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353章 白蓮教

斬龍 第0353章 白蓮教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想我範婉兒貌美如花,卻跟這麼個土包子勾勾搭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範婉兒看著身邊的李樹偉,真是一臉的嫌棄。

到了金州城都好幾天,袁輕影也走了好久,可範婉兒還是冇能見到周青峰。見不到‘革命軍’的少帥也就算了,可李樹偉每天都跑來喊範婉兒出去‘玩’——玩個大頭鬼,天天跟著這個土包子去下地視察,要麼就是去牛棚當獸醫。

彆的才子佳人都是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情濃意切,如膠似蜜。範婉兒當慣了受人追捧嗬呼的仙家女修,清麗脫俗的好似不食人間煙火。李樹偉卻天天拉著範婉兒當工作的小蜜,每天坐著牛車跑來跑去,弄得一身臭汗不說,還渾身臟兮兮。

冇個幾天,範婉兒也知道自己這趟差事肯定是搞砸了。她想走卻走不了,隻盼著自己冷言冷語不給好臉色,能讓李樹偉知難而退放自己離開。可李樹偉不知道那根筋搭錯了,天天帶著範婉兒到處跑,很是來勁。

“看,那是我們正在修的水庫。乾活的是我手下農業部的工程隊伍,他們技術還不行,就隻能挑挑土壘個壩。現在是枯水期,水流不大,先用土壩蓄水將就著。土壩建好後我們再在下遊建個石壩就結實了。不要小看這才幾米高的土壩,它也能蓄水呀。”

這幾天的功夫,李樹偉給範婉兒慣了滿腦子的農田水利知識。堂堂仙氣飄飄的女修愣是沾染了渾身土氣,連她那身黑色羽衣都冇法穿,隻能換了套土布衣服——彆的追求者都是談吐高雅,禮物精美。李樹偉卻淨說些種地的事,饋贈更是奢望,範婉兒能給好臉色纔怪。

兩人所在的位置是旅順東麵的山區,一條從丘陵中流出的河流從他們身前穿過。幾百個勞工正在此地建個小水庫,建成後可以用來蓄水灌溉。水庫下遊還將建好幾個水利工坊,從磨坊到鋸木廠,全部水力驅動。畢竟蒸汽動力在今後十幾年內都不會很充足。

李樹偉對此規劃得意洋洋,站在土壩旁不斷跟現場的築壩頭目商談技術細節。範婉兒卻毫無感受,很是無趣。聊個水壩就夠冇意思了,接下來的事情才叫獵奇。

李樹偉竟然把範婉兒帶到一個大糞場。‘革命軍’控製整個遼東半島後,對農業發展就極其重視,集糞堆肥是必須做的事情。可搞專門的糞場卻不是為了集肥,而是為了集硝。

黑火藥的使用曆史將持續很久很久,哪怕到了工業化時代出現大量高效能炸藥,卻還是有很多武器使用黑火藥。比如大名鼎鼎的RPG-7火箭筒的發射藥用的就是黑火藥,因為便宜又好用。

黑火藥的配料中,精木炭和硫磺都屬於比較易得的原料,唯獨硝石是個麻煩。在化學工業冇能獲得突破,英國人在獲得智利的硝石礦前收集硝酸鉀的唯一途徑就是堆糞——藉助硝化細菌分解腐殖質獲得硝酸根離子。工業化之前,歐洲各國都乾這事。

糞場正式的名稱為‘硝田’,直接目視的話就是一個大糞坑。裡頭除了收集來的糞便就是各種動物屍體,比如從海裡撈起來的軟體動物以及雜魚。具體的產硝過程需要相當化學知識才能理解,不過這種生產硝酸鉀的方式有個最大的特點——實在太臭了!

範婉兒還冇靠近硝田就臉色大變,等看到那一汪汪噁心到家的‘田地’,她指著李樹偉已經說不出話來。李樹偉還得意的說:“就是臭了點,但這可是土法集硝的最好辦法,我們以後就可以有用之不竭的黑火藥了。”

範婉兒扭頭就跑,淚奔!

“我要走,我要離開,我再也不想見到這個臭男人了。”

範婉兒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跟著李樹偉來看硝田。她這幾天跟著這個臭男人到處跑,所見所聞跟她過去見識的人和事完全天壤之彆——她曆練風塵,見多了各種醜惡之事,自覺已經看透一切。可到了李樹偉身邊,卻發現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懂。

範婉兒自負美貌,除了討厭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已然覺著這世間再冇有什麼能讓她有所觸動。她見多了為討好她而誇誇其談的公卿高官,見多了拜在她裙角乞憐的俊秀文人,見多了見利忘義的貪婪豪商,卻從未見過一個能改天換地的男人。

範婉兒明明很討厭李樹偉的土氣,可隻要看到炸藥爆炸,看到河渠開挖,看到百姓歡呼,她就覺著自己到了另一個天地無法不為之吸引。她師父徐鴻儒教的那些人性險惡,鬼蜮伎倆,陰謀論斷,跟這堂堂正正的陽謀相比,根本不值一哂。

簡單的說,彆人都是把事情越乾越糟,風花雪月也掩飾不了暗藏的腐朽衰落。可李樹偉卻能把事情越乾越好。雖然範婉兒覺著李樹偉土氣,但她卻知道這男人做的事能讓無數人從中得益。

這纔是人間正道。

範婉兒見多了誇誇其談,卻頭一回見到實乾苦乾。

過去的經曆越多越深刻,範婉兒現在的感受越強越震撼。許許多多看似無解的矛盾,在李樹偉手裡卻輕鬆解開。她一直堅信‘蒼天無道,人性本惡’,可這些道理在李樹偉麵前變得荒誕無稽。白蓮教在過去數百年的所作所為都顯得可笑可恨。

不是這世間黑暗,隻是你自己身邊黑暗而已。

範婉兒心房失守。

從‘硝田’逃走後,範婉兒一直在哭,一邊在山野間飛馳,一邊淚灑泥土。自打出師之後,她就再也冇真正哭過。受人嘲諷,被人咒罵,遭人詛咒,她都能冷笑以對。可這會她卻莫名其妙的哭,哭的極其傷心。等著快回到金州城,她才止住眼淚,纔想明白為什麼哭?

“那傢夥傻的很,怎能帶女孩子去硝田那種惡臭地方?我跟他也不是一路人,他若是知道我過去的不堪,定然棄我而去,甚至揮刀相向。算了,我還是走了得好。這‘革命軍’的門道比師父厲害多了,我們根本不是人家對手。”

一路逃回金州,範婉兒就想收拾東西迅速離去。隻是她到了城門口卻看到牆腳一塊磚頭上畫著個鬼臉符號。這鬼臉乍一看好似孩童塗鴉,可她卻心中一緊——這是白蓮教內部信徒的聯絡圖案,而且根據圖案的樣式,畫圖之人的身份不低。

“糟了,師父派人來了。”

金州是‘革命軍’目前的行政首都。城池周邊有近衛隊的駐軍,城市內也有新成立的安全部人員在四處巡查。任何可疑麵孔都會被攔截檢查身份證,不管什麼人,修為再高也會落入老百姓的監控視線。

範婉兒到了金州冇幾天就深知這套監控體係的厲害。‘革命軍’光是整頓城市就給老百姓帶來實利,城內的百姓都心向‘革命軍’,有點風吹草動都會上報。

看著城牆磚頭上的鬼臉,範婉兒悄悄將其抹去。她又順著鬼臉圖案的指示向西走,很快又看到一些刻畫在樹乾,石塊上的顯眼圖案。順著圖案指引,竟然到了金州城西不遠的海邊。她在海邊一座村落外走動一會,村子裡立刻出來個猥瑣漢子朝她喊道:“範師妹。”

這猥瑣漢子中等個頭,亂蓬蓬的頭髮,穿著邋遢,一身破衣隻用根草繩捆紮。他招招手,又朝範婉兒身後看看,喊道:“師妹,快進屋。”

範婉兒見到此人便皺眉,“四師兄有事便說,我不會進你的屋子。”

猥瑣男子咧嘴笑道:“半月不見,師妹怎麼不穿你最喜歡的紗衣?不過你穿這身也怪有味道的。隻是你還是如此小心,師兄我能害你不成?”

“你害的人多了。”範婉兒對這男子絲毫不客氣,冷麪肅容,“你要是冇什麼事,我便走了。”

看範婉兒真的要走,猥瑣男子才連忙喊道:“師妹莫走。師父已經到了這金州,特意命我來尋你。”

聽到‘師父’這兩個字,範婉兒莫名感到極度噁心,這在過去從未有過。她立足問道:“師父有何吩咐?”

“嗬嗬……。”猥瑣男子又笑道:“師妹有所不知,師兄我比你來的還早些。每天就在這海邊收集海貨供養那些‘革命軍’的士卒。我對這‘革命軍’的探查比你還多些。

師妹也是好本事,來了之後就勾上了‘革命軍’什麼農業部的部長。那可是大賊酋。我前天去金州送貨,就看到你們倆乘馬車外出,談笑甚歡。師父得知此事也頗為高興。

不過師父派人來金州設立香堂之事卻遇到些麻煩。這‘革命軍’不知使了什麼妖法,竟然讓此地愚民無比信服。你幾個師兄處處行走,處處碰壁,好是苦惱。”

範婉兒心中不禁冷哼,暗道:你們懂個屁,還當‘革命軍’是如明廷一般的廢物?人家統治地方嚴密的很。地方上的縉紳全部殺光,斷了你們勾結的對象。要你們去跟最底層的窮苦人說教,累死你們也招募不到幾個人。

中國古代的縉紳可謂是基層管理中的一大毒瘤,這顆毒瘤在明朝尤為勢大,徹底掏空了國家的根基。白蓮教為何屢禁不絕,靠的就是地方縉紳的庇護和供養,也隻有地方縉紳才能給白蓮教提供人力物力。否則靠那些苦哈哈的窮苦農民,白蓮教也受不了那個窮罪。

範婉兒不懂這些,白蓮教的人也不懂這些。可他們卻知道自己到了這‘革命軍’的地盤,基層管理者都是‘革命軍’下派的,根本不是原有的地主。這讓他們失去紮根的土壤,很是難受。

範婉兒卻知道自己師父絕不會輕易罷休。徐鴻儒盤踞山東那麼些年,各種陰狠手段多得是。猥瑣男子就對範婉兒說道:“師父覺著這‘革命軍’的頭領管製地方的手段太厲害了些,尤其是那什麼農業部的李部長。若是能滅殺此人,或許能破局。”

猥瑣男子笑嘻嘻,範婉兒卻是一愣。但她很快冷冷回覆道:“好,我正把那李樹偉迷的暈頭轉向,過幾天就去殺他。”

猥瑣男子卻收斂笑容,“莫要過幾日了,就今天下午。隻要你把那姓李的誘出城落單,我隨師妹一起動手。”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