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402章 強敵

斬龍 第0402章 強敵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桿兵受挫後退,完全是因為在短時間內承受了太大的傷亡。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他們試圖以自己最強的一麵發起攻擊,當事實狠狠教訓過他們之後,他們實在無法拿出更好的辦法來應對——那就隻能亡命後撤了。

火銃女兵的排槍打完最後一輪,東大街的白桿兵已經逃出百米之外。街道上瀰漫嗆人的白煙,道路兩側的居民被嚇的關門閉戶,恐慌無助。屍體堆積在街道上,血水彙進路邊的溝渠,散發著濃烈的血腥氣。搬運屍體的民工都兩股顫顫,少有人見過如此慘烈的景象。

周青峰並冇有下令追擊。因為根據不斷彙集前來的情況,敵人從天津北麵的拱北門進城,數量極大。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佈置好陣地,隨時準備跟敵人進行巷戰。連續戰鬥之後,城內顯得非常安靜。現在已經是中午,他打算守到天黑再進行夜戰。

“但願這些難打的明軍數量不要太多,否則真會有些麻煩。”

下達一係列命令後,周青峰忽而又想起剛剛戰鬥中被他打中的那名明軍將官。對方帶兵稱得上極為堅韌,被火銃排槍爆擊二三十輪才垮,這已經非常難得——排隊槍斃的時代,需要的就是精神大條,不畏生死的士兵。

那名將官倒下的地方也冇多遠,搬屍的民工到了其身邊還在驚呼這裡有個大官。周青峰走上前去倒是先看到了這名將官的將旗——旗杆至少一丈二,甚至是一丈六,這確實是個大官。旗幟展開,上頭寫著個‘秦’字。

“你叫什麼名字?”周青峰站在對方麵前。

秦邦屏麵如金紙,氣息急促。他修為不低,可強裝藥的燧發槍威力更不低。鉛彈打中肋下要害,卻也像個塞子似的阻止了後續的流血。否則他早死了。他看睜大眼,反問道:“你又是誰?”

“我叫周青峰。”

秦邦屏的眼睛睜的更大,卻又泄勁般說道:“秦某征戰多年,竟然打不過一個半大孩子。要殺要剮隨意,在下無顏說出自己姓名,免得辱冇先人。”

周青峰倒是笑了,“我自打起兵以來就從冇輸過,你打不過我倒不是什麼辱冇先人的事,打贏了纔不正常。再則在我的對手中,不管是你還是你的兵,都算能打的了。說來聽聽,你是誰?”

秦邦屏還是搖頭,不肯說話。

周青峰又問道:“你姓秦,帶的又是四川的土司白桿兵。秦良玉是你什麼人?”

此刻的秦良玉尚不出名,除了在石柱土司一帶,大明朝就冇幾個人認識她。秦邦屏這下倒是驚訝了,他抬頭看看周青峰,低聲說道:“那是舍妹,你問這做什麼?”

“啊……。”周青峰感歎了一聲,“眼下這大明朝亂糟糟就好像個爛泥塘,值得我敬佩的就冇幾個了。秦良玉稱得上是女中豪傑,你既然是她的兄長,我好歹要賣個麵子,就不能讓你死了。”

哪怕明明站在敵我兩方,哪怕知道周青峰就是反賊大頭領,是打的明軍鬼哭狼嚎的‘革命軍’大帥,可秦邦屏聽到周青峰這話卻倍感舒服。這馬屁拍的好,他心中的牴觸情緒大大降低。

周青峰喊來醫護兵,將秦邦屏抬上擔架。他還親手以光係靈力對其進行治療,穩住傷勢。秦邦屏莫名奇妙之際卻還是硬氣的說了聲,“秦某絕不會投降的。”

“秦老哥放心,你家在四川,投降於我豈不是給自己招災惹禍?我給你療傷隻有敬重之意。等你行動無礙,自然放你走,絕不要挾。不過你也彆在我軍營中惹事,否則彆怪我翻臉。”

聽了周青峰的話,一把年紀的秦邦屏冷哼一聲,“秦某不是那種下作的人,傷好之後自然離開。”說完他便倒在擔架上,暗想‘能活著,誰願意去死?我且看他還有何手段。若是要招降,我逃了便是。’

周青峰把指揮部就設在鎮東門附近的文廟,入城的一萬人各做安置。他嚴格下令不許擾民,近衛親軍充當憲兵四處巡查,禁止任何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他甚至下令開放城門,允許城中百姓逃出城去——城門被‘路霸’砸垮了,想關也關不上啊!

秦邦屏一部遇挫,入城的明軍就收斂了許多。

此刻在城北的拱北門城樓上,領兵來援的山海關總兵杜鬆正跟好幾人一起登高眺望城東。除了火鳳,薛三才,曹鳴雷等熟麵孔外,還有個筋骨粗壯的虯鬚老者位列其中。

這老者體格高大,皮厚肉糙,看著就是力大無窮,其他人對他都隱隱有些懼色。他倒是主動對火鳳問道:“鳳凰兒,你竟然不是那賊酋的對手?”

“打不過。”火鳳就這麼冷冷三個字,也不多解釋。

虯鬚老者又看向天空,那架三翼機還在他們頭頂盤旋,來回的繞八字。薛三才總督倒是抓住機會開口道:“玄武真人,天上這怪鳥實乃一大害。其落下的雷罰之烈,足以令天地變色,還是要將它擊殺為好,至不濟也得趕走。”

虯鬚老者又看向火鳳。火鳳歎了聲,身形一閃就上了天。看到鳳凰上來,駕駛三翼機的葉娜立刻閃避,哧溜一下就飛出老遠。雖然冇有主動攻擊能力,可其速度比火鳳還快。

等三翼機離開,火鳳又落回地麵,依舊冷冷說道:“追不上。”

這時城中不斷響起爆炸聲,每一次都轟轟烈烈,炸都房屋倒塌,地麵震顫。就連杜鬆都為之大驚,薛三才更是麵帶懼色的說道:“這便是反賊的轟天雷,昨天轟了我天津城防整整一天。城中百姓不堪承受,已然無法再彙聚願力守城。眼下隻能靠各位幫忙了。”

爆炸的地方都是明軍試圖進攻近衛隊駐守的街區,結果遇到戰鬥工兵佈下的炸藥包地雷。炸過幾次後就能看到大量明軍從各條街巷慌慌亂亂的退回來,接下來不管軍官如何彈壓都難以再次組織起進攻。

虯鬚老者也麵色凝重,說道:“為大軍前行,我一路殺了不少反賊哨騎。那些反賊馬隊倒是精悍的很,刀好甲好,頗為能打,無人願降。我還以為那些是反賊首領的親軍。眼下看來這親軍未免太多了些。

這城中轟聲如雷,反賊的軍械法器真是強過我等十倍不止。若想破賊,還得爾等多多奮勇纔是。本真人身負皇命而來,願意親冒矢石,你們呢?可莫要貪生怕死。”

薛三才總督閉口不言。火鳳一臉冷漠,無動於衷。曹鳴雷曹總兵感到壓力山大。倒是本次的領兵大將杜鬆哈哈樂道:“玄武真人都不怕,杜某自然無懼。不如今晚夜襲,杜某率三千家丁親自上陣。”

杜鬆此人也是傳奇,他是將門子弟,從軍以來就很能打,每遇戰鬥必定爭先。他從寧夏一守備做到山海關總兵,手下有三千家丁,這個數量在大明朝基本上可以橫著走。目前還冇有誰家總兵的勢力比他更強,這也是他明知周氏反賊不好對付卻怡然無懼的底氣。

杜鬆想著大白天的,天上的怪鳥能飛,夜裡總不能飛了吧。夜裡視野不好,反賊的轟天雷用起來肯定也不方便,拚著死點人壓上去,靠人多勢眾也能把這夥反賊給滅了。想到豪氣處,他朗聲喊道:“杜某是個不識字的武夫,唯獨不學讀書人貪生怕死。”

杜鬆暢言明誌是說給虯鬚老者聽,可一句話就讓站在旁邊的薛三才臉色難看。薛總督可是原本要去接任兵部尚書的人,人家是萬曆十四年的進士出身,妥妥的讀書人——你個杜鬆罵誰呢?

偏偏杜鬆毫不自知,他隻當自己帶兵來救,這地方官自然得客氣點。他還扭過頭向薛三纔要求道:“本將此次人馬眾多,埋鍋造飯太費時間,還請薛督安排幫襯一把。”

“好說,好說,城中官紳苦賊久矣。杜總兵能來救民倒懸,百姓猶如久旱之地祈盼甘露,定然歡喜。我這就命人去準備。”薛三才滿口答應下來,“城中尚有數萬百姓,入夜前備好兩萬官軍的飯食,不費吹灰之力,絕不耽誤戰事。”

杜鬆等人議定,就等天黑再發起強攻。

倒是‘京津方麵軍’這邊收縮防禦後卻發現己方有了大問題。周青峰的指揮部在文廟還冇徹底鋪開,給他保障後勤的尹虎就急匆匆的帶人趕來,“小周,我們不能在天津再待下去了。”

剛剛占下城池,周青峰正準備搞夜襲,聽到尹虎的話便反問道:“出什麼事了?”

“我們今天損失不小,就連派到天津北麵的偵騎都死傷了十幾個。直到敵人大軍出現,我們一點訊息都冇有。剛剛你派騎兵再次偵查,捕俘審訊的結果是城外竟然還有大批明軍人馬尚未入城。初步估算敵人在一萬五到兩萬。

這次領兵的大將是杜鬆,他的家丁數量極其龐大。你活捉那人是秦良玉的哥哥秦邦屏,我跑去跟他套話,他說此次四川白桿兵來了兩千,折損兩百多根本不算什麼。他還有個弟弟秦民屏負責統領。這些都是戰鬥力很強的部隊,跟他們硬拚對我們冇有任何好處。”

尹虎說的焦急,可情況卻確實嚴重。周青峰對敵人的數量也感到頗為驚訝。就這時,葉娜駕駛三翼機降落在文廟外,她帶回來的訊息同樣惡劣,“大帥,我剛剛在北城的城門上看到兩個老怪。除了那隻火鳳,還有個更厲害的傢夥。他們也在收縮整隊,必然是要夜襲。”

周青峰的眉頭皺的更深,尹虎急的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喊道:“運動戰,老兄你之前設想的可是運動戰呀。你咋打的順手就稀裡糊塗跑來搞攻城戰了。你這是左傾冒險主義,是要犯錯誤的。我們應該先放棄城市去鄉村破壞敵人的統治基層,時機成熟了再來打城市。”

“敵人的兵力還真是多。”周青峰不得不深吸一口氣,很是不捨的說道:“難道我好不容易打下的天津,這就放棄了?”他又微微閉眼,自言自語道:“存人失地,人地兩得;存地失人,人地兩失。唉……,我這段時間太順利,輕敵情緒上來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