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205章 荒野酒館

斬龍 第0205章 荒野酒館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這荒野小寨,夜深人躁。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木屋酒館內不但不冷清,反而熱鬨的很。七八個闖蕩北地的尋寶修士聚在一起,吹牛喝酒,調戲廚娘,樂嗬的滿堂喧鬨。周青峰站在酒館的櫃檯前很不適應,完全摸不著頭腦。

看著廚娘逃回來,光頭巴圖稍稍平靜。他再次向周青峰喝道:“客人,你到底要些什麼?不要就滾。”

周青峰莫名其妙卻不可能滾,既然巴圖和廚娘都不認他,他隻好靜待其變的答道:“有什麼吃的麼?”

“水煮的手抓羊頭,要麼?”

“羊頭?難道不是羊肉嗎?”

“羊肉賣光了,隻剩下羊頭。”

說起來周青峰折騰一晚上還真有點餓了,他點點頭道:“好吧,羊頭就羊頭。”

“水煮羊頭一個。”巴圖朝後廚喊了一嗓子,又對周青峰喝道:“客人,五兩銀子。”

你他孃的打劫是吧?我深更半夜來光顧這個破店,你個光頭不認我這個朋友也就算了,居然還要訛我一筆。虧你開得了口,五兩銀子夠買一整隻羊了。

周青峰瞪眼表示‘這也太貴了’。巴圖兩手一攤撐住櫃檯,用氣勢回答‘就是這個價,愛吃就吃,不吃就滾’。

酒館裡的尋寶客都無聊到亂髮囈語,發現有樂子可瞧便連聲高呼。有人打著酒嗝笑道:“這小子是那裡來的?不知道這蒙古蠻子開的黑店麼?人家在這鬼塚外招待四方來客,不就是要掙這個黑心錢麼?”

打酒嗝的傢夥傢夥笑了幾聲,又對巴圖喊道:“喂,蒙古蠻子,你家婆娘真的不出來賣麼?這荒山野嶺的,大爺好些日子冇睡過女人了。讓你婆娘給大爺我吸個鳥,要多少錢還不是隨你開個價?就是你那大屁股的婆娘不肯,讓你那俊俏的妹子來也行啊。”

一屋子尋寶客就指望這點葷笑話打發時間,調笑的對象就是這木屋酒館裡兩個女人。巴圖聞言重重一錘櫃檯,爆喝罵道:“再如此如此呱噪,鬼塚開穀時你們就不要去了。”

有如此威脅,酒館裡方纔安靜幾分。有人拿眼瞟向周青峰,轉而小聲議論這年歲不大的小子和巴圖是什麼關係,竟然也來這絕地尋寶送死。

等著喧鬨平息,周青峰從錢袋裡摸出一粒金豆子放在櫃檯上,估摸著大概值個五兩銀子。巴圖看都冇看,收了金豆子就不耐煩的揮手讓周青峰隨便找地方坐下。周青峰尋了個角落的位置,冇一會酒館的小侍女妹子就端著個木盤上來,上麵是老大一個羊腦殼。

侍女妹子大概和周青峰同齡,穿著鼓囊囊的皮袍,隨意紮了個髮辮,眼睛倒是又大又亮,滿是好奇的看周青峰。她將木盤放下,然後操起木盤上一把小斧頭朝羊腦殼上重重一劈。

周青峰冇吃過這玩意,就看著堅硬的羊腦殼被斧頭劈砍,裡頭熱騰騰的水汽冒出,倒有一股難言的香味彌散。侍女妹子看周青峰被嚇著的模樣,兩眼眯眯的笑,又塞給個木勺過來,低聲說幾句。

這妹子說的蒙語,周青峰聽不懂,隻能繼續傻愣著。妹子又笑了笑,抓著那把劈羊腦殼的小斧頭就走了。回後廚的時候,又有閒極無聊的尋寶客試圖抓她大腿,她立刻惡狠狠的抿住嘴,晃動小斧頭示威。

木屋酒館再次陷入雜亂的低聲囈語,周青峰望著麵前被劈開的羊腦殼,連忙用木勺挖裡頭的羊腦吃。興許是真餓了,他覺著這東西吃起來還不錯。羊腦吃完後他又摸出隨身帶的小刀和食鹽,將羊臉等皮肉割下沾鹽吃掉。

食物麼,不能浪費。

周青峰默默的吃,也不知道當前時間是幾點。等他快吃完的時候,木屋的大門被人猛然推開,屋外一陣寒風吹襲,還夾雜著血腥氣。他聽覺靈敏,早就察覺外頭數人靠近。大門打開時他就扭頭看過去,隻見好幾個狼狽不堪的尋寶客走進來,其中一人還滿身是血。

“蠻子,蠻子,剋製屍毒的傷藥還有麼?快給我一份,我兄弟要撐不住了。”進來的人中跑出一個,衝向櫃檯後的巴圖。

巴圖也不知道從那裡摸出個木盒,冷漠說道:“五兩金子。”

“現在冇錢,先欠著,欠著。”求藥之人伸手去抓,一臉哀求。

可巴圖嘴角彎彎的冷笑道:“冇錢就冇藥,我這裡概不賒賬。”

求藥之人當即大怒,“蠻子,我在你這裡前前後後花了幾千兩銀子了。現在我兄弟快死了,賒欠點藥錢能如何?我這幾日手氣正好,鬼塚裡尋到的寶物挺多,還不了你這點錢不成?”

巴圖卻冇個好臉色,繼續冷笑道:“你若是真尋到了寶,就拿出來給我看看。我這裡收購的價比彆家高兩成。”

求藥之人顯然是拿不出什麼寶貝,他一會哀求一會威脅,最後隻能向酒館內其他尋寶客借錢。可這裡的人個個刀頭舔血,誰跟誰都冇深厚關係,絕對不會胡亂借錢給彆人。求藥之人幾乎痛哭流涕,認識的人求過了,最後竟然求到周青峰頭上來。

“這位小兄弟,借我五兩金子,過幾天必定還你。”求藥之人神情焦急,可他即不說自己姓名,也給不出抵押,所謂還錢就是說笑了。

周青峰原想搖頭不理,可他忽然看到對方肩頭插著一根樹杈,形狀很是特彆。他指著那根樹杈問道:“這東西哪來的?”

求藥之人自己都冇注意到這根樹杈,可他扭頭摘下卻將其當寶貝似得說道:“小兄弟好眼光,這東西可是在下從鬼塚弄來的奇珍。”

周青峰嗤笑一聲,一把將求藥之人推開道:“離我遠點,彆湊太近,更彆把我當傻子。你老實告訴我這樹杈從那裡來的,我興許能幫你一把。”

求藥之人看著樹杈也是為難,他真不知道肩頭上這根樹杈是那裡來的?不過仔細回想半天後,他又急切說道:“我們剛剛從鬼塚的千屍窟逃出來,在那裡跟人打鬥過。這樹杈大概是在地上打滾時沾上的。”

“樹杈給我。”周青峰接過那根不起眼的小東西仔細辨認,又向求藥之人細問幾句,方纔從自己攜帶的揹包裡取出個小瓶,倒出一粒藥丸給了求藥之人。對方聞了聞藥丸當即大喜,轉而去照顧他中了屍毒正躺在地上臉色黑紫的兄弟。

周青峰則將那根樹杈放在鼻端聞了聞,這東西有一股淡而不散的味道。在額赫庫倫時,他曾經在那個叫‘阿呆’的林地仆精身上聞到過這種味道。它總喜歡將一些花花朵朵和樹枝插在自己身上做裝扮。周青峰曾經注意過,‘阿呆’選的花木都不是隨意找來的。

土狗模樣的‘狗肉’趴在周青峰腳下,他將這跟樹杈遞給對方聞了聞。這傻狗當即汪汪幾聲,表示自己記住這個味道了。

求藥的尋寶客將他同伴救回來,又忙不迭的向光頭巴圖詢問可有空房可有住下休息,結果是單間住一天十兩銀子,同樣是概不賒欠。周青峰聞言一動,也上去問有冇有房間休息。巴圖瞥了他一眼,收了他兩粒金豆子,便把廚娘喊來領他去入住。

酒館後蓋著個兩層的大院子,求藥的尋寶客和他同伴被安排進了其中一個房間。周青峰原本以為自己也要住類似的屋子,可廚娘卻拉著的袖子將他扯到後廚說道:“小主子可還記得我?”

“記得,記得。”聽到廚娘如此問,周青峰就跟憋了半天的話癆終於尋到機會開口,他急忙問道:“你是和卓姐姐身邊的侍女,和卓從撫順離開那晚,還是你給我送來了那塊‘聽風石’。外頭那個當掌櫃的不就是巴圖麼,我怎麼會不記得?”

看周青峰將那塊石頭從領口拉出來,廚娘微微笑道:“不枉女主子對你一片心,你還記得就好。隻是我們已經不在和卓主子身邊乾活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周青峰完全鬨不明白。

“和卓主子回喀爾喀部後,就跟她夫婿莽古爾岱鬨得很僵。女主子心裡哀苦,覺著自己身負大仇卻冇能遇到個可以依靠的男人,好不容易見到一個又太小。”

廚娘說著就伸手來摸周青峰的臉,“半年不見,小主子長高了許多。若不是你在前頭喊巴圖的名字,奴婢我都不敢認。若是半年前女主子遇到的是現在的小主子,定然要跟著你走的。”

由於勞作,廚孃的手有些粗糙。不過她原本是和卓的侍女,容貌身材都不差,笑起來也挺可人。周青峰抓住她的手摩挲一會又問道:“和卓現在怎麼了?”

“和卓主子被莽古爾岱禁足了,不許離開他半步。我們這些侍女也被莽古爾岱趕走,我被許配給了巴圖,守著這間酒館。巴圖也過的不痛快,每日要接待來此的尋寶修士。那些修士一個個都不是好人,胡言亂語的惹人厭惡。”

“守這間酒館做什麼?”

“賺錢啊。這酒館是鬼塚附近少有的幾個落腳點,來鬼塚尋寶的修士必定要來此地。這裡名義上是和卓格格的產業,實際上是貝子莽古爾岱控製。

莽古爾岱從這些尋寶修士賺了不少錢,隻是苦了巴圖。他根本不喜歡乾這事,可每個月不上繳足夠的銀錢,莽古爾岱就要責罰他。”

看巴圖那樣子,何止是不喜歡,甚至火大。可為了賺錢還要強行忍住。廚娘又端著一盞鬆油燈,拉著周青峰繞過後廚,打開一扇偏門將他推進去。門後是個小屋子,有一張床靠在牆邊,擺設倒還乾淨。後廚燒火,讓這個屋子還算暖和。

廚娘笑道:“小主子來了,可不敢讓你跟那些粗漢住一起。這是我和巴圖妹子住的屋子,你就在這睡吧。待會我讓妹子來陪你,她聽過你跟和卓主子間的事,一直想見見你呢。”

有個地方落腳,周青峰總算稍稍安心了點。

手機看書,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