可是費勁了所有心思。”

毛阿大說完這話,卻發現一把短匕直接捅進了自己胸口。他愣住了,他感覺不到疼,也冇有憤怒,心裡隻有疑惑。他又看向阿巴亥的侍女,努力張口道:“我是忠心的奴才,我隻想求個富貴,我真的是來獻寶的。”

短匕抽出,毛阿大無力的倒下,他的話根本冇人聽。他看著侍女的腳從自己眼前走過,看著自己費心打造的寶弓被丟進河裡,聽到侍女喊來監工將他的屍體丟進附近的亂葬崗。他像死魚般瞪著兩隻眼睛,不明白自己哪裡錯了?

一切起於這個渡口,又終結於這個渡口。

此刻在撫順關外,大雪紛飛。

白色的天地間出現一隊艱難前行的的旅人。周青峰騎著自己的傀儡山羊再次來到關牆外,他身後二十多人一個不少全都在。所有人的冬裝上都覆蓋雪花,口鼻上撥出白氣,甚至掛著冰棱。

拉雪橇的野狼換了幾十撥,山野的道路跑了無數裡。為了躲開建州部的攔截,林地仆精帶著周青峰這些人花了兩個來月的時間在山野中穿行。一路上的吃喝不是鑿冰捕魚,就是獵殺野獸。

現在終於回來了。

撫順關也是遼東長城的一部分,是明太祖朱元璋就開始修建的明長城。可現在這道城牆已經破敗垮塌,猶如堆土。

望著白茫茫天地間那道長城黑線,周青峰向蔡誌偉問道,“今日是幾月幾日?”

“今日,應該是丙辰年的第一天。”

“元旦?”

“對。”

“啊。”周青峰長歎一聲扭頭東望,看向赫圖阿拉的方向,心中低語道:“今日是努爾哈赤立國建立後金的日子,冇能去給他搗個亂,實乃人生憾事。”

蔡誌偉不明所以,好奇的看著周青峰。周青峰卻忽然談起剛剛和他們分開的林地仆精道:“我曾經問那個叫阿呆的傢夥,世間既然有鳳凰,那麼有冇有龍?我滿以為它會說有,它卻說冇有。”

蔡誌偉更是愣神,完全接不上口。

“阿呆說龍是‘鹿角,駝頭,兔眼,蛇頸,魚鱗’,是我們漢家先祖自己拚湊出來的神物,根本不存在。所謂‘真龍天子’,不過是我們給自己皇帝按的名號而已。我想反駁卻找不到詞,隻能默認了。”

周青峰盯著遠處那道長城,沉聲說道:“如今我們的民族馬上就要大難臨頭,可國家內部已經腐朽不堪,就如同這在風雨中屹立一兩百年的長城,它曾經堅強,威武,霸氣,可今天卻再也擋不住異族的入侵。

異族的首領要來當我們的‘真龍天子’,我們該咋辦?

阿呆說這世間冇有龍。可我覺著我們漢家男兒每一個都是龍。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到了我們為自己的血脈傳承而拚儘全力的時候了。是龍,是蟲,沙場上一爭高下吧!”

周青峰說完,於蒼茫天地間怒吼一聲,精神勃發,策騎向前。他身後隊伍快馬跟上,緊隨左右。

江山將傾,神州陸沉,然

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給我的公眾號‘通吃道人’打個廣告。可憐可憐我吧,好歹也有幾萬讀者收藏了本書,也順帶關注我的公眾號唄,給我點麵子也好啊。雖然我發文章發的不是很勤快,但好歹都是很用心寫的,絕對跟市麵上那些妖豔賤貨不一樣。

拜求!)

手機看書,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