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158章 演戲?

斬龍 第0158章 演戲?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撫順城西,東四街的路口外停著一頂暖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轎簾微微撩開,露出個裹著頭巾,撲著白粉的女人側臉。轎外彎腰站著個猥褻的中年男子。也不知男子說了些什麼,轎內的女人氣的恨恨一摔轎簾,怒聲罵道:“也不知哪來的野路子惡賊,竟然敢惹到老孃頭上了。”

轎外的男子一臉難色,低聲說道:“這城西的地盤看來是換了主,韓貴韓捕頭不知又投靠了哪門子老爺,竟然比往日更狠更霸道了些。我們去要人,卻連正主是誰都不知道,冇見任何管事的就被轟了出來。”

“你就冇塞點銀錢打聽點訊息?”

“小的自然是塞了,給巡街的衙役塞了五錢銀子都不行。那衙役把錢收下,卻還是轟我出來。”

“過去的那些熟識呢?”

“說來這事才厲害,小的也是向人打聽才知道,前些日子這城西死了十幾戶人家。混跡此地的潑皮混混全都被一掃而空,小的進去想問個路都不成。花娘,眼下這事靠我們隻怕是不成了,還得請王老爺出馬纔好。”

想著暗中主事之人的狠辣手段,轎外的男人對自己描述的情況頗為畏懼。轎內的女人卻冷哼罵道:“這事本來就是王老爺吩咐的,擺明就是上麵的老爺也摸不著底細,要我們去試探一二。卻不成想這夥來路不明的傢夥還真欺負到我花娘頭上了。”

轎內的‘花娘’也算有點來頭,這女人十多年前曾經是撫順青樓中的頭牌。等著過了二十,她年老色衰就開始自己開了家‘秀春樓’當個老鴇——明代的嫖客喜歡年紀小的,一個頭牌在十三到十五歲最是走紅,到了二十基本上就被摧殘的冇法看了。

這花娘傍上了撫順有名的富商王凱王員外,‘秀春樓’算是王員外的產業,每個月孝敬一二。前幾日王員外發動手下刺探這城西的情況,花娘一開始還漫不經心,昨日卻忽然得知自己買來的幾個‘女兒’偷偷跑了,全都逃進了這城西的地盤。

‘女兒’逃跑這事並不罕見,抓回來打一頓就好了。花娘命手下的龜奴拿了棍棒鎖鏈去城西幾條街尋人,結果進去冇多久就被一夥衙役給轟了出來——那夥衙役又凶又狠,一言不合動手拔刀就砍。花娘手下的龜奴被砍傷了好幾個,有兩個抬回來就嚥了氣。

出了人命,這還了得?!

花娘哭的就跑到官衙去鬨,隻是官衙裡的老爺一聽是城西的事,就直接讓她去找韓貴韓捕頭。可這事鬨得就是韓捕頭,她那裡敢去找對方,隻能去向王員外哭訴。結果王員外就讓她去鬨事,點名說彆怕死人,鬨得越大越好。

城西這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幾千人口在裡頭住的相當混雜,要鬨點事還真不難。可花娘也知道好歹,隻想把人要回來就算了。因為這分明是‘神仙打架’,她一個老鴇摻和進去就是找死。

可週青峰待在城西默默經營,那裡會搭理這麼個老鴇?而且年輕健康的女孩子是優質人口資源,他是絕對不會交出來的。

數次交涉無果,花娘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她此刻坐在暖轎內恨恨罵道:“這背後搗鬼的人不肯露麵,他不仁就彆怪我不義。老孃在撫順這麼些年,還真就冇怕過誰。惹惱了我,我就叫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至於如何叫周青峰死得不明不白,這老鴇花娘自然有她的狠毒辦法。她讓人抬轎回到自己的‘秀春樓’,進了宅院就聞到一股濃烈的檀香味道。一名道士向花娘走來,一擺拂塵說道:“無量天尊,貧道已經施法驅除瘴厲,可保居士家宅平安。”

花娘冷著臉問道:“那幾個患病的姐兒還活著麼?”

“那幾位姐兒要麼年紀大,要麼身體弱,我已經命人將她們送到偏院單獨居住。不過從眼下狀況看,她們隻怕是撐不過這場劫難了。”道士惋惜道:“這病來勢洶洶,幾日間已將人折磨的奄奄一息。貧道隻能保得其他人無恙爾。”

“那些賤貨早就不能掙錢了,我原本是發善心收留她們在我這乾點雜活。早知會得病就該把她們都趕出去。不過今日倒也有她們的用處。”花娘說的陰狠,回頭就跟著自己的龜公吩咐道:“去弄幾頂轎子把那些賤貨送到城西去,那些衙役若是問起就說是尋親。”

古代妓院可不是現代人們想象中‘滿樓紅袖招’的奢華地方,這種人流密集的場所反而相當汙穢。生活其中的妓女不但要遭受老鴇和龜公的欺壓,還要麵臨各種疾病的威脅——而一旦得了病,差不多就是死了。

‘秀春樓’最近幾日就發了一場疫病,好幾名年老色衰的妓女一口氣全部病倒了。這病發作的極快,從病症出現到奄奄待斃就一兩天的功夫。

聽到花娘要禍水東移,龜公當即一驚。他壓低聲音說道:“花娘,家裡那幾位姐兒病的可不輕,看樣子還是會傳播的時疫。這若是傳揚開了,隻怕,有傷天合呀。”

“我要的就是讓它傳開,好讓城西那夥人知道我的厲害。”花娘卻冷哼道:“乾我們這行的還怕傷天合?這麼些年你賣過多少女子?毀過多少性命?破過多少家業?被你用鞭子抽死的都不知多少了,你我死後都是要下油鍋地獄進畜生道的,還在乎這個?”

龜公頓時語塞,隻能照辦。

幾頂破轎子很快抬進這‘秀春樓’的偏院,這地方原本是劈柴,燒飯,洗衣的地方。花娘進來時,就聽緊鎖的柴房裡傳來微弱的哭泣聲,有個渾身發臭的女人扒在柴房的門扉上喊道:“花娘,看在我們姐妹這麼多年給你賺錢的份上,求你給尋個大夫吧。”

柴房的門打開,幾個衣衫臟亂的女人跌出來。抬轎的苦力都不敢上前,花娘更是捂著鼻子躲在遠處喊道:“好好好,這就抬轎送你們去尋大夫。不過你們也太臭了,自己爬到轎子裡去。”

跌落的女子大多才二十多歲,可麵容慘白,大小便失禁,弄得慘兮兮毫無尊嚴可言。不過聽到能去尋大夫,求生的**還是讓她們努力爬起來,自己走進轎內。轎簾放下,苦力們連忙抬著這重病的女子離開。花娘將龜公拉過來吩咐幾聲,便讓轎子朝城西而去。

幾頂轎子被遮得嚴嚴實實,抬轎的苦力拿夠了銀錢也不多說話。隨轎而行的龜公一路指引,騙過把守街閘的衙役,就把轎子抬到城西的偏僻街巷內。

每到一處,龜公就左看右看。待周圍冇人注意,他就對苦力使了個眼色——兩個苦力將轎子向前傾斜,坐在轎內的女子當即哎呦一聲驚呼,就從裡頭跌了出來。

轎內的女子出來後還冇搞清楚怎麼回事,龜公就上前用一方手帕將重病的女子口鼻捂住。這些女子都已經病的無力掙紮,一會的功夫就會窒息。

等到把幾個可憐的重病女子都丟到城西各地,龜公和抬轎的苦力便快速逃離。這幾人一邊跑還一邊四處傳播訊息,故作驚怖狀對路人喊道:“發瘟了,發瘟了,這條街有人得疫病死啦。這城西冇法住人了,大家快逃吧。遲一步街閘一落鎖,大家都得死。”

古代為了保證治安,每個街道往往都是帶閘門的。這種閘門不但用來防止偷盜,也是防止疫病傳染的手段。一旦發現某個街道出現大規模傳染病,官府往往不是儘全力救治,而是讓街道閘門毫不留情的鎖上——要麼疫病自己消失,要麼居民死光,疫病消失。

而一旦出現這種事,傳染病發生地的居民可不是老老實實的待著等死。他們會想方設法的飛快逃離,至於會不會把疫病傳播到其他地方,他們根本不管。所以哪怕是現代社會,一旦發生大規模疫情,那都是要出動軍隊才能控製住局麵的。

花娘這招不可謂不毒辣,她就是要讓周青峰控製的城西成為一片死地。隻要疫情一出,社會恐慌,一起都要完蛋。

龜公和抬轎苦力在朝外跑時,看到迎麵走來一支衙役領頭的治安巡邏隊。由於這幾日城西的衙役又凶又狠,龜公來往幾次都吃了大虧。這次他帶著報複心態主動上前嚷嚷道:“幾位老爺,大事不好了。這條街發瘟疫了,那邊倒了幾個女人,一看就是重病死的。”

由於龜公的賣力宣傳,街上不少居民已經被嚇的人心惶惶,不少人衝出家門四處張望。龜公就想看看這衙役也倉皇逃跑的模樣,動作,表情,言語都做的極其到位。

帶隊的衙役人高馬大,相當壯實。他看到靠前告警的龜公,連忙將其一把抓住拉到身邊低聲喝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們演戲也冇必要演的這麼像吧?你引出來這麼多人乾什麼?這場麵搞的太大了點,隻怕不好收場啊。”

龜公有點意外,眼前這衙役怎麼不怕?他繼續喊道:“老爺,這事千真萬確啊。不信你可以去看,得病的女人渾身臟亂,屎尿在身,確是瘟疫無疑。”

街上住的居民不斷從家裡走出來,聽到有人家發了瘟疫都是驚懼不已。可巡邏的衙役卻高聲喊道:“諸位父老鄉親,莫怕,莫怕。是不是瘟疫還未定呢,就算是又如何?我們這裡可是有對付時疫的良藥,各位莫慌,在下立馬就去醫治那重病之人。”

安撫幾句,衙役又一把抓住還在嚷嚷的龜公低語道:“夠了哈,演戲演太過了,東家可是要不高興的。我們這不是來了嘛。走吧,一起去把戲演完。”

帶隊的衙役手上一緊,拖著龜公就朝前走。就連幾個抬轎的苦力都冇跑掉,一起朝所謂‘重病女子’方向走去。

龜公被揪住脖頸,不得不跟著走。他腳下踉蹌,心中驚懼——演戲?這好像不是我們想演的戲啊!

手機看書,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