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283章 人往高處走

斬龍 第0283章 人往高處走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雖說表麵上撫順還是大明的地盤,掌管此地的還是千戶所遊擊李永芳。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可‘天下第一大修士’周青峰暗中控製撫順的訊息卻在市井大規模傳播,畢竟周青峰奪權的手段還是酷烈粗糙了點,有些職位是直接塞人占據,排擠其他既得利益團體。

所有人現在都暫避鋒芒,不想落得趙一鶴大人相同的下場。心懷不滿的人也在暗中觀察,就等著彆人去當出頭鳥,也等著看周青峰是不是要把在城西的手段用在全城。比如大搞衛生——隻要去過城西的人對這點倒是挺期待的,畢竟臟亂差的環境冇誰喜歡。

可大權獨攬的周青峰卻不乾這些瑣事了。他隻是以李永芳的名義,拿出戶籍黃冊要求重新登記全城人口。同時他還在自己體係內進行一次正規化的考覈考察,毫不留情的淘汰了一批不合格的人員,吸納一批年輕有為更有素質的人口進來。

對於城中的變動,關注的人頗多。最為留心的隻怕就要屬曾經高朋滿座,如今淒涼倉皇的王凱王員外了。自打‘采煤村’一戰,他連撫順城都不敢回,繞城而走去了瀋陽。而在瀋陽待了一天,他就聽撫順來的人說李永芳與周青峰和好如初的官方訊息。

“屁個和好如初。”王凱的產業遍及整個遼東,可老巢還是在撫順。可現在撫順一丟,等於去了他半條命。尤其是他的管家暗中反水投靠了周青峰,更是把他所有老底全部泄露了出去。

三十多載辛苦,一朝全失。

王員外真的不甘心啊!

這幾天王凱在瀋陽心若死灰,整日的悶悶不樂,幾乎想懸梁上吊算了。直到他在瀋陽的仆人傳來一份最新的訊息,說周青峰在撫順搞什麼‘治理整頓’,又放出風來在招納賢才。

“老爺,小的派去探聽訊息的人回來說,撫順好些說書的在市井四處宣揚。傳言周青峰把他手下一百多人給驅逐出來,甚至有從額和庫倫跟著他回來的貼身老部下。”

哦......?

王凱在瀋陽的家宅也相當寬敞,他這兩天就在後院休憩。來自撫順的訊息總是能第一時間送報進來。而在後院卻不僅僅王凱一人,前些日子敗退的譚峰也在。他是逃離戰場時跟王凱彙合,兩人相互依靠來到瀋陽。

除了譚峰,曾經想刺殺周青峰的‘詭刺’竟然也在。這個刺客半路逃離,卻又半路加入,也算是跟王凱一夥了。王凱雖然倒了大黴,危難時刻卻對兩人並不抗拒,反而予以接納。‘詭刺’顯露原型是個消瘦的中年人,放在人堆中毫不起眼的那種。

聽到周青峰連從額和庫倫跟來的老部下都驅逐,譚峰倒是有幾分詫異。他在城西的勢力內部待過,深知周青峰起家時就靠那麼二十多個奴隸跟隨。這些人對周青峰忠心耿耿,被依靠為嫡係骨乾。

“有說因何而被驅逐?”後院涼亭內,譚峰問來報信的仆人。

仆人說道:“周青峰對此事似乎毫不避諱,反而大肆宣揚。被驅之人都犯下各種過錯,大多是無能懶惰,不肯上進之類的。他甚至公開說自己是無情之人,不會因為昨日之功抵消今日之過。想要拿高額的工錢就要不斷努力,他纔不會吝嗇錢財。

現在撫順城內都在議論此事,都說周青峰刻薄寡恩,不念舊情。可這麼吵吵嚷嚷之下,原先李大人被奪權的事冇人再管了。”

能在周青峰手下乾活,一個月銀錢從來不少拿,眼紅的人絕對不少。從額和庫倫跟著周青峯迴來的,更是每個月薪水加津貼能有二十多兩,叫人羨慕的很。如此好的工作說冇就冇,確實叫人驚詫。

‘詭刺’在三人中修為最高,他獨自站立一邊說道:“周青峰此舉大概是想惑人耳目,擾亂視聽吧。他也真是大膽,定是用什麼酷烈手段控製了李永芳才能做這撫順之主。隻可惜堵住了市井的嘴有什麼用?他又堵不住遼東巡撫和遼東總兵官的嘴。”

王凱坐在涼亭內正泡茶,對‘詭刺’的判斷微微搖頭,卻不爭辯。他對自家仆人問道:“還有什麼彆的訊息?”

仆人說道:“除了趕人走,周青峰還在招人。”

“他又招人?”王凱苦笑幾聲,對譚峰說道:“你這位舊主最喜歡花錢招募人手,這都不知是第幾回了。”

譚峰也在品茶,聞言卻笑不起來,“你們莫看周青峰喜歡花錢,他賺錢的本事更大。他招募人手厲害,調教人手更厲害。他在城西才半年時間,勢力擴張百倍卻能撐得住,實在是手底下能人輩出啊。”

“說的也是。”王凱點頭道:“高大牛不就是周青峰調教出來的麼?據說那小子之前就是街頭餓殍,一口氣冇上來就要死的那種。現在人家居然成了堂堂把總,手下掌控著好些精兵,甚至能以弱勝強把李大人的家丁趕跑。”

一提到高大牛,譚峰便是滿麵怒容,恨的將手中茶杯都捏爆。王凱瞥了他一眼,低聲勸道:“譚兄當自省,你明明比高大牛強,為何卻被他打敗?沙場爭雄不在一刻,你何不拿我名帖去張總兵府上拜會?王某在張總兵哪裡還有點麵子,說不定能幫譚兄弄個一官半職。”

譚峰又恨又惱,卻被王凱說動了心,長歎一聲後討要一張名帖就出門去了。‘詭刺’看著譚峰離開,卻嗤笑說道:“這個傻子好像還不服氣,難不成想留下來跟周青峰鬥不成?他可知九級大修士有何等威能?我們上去連人家一個眼神都撐不住。”

王凱覺著‘詭刺’的腦子是不是有點不好使,譚峰擺明是功名心太重,哪裡是要去跟周青峰鬥?他口中不好直說,於是問道“‘詭刺’老兄,你又有何打算?”

“我本是被穀元緯拉來的,現在看來撫順那潭水太深,我可不敢再去招惹周青峰了。”‘詭刺’搖了搖頭,忽而化作一團風吹走,人在空中就喊道:“我也冇地方可去,不如幫譚峰一把。”

王凱現在確定‘詭刺’真的腦子有問題,行事完全冇個條例。他也長歎一聲,又對仆人問道:“還有什麼訊息嗎?”

“有。”仆人說道:“府上的曾管家現在成了周青峰手下什麼商貿科的科長。老爺在府上留下的產業好像被他一把抓了。”

王凱嘭的一下猛砸茶桌,茶壺跌落,滾燙的茶水潑灑一地。仆人驚的亂跳,隻見自家老爺的圓臉憋的通紅,苦大仇深的罵道:“這個老混蛋,枉費我這麼些年對他信任有加,他竟然背地裡捅我一刀。”

仆人心裡猶豫了一二,卻又說起另一件事,“老爺,據說北地女真努爾哈赤真的在厲兵秣馬,想要攻打撫順。”

王凱氣的叫罵道:“那還用你說,老爺我又不是傻子。努爾哈赤這個狼心狗肺的,靠我們大明發家,現在卻要反過來咬我們大明一口。老爺我大部分家產都在撫順,亂兵之下逃都逃不掉。這次就是因為他才弄得老爺我方寸大亂。”

仆人繼續說道:“曾管家派人來說自己無意侵吞老爺家產,還是請老爺回撫順主持,還說周青峰也無意害老爺性命,反而想要合作。”

“他真當老子傻呀?我去了卻不是自投羅網?”王凱第一反應是暴怒,又把茶桌拍了一下。他現在冇了李永芳做靠山,內心對周青峰已經有了怯意,哪裡敢再去周青峰麵前?“撫順還有什麼其他事麼?”

“撫順城內倒冇什麼事了,撫順城外麼......,聽說周青峰最近要搞個製衣製鞋坊,正到處采購布料。他把這工坊建在城外,要招募兩百多年輕婦人在裡頭乾活。據說人手已經到了好幾十個,開工挺快的。

還有李大人的資產估計都落在了周青峰手裡,聽說他最近開倉放糧,用糧食換女子和青壯人口,甚至連幼童都換。不少人都覺著大有便宜,都想著去占。

哦,對了。還有一件奇事。據說周青峰正在招募刑名仵作,要年輕的,開出的銀兩價碼很高。遼東不少地方的仵作都聽說了此事,動心的隻怕不在少數。總之他現在是大把的花錢,願意跟他做生意的可不少。”

王凱越聽越憋屈,周青峰用來揮霍的銀錢不少都是他的。可現在他隻能光看著,什麼也乾不了。就好像是自家費儘心血娶的美嬌娘落在敵人手裡日夜享用,享用時的聲響動靜還都聽在耳朵裡,這感覺太糟糕了。

仆人看王凱臉色難看,就想緩緩退下。

可王凱忽然盯著仆人問道:“你覺著周青峰這人厲害嗎?”

那還用說?

仆人飛快的點點頭。

“那他有我厲害嗎?”王凱又問道。

這就不好回答了,仆人苦著一張臉。這表情算是答案。

王凱再次問道:“真有傳言說周青峰讓我回去?”

仆人猶豫了一會,扭扭捏捏的從懷裡掏出兩封信,說道:“昨日就有人上門投信,說是撫順那邊送來的。我看老爺正在氣頭上,不敢給老爺看。”

“信......?你個狗才,老爺我氣不氣關你什麼事?給老爺我的信,你也敢截?”王凱幾步上前,劈手把信搶過來拆開。第一封是曾管家寫的,大意是王凱的家產都還在,用了的部分都有記賬,所有錢財並冇有被抄走。商貿科科長的職位其實是給王凱留著的。

嗤......,王凱不屑的把管家的信一丟。又去看周青峰寫來的信。

周大爺的信就簡單多了——老子贏了,可以大度的把過往那些破事忘記。如今形式逆轉,天命在我,王員外你就不要再矯情了。三天內你若是回撫順,所有家產統統還給你,商貿科科長的職位也給你留著,你的管家當副手監督你。三天內你若是不回來,家產冇收。

你看著辦吧!

王凱看完信便是一驚,他抓住仆人的脖領問道:“再說一次,這封信是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到的。”

昨天到的信,也就是前天從撫順發出的,第三天就是今天。

王凱跳腳蹦起,厲聲罵道:“你個狗才,耽誤老爺我大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