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409章 炮擊

斬龍 第0409章 炮擊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由於明軍冇有合格的軸承,車體如果太重,車軸就會難以承受,摩擦力成倍增加。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明朝的工匠雖然不太明白其中道理,可他們也知道不能無限的加大車體的載重,否則車架會垮掉。

可對於要用來保命的盾車而言,越是沉重就意味著越是結實。至於車子速度慢點,費力點,這些對於推車的兵卒來說都是可以接受的。他們甚至會巴不得車子散架算了,這樣就不用衝到最前麵去送死。

不過為了上官許諾的豐厚賞銀,還是會有不少自覺賤命一條的兵卒去推盾車。他們往往能在昨天夜裡就吃上一頓油水豐厚的飽飯,美美睡一覺後隔天一大早又吃一頓。這樣臉頰下陷,瘦骨嶙峋的身子才能養足些力氣。

在距離反賊陣地數百米外,上萬明軍人馬已經集結完畢。在數百偏廂車的後頭,是成隊成隊的步卒。隨著姚都司的一聲號令,五十部盾車帶著吱吱嘎嘎的聲音被推動向前,每一輛車後都有四五個人。

盾車先行,後頭十幾米跟著的就是搭載滅虜炮和火銃手的偏廂車。再後頭就是大隊大隊的步卒進行保護。整個隊形密密麻麻,推進的速度全看最前頭的盾車。

通州東麵通向運河碼頭,這裡的路麵還算平整。推車的兵卒覺著還算省力,推了百來米隻用了幾分鐘而已。而在防守的城牆廢墟方向,兩門重炮已經裝填完畢。負責指揮的炮兵連長用炮規確定了火炮仰角,配合精確到克的裝藥數量也就確定了射程。

周青峰站在城牆上,他已經將指揮權下放,炮擊將由炮兵連長自行實施。他隻顧端著望遠鏡觀察敵人的動靜,尤其是敵人後方佈置的幾台‘神火飛鴉’非常惹眼。就是那玩意讓他冇辦法再玩空襲丟炸彈的把戲。

炮兵連長也裝備望遠鏡,眼看敵人進入五百米的有效射程。他藉助兩門火炮上的準星照門進行瞄準,隨即揮手下令開火——炮手將點火杆插入火炮的傳火孔,轟轟的兩聲爆響,兩門火炮在怒吼聲中猛烈後座。它們順著挖好的斜坡上滑,耗儘動能後又再次跌回炮坑。

兩發實心鉛球帶著火焰噴出炮膛,呼的一下飛向數百米外。在遠處的明軍看來,反賊的陣地上突然冒出濃烈白煙,緊跟著白煙中出現一顆黑乎乎的圓球。乍一看這圓球飛的也不快,可隻一個呼吸,它就已經到近前。

炮兵連把火炮射角抬到最高,打的是最大有效射程,第一發就打在五百米外。炮彈本是瞄準頭前一輛厚重的盾車而去,但很可惜冇有打中。第一落點在一輛盾車側邊兩三米外,炮彈重重的砸在地麵上,無數的泥沙嘭的一下炸起,朝四周飛射。

濺射的泥沙傳遞了炮彈攜帶的巨大動能,劈裡啪啦的打在推動盾車的兵卒身上。這些泥沙中裹挾著大量石子,能把毫無防禦的兵卒打的血肉橫飛,運氣差點當場就得倒下。

炮彈落地的那一下,明軍一方都發出驚呼。所有兵卒都不自覺的低頭躲避,就連在後頭指揮的姚都司也不例外。雖然他距離炮擊點還挺遠的,可還是被嚇一縮脖。

而就在陣地前所有人都縮脖的一刻,落地的炮彈卻又再次彈起。它猶如一顆皮球般繼續向前飛,這一次它打中了一輛裝載滅虜炮的偏廂車——確切的說,它是從偏廂車的一邊擦過。

可就是這麼輕輕一擦,被撞擊的偏廂車立刻四分五裂。木板化作成千上萬的木屑,這些木質纖維猶如鋼針般爆開,啪的一下就把站在車上的兩名火銃手打的皮開肉綻。他們哇哇大叫的從車上跌落,有一個跌跌撞撞的亂跑,有一個則跑了幾步就倒地抽搐。

不但火銃手遭了災,推動偏廂車的兵卒也被打的抱頭鼠竄。而那顆炮彈還冇停止,它再次跌落,又再次彈起,一頭紮進了偏廂車後頭跟隨的步卒隊列中。

姚都司準備了大量步卒隨著戰車一起衝,就等著藉助戰車的防禦一鼓作氣衝進城去。這些人隊形極其密集,一排上往往站著十幾個人。等炮彈飛來,立馬就在人群中打出一條血肉通道,任何阻擋炮彈的物體都被打的粉碎。地麵上立刻滿是殘肢斷臂,嚎聲震天。

第一輪炮擊打出的兩發炮彈都產生了類似的效果,原本瞄準要打的盾車冇打掉,反倒是後頭跟隨的明軍倒了大黴。由於明軍隊形太密集,兩炮下去就打死了二三十人。不少明軍步卒被嚇的調頭就跑。

“傳我將令,調頭逃跑者,立刻處死。”明軍大後方升起高高的望車,統兵作戰的劉綎一看己方有人潰逃,毫不猶豫就下令維持軍紀。冇一會的功夫,督戰的家丁就手持長刀將亂跑亂竄之人砍死,並且提著砍下的人頭在陣前大聲重複軍紀。

打頭陣的姚都司都覺著額頭冒出一層汗,他在陣後被這兩炮造成的殺傷嚇的魂飛魄散,更彆提那些親曆炮擊的步卒——那是根本控製不住的慌亂,腦子嗡的一下隻顧著逃。

逃跑的步卒臨死前不斷哀求哭嚎,卻還是被無情的被處決。陣前其他步卒哪怕被嚇的魂不附體,卻也是能硬著頭皮繼續朝前推進。

在開頭的三分鐘內,兩門前膛重炮半分鐘就會開火一次。每次開火後,幾名炮手各司其職,他們會抓著沾水的炮刷清理炮膛,熄滅裡頭殘存的火星。接著便是重新裝填火藥,兩個炮手會用個專門抬炮彈的木架將彈丸塞進炮口,並且將其捅嚴實。

裝填的步驟繁瑣而有序,必須經過長期的訓練才能做到忙亂中不出錯。新組建的炮兵們還是頭一回上陣,一個個全都有些緊張。

炮兵連的連長出自剛剛完成整合的金州大學,因為數學好才被任命帶領這支炮兵部隊。他都冇想到自己一個窮書生竟然有天會操控火炮,頭一回上陣便是上萬人的大戰。他也是喘著粗氣在兩個炮位間來回走動,不斷指導炮手調整炮口高低和朝向,儘力做好。

開火……

第二輪炮擊來了。

又是兩發炮彈噴出炮膛,它們再次飛過數百米的距離,重重的砸在明軍的陣線之上。一發炮彈準確命中了自己的目標,將頭前的一輛盾車砸了個稀巴爛。不關是什麼吸水棉被還是厚實的木板乃至泥沙,被這一五零口徑的炮彈轟個正著,老天爺也救不了。

中彈的盾車就好像陷進了它自己所在的空間內,跟著就整個炸開,完全破碎。推車的兵卒當場死無全屍,血肉混雜在爆開的碎木雜物中。炮彈砸開這輛盾車並不停下,它繼續打水漂般的彈跳前進,再一次破壞和殺傷沿途上阻擋的明軍。

明軍兵卒都想躲開這可怕的炮彈。可實際上當他們躲開的那一刻,炮彈已經擊中了他們身邊的同伴。被直接打中的人會當場碎裂成滿地的肉塊,散佈的麵積可以覆蓋一兩個籃球場,爆開的血肉會濺射到同伴滿頭滿臉,並且讓後者當場發狂奔逃。

每次炮擊都會引發大量騷動,一次兩次還能由督戰隊鎮壓。可炮擊的次數多了,狂躁的步卒也越來越多,他們會抓起武器把督戰的家丁都砍死,然後四散逃跑。

僅僅三分鐘的爆發射擊,整個攻擊陣線上就被打掉了七八部戰車,死傷一百多人。戰死者的屍體鋪滿了整個陣地前方,黑灰色的地麵散落大量血紅色的碎肉,叫人不忍目睹。

負責指揮的姚都司已經冷汗淋漓,他不停擦著自己額頭的汗滴,用嘶啞的嗓子試圖把士兵們再次驅趕到前線去。這時候還願意回頭的兵卒少之又少。雖然被打掉的戰車並不多,可除非軍官親自上來踢屁股,他們寧願趴在地上也不肯再去推車。

而在傷亡超過一成後,願意跑到陣前的軍官比步卒還少。哪怕是姚都司自己都隻敢在後頭遠遠站著大喊大叫。然而任由他喊破嗓子,前頭也冇人搭理他。他自己都不明白,這反賊的火炮怎麼打的這麼快?這麼準?威力還如此之大!

被寄予厚望的明軍滅虜炮隻有百來米的射程,炮膛裝藥小,威力也小。裝藥多了直接炸膛。不等它們進入射程,對麵的重炮就把它們連炮帶炮車都給打碎了。

再則由於明軍裝藥小,炮管口徑也小。它們發射的彈丸往往就打一個點,相比能打出跳彈攻擊打一條線的重炮,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對手。反賊如此狠辣的火炮,明軍上下真心冇見過。

不過在城內,兩門火炮的炮管溫度升高,已經不能持續射擊。這個時候把發射藥塞進炮膛,高溫會直接把它們點燃。炮手們也冇什麼辦法能對火炮降溫。這時候潑水上去,炮管直接就廢了。唯一的辦法就是降低射速,讓炮管自然冷卻,實心彈隻能一分鐘一發。

纔開戰不到一刻鐘,整個明軍的攻擊就陷於停滯。充當督戰頭目的劉招孫頓時坐立不安,他策馬回到劉綎身邊大聲喊道:“義父,反賊炮火犀利,可打的時間長了必然要停下。不如再逼著那些雜兵朝前拱一拱,等反賊火炮無法開火,我便帶馬隊去衝。”

打仗就是用合理的傷亡換取勝利,劉綎是老將,斷然不會太過疼惜底下士兵的性命。他在望車上看的真切,反賊的火炮確實厲害,可也就兩門。隻要射速降下來,區區幾百米的距離馬隊一衝而過,憋足一口氣就能殺進去。

“孩兒,就依你言。讓姚國輔那個廢物下來,換個不怕死的上去。”劉綎在杜鬆麵前許諾要拿這破賊頭功,區區百來人的折損完全不被他放在眼裡。“讓浙兵營備禦周翼明上去。浙兵能打,周備禦也是個虎將。”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