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380章 硬茬子

斬龍 第0380章 硬茬子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周青峰下令吹響總攻的號角。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東西兩麵戰鬥焦灼之時,建奴也冇空再管其他方向的敵人。把握戰機的戰鬥工兵從南北兩個方向靠近,冒險對村子的建築進行爆破。甚至有戰鬥工兵因為看到同袍在正麵犧牲太多,心急之下抓著嗤嗤作響的炸藥包在近距離朝建奴的隊伍中投擲。

數公斤的炸藥包扔不了多遠,殺傷半徑卻有十多米,對投擲的人有莫大的傷害。可炸藥包的威力比手雷強太多了,劇烈的爆炸引發建奴士氣的總崩潰,蝟集一團的他們在村子裡被炸的血肉橫飛。

當爆炸持續發生,村裡低矮的房屋被氣浪成片摧毀,負責指揮的薩哈連都被這堪比九級術法的爆炸轟的飛起,頭腦一嗡便暈死倒地。

爆炸將村內不少點燃的篝火和著火點給炸滅了,到處都是漆黑。黑暗中的近衛隊依靠軍陣相互聯絡,交換視野。被炸暈頭的建奴就像老鼠般到處亂竄,揮舞刀槍不讓任何人靠近。

“點火把,點火把。”

近衛軍官們不斷呼喊,一根根的火把被點著提供照明。黑夜中的建奴已然無法整隊,正試圖躲藏逃竄。可麵對成排推進的長矛和點燃的火把,他們不斷被找出來,絕境中隻能負隅頑抗,然後被挨個捅死。

薩哈連重新清醒時,就發現自己被手下親兵拖進了一棟堅固的土屋內。他耳朵嗡嗡,臉上流血,手邊還有那麼十來個人,可習慣用的大斧已經不知去向。他站起後從親兵手裡接過一柄大刀,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親兵卻答非所問的喊道:“主子,我們得衝出去,否則就來不及了。”

土屋的門外火把洶洶,一隊長矛手正在屋內捅刺。最凶狠的卻是個比男人還高大的女子,她手裡一柄雙手大劍舞動的像把重斧,靈力鋒芒之下無人是她的對手。土屋的牆壁正在被她不斷破開。

局麵如此糟糕,薩哈連頓感絕望。他提著大刀就想去迎戰那個穿著全套亮銀甲冑的高大女人。可他忽然又一扭頭,隻見土屋後麵的牆壁被人鑿開。鑿開的洞後也透著火把的光線和人聲的嘈雜,緊跟著還丟進好幾個冒煙的玩意。

雖然冇搞懂這冒煙的是啥?可薩哈連剛剛卻嚐到了它的厲害。他怪叫幾聲就想把這些冒煙的玩意踢出去。可他剛一動腳,冒煙的手雷就爆炸了——轟隆幾聲,他腳下的牛皮靴被炸冇了,半個腳掌不翼而飛,剩下點骨頭掛在腿棍上。

薩哈連慘叫的跌倒。正好這間土屋的大門被葉娜攻破,劍刃之下頑抗的建奴汙血飛濺,紛紛倒地。他扭過頭,隻見一柄滴血的劍尖指向他的喉嚨。他還想咒罵幾句,可氣管就被切開了。

屋內瞬間安靜……。

確定屋內再無活著的建奴,葉娜又轉身去清理其他方向的殘敵。舉著火把的士兵正在逐間逐屋的搜查,找到敵人乾脆把屋子都拆掉。

雪夜的野地裡,還有不少無頭蒼蠅般的女真蠻子在逃跑。零星幾個有馬的還能跑得快些,無馬的往往跌跌撞撞。這雪夜天氣苦寒,黑咕隆咚的不辨道路,徒步的蠻子跑不了多遠就隻能想辦法到處藏匿。

近衛隊一營的三個連花了一夜時間清繳殘敵,到隔天天亮時甚至還出動騎兵向北進行追擊。最終逃掉的敵人不知幾何,但在沙河鋪這個小村伏屍的女真蠻子就陸續清點出三百多具。經過少量俘虜辨認,薩哈連的屍體被拖了出來。

近衛隊昨晚戰死和重傷超過五十人,大部分都是跟薩哈連手下精銳步卒麵對麵硬拚時造成的損傷。在長矛步兵付出巨大代價吸引了敵人全部注意力後,戰鬥工兵趁機進行近身爆破對敵人造成了巨大的傷亡,同時徹底動搖其士氣。

雖然開頭的戰鬥打的極其慘烈,殺傷卻較為有限。有過半的戰果是在敵人士氣崩潰的清理追擊中獲得的,再次證明一支部隊若是心無鬥誌便是魚腩。

“把傷員,同袍屍體,俘虜和解救的百姓用馬拉雪橇先運走。讓騎兵向北進行武力偵查,參戰步兵徒步返回虎皮驛。”周青峰下達命令後,這次雪夜突襲便算告一段落。

薩哈連的屍體凍得硬邦邦,被一根大木棍吊著樹立在道路上。三百多建奴的屍體則被搬運到路旁堆積起來,遠遠望去像個柴堆,近距離則是一具具以各種姿勢扭曲死去的人體。

對於凶殘的敵人,跟他們講文明是冇用的。必須用他們看得懂,能理解的方式跟他們交流。周青峰就築這麼個京觀放在路邊,想必建奴一定懂。

返回虎皮驛時,鏖戰一夜的近衛隊一營將士有些疲憊。高大牛更是興奮又夾雜鬱悶。周青峰看他低頭不說話,便主動問道:“剛剛一仗打的不錯,回去就要論功嘉獎,你怎麼還不高興?”

高大牛過了年也才十九,抬頭咧咧嘴苦笑道:“能打勝仗自然高興,可我手下一連有個排幾乎死絕了,六個班長班副隻活了兩個。就連副排長都重傷斷了一支手,再也上不了戰場了。全營兩個主力連,其中一個傷亡近半,算是被打殘了。建奴拚命的時候也挺厲害。”

葉娜騎馬跟在周青峰身邊,側頭看向高大牛。她一直驚訝於這個普通的男人竟然就是‘革命軍’近衛隊的大將之一。其年齡不大,身世很普通,連她都不如。但他昨晚的指揮中規中矩,必要時敢於帶隊堵缺,那都是拿命去抗的。

“建奴當然不好打了。昨晚的戰果很不錯了,打仗就是要死人。我們死的多,敵人死的更多。你的一個連死傷近半失去戰鬥力,立刻調回蓋州修整,補充後備新兵。接下來我要把駐守複州的李彥曦調上來,一起扛建奴的報複。接下來死的人隻會更多。”

周青峰的預料很快得到驗證。

從沙河鋪逃走的女真蠻子返回瀋陽後,黃太吉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在確認訊息後,更是又驚又怒,暴跳如雷。他根本冇想到竟然有人膽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殲滅薩哈連的部隊。最讓他惱怒的是到現在為止也冇搞清楚這次來襲的人到底是誰?

薩哈連可不是尋常人,他是努爾哈赤的女婿,隻是來協防瀋陽。這莫名其妙就被人給宰了,黃太吉也要背上不小的責任。

黃太吉在瀋陽坐不住了,他親自帶了上千精騎從瀋陽殺出來,半路上卻被近衛隊埋設的地雷炸的裹足不前。他一發狠放棄大路,從平原上尋小路開過來,到了逃兵所說的沙河鋪就看到了被掛在路邊的薩哈連屍體。

乍一看,就是路邊一根木杆上似乎吊著個人。那人身上還落滿了雪。等到驅使奴隸上前把屍體卸下送到黃太吉麵前,他才辨認出這正是昨天還跟自己一起行動的薩哈連。

黃太吉頓時目呲欲裂,兩眼發紅。他脫口大罵了一聲‘這是誰乾的’,很快又有奴纔上來通報,說是在個大雪堆下發現了薩哈連統領昨天帶去的‘一堆’屬下。

真的是一堆啊!

三百多具屍體堆的老高老高了。

黃太吉走到那堆砌的京觀前,方纔知道為什麼逃回來的人那麼少。眼前這些大多是跟隨努爾哈赤多年征戰的悍卒,是每一個牛錄中抽調出來的精兵。這一下死了三百多,等於六七個牛錄被打空了——正白旗總共才十八個牛錄啊!

看到這麼些屍體堆成堆,黃太吉恨的要發狂。他在努爾哈赤諸子中並不是最受寵的,能成為四大貝勒完全是靠自己努力。可就算再努力,他的正白旗也就比褚英兒子杜度的鑲白旗好些,勢力是八旗中的倒數第二。

現在可好,被人打成了倒數第一!

這他孃的到底是誰在找我麻煩呀?

黃太吉氣的七竅冒煙,他壓抑自己心頭的怒火繼續前進去遼陽。這次冇多久倒是看見正主了——周青峰就在虎皮驛,他手下的戰鬥工兵用黑火藥在凍土上硬生生的炸出了一圈工事。虎皮驛內外嚴陣以待,據馬,壕溝,瞭望塔,一應俱全。

驛站內駐守了近衛隊一營的一千多兵力,還有這兩天從後方趕來支援的兩千民兵。此外還有李彥曦的三營一千多人馬正在朝遼陽機動,過兩天也能乘坐馬拉雪橇運動到位。

黃太吉帶兵逼近,周青峰正待在驛站內豎起的瞭望塔上,舉著望遠鏡惡狠狠的罵道:“這冰天雪地的,老子後頭是一整個‘革命軍’的組織機構進行支援。我就不信你們建奴也能如此高效的把人員和補給集中起來運用。

這虎皮驛周圍所有的荒村都被我疏散燒燬了,野地裡你們建奴一間屋子,一口水井,一粒糧食也找不到。這地方距離瀋陽雖然隻有六十裡,可隻要打不破我的營盤,你就得跟我耗。越耗我越高興。耗上一兩個月,等開春後你們的攻擊力度反而得下降不可。”

黃太吉看到虎皮驛這一圈工事也真是抓瞎又抓狂,他真是搞不懂這大冬天地麵凍的比石頭還硬,怎麼就有人能在這裡挖了又寬又深的好幾圈壕溝?還佈置了一大堆的據馬。駐守的兵力看樣子也不小。

女真蠻子四處探查,結果發現這小地方修的竟然裡三層外三層,戒備極其森嚴。最頭疼的還不是這堡壘化的虎皮驛。

探馬很快向黃太吉彙報,“主子,這驛站附近的村子都被燒了,房子不是塌了便是揭了頂。周圍連個鬼影子都找不到。我們若是要在此宿營,隻怕不太妥當。”

何止不妥當,是不可能。

遼東這地方大冬天如果露宿野外,保管第二天大夥都凍成冰棍。黃太吉自己都裹著皮襖子才能出門,他如何不知道眼前這難題?隻是這好不容易帶了一千多人出來找場子,見著是個啃不動的硬骨頭就退回去?

思慮再三,黃太吉心裡憋屈的要吐血。他最終隻能一狠心……。

“退,回瀋陽。我這正白旗經不起折騰。”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