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431章 通商

斬龍 第0431章 通商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通州城內,督府僉事閻鳴泰正坐在自己的班房門口看報紙。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革命軍’最近出了好幾份報紙,開始區分不同的功能。政治喉舌自然是《革命時報》,地方百態則是《天津日報》,此外還有學習教育以及娛樂的《雜談報》。

馬公公的明廷專欄一直放在《革命時報》就不合適了,於是被挪到了《雜談報》。由於大明宮廷的破事廣受社會各界喜歡,《雜談報》找了不少明廷官員邀稿。邀稿的信件甚至都發到京城,連熊廷弼都冇放過,說是要采訪這位大明的統兵高官。

熊督對此不屑一顧,甚至高聲叱罵。

閻鳴泰當時就在場,他看那潤筆之資頗豐,心癢難耐下竟然將熊廷弼叱罵‘革命軍’的言語寫了一稿,匿名寄給了《雜談報》。寄這稿子本有戲虐之意,又想試探反賊一二——冇想到這《雜談報》竟然真的刊登了他的文章,署名是‘據訊息靈通人士透露’。

臥槽!

這幫反賊真是心寬啊,連彆人罵他們的文章也照樣刊登無誤,一點都不矯情。關鍵是文章末尾還留了半句——歡迎明廷各界來稿,潤筆從優。不願具名者可在‘中華銀行’設保密戶頭,隻憑筆名和密碼支取。

嘶……,閻鳴泰立馬看到了一條賺錢的金光大道。

《雜談報》正好刊登了一篇對馬可世馬公公的采訪文章,人家現在的身份抬頭都不是天津警察局長了,而是大明問題專家,金牌專欄寫手。他對明廷的問題是很有發言權的。關鍵自從他開專欄以來得到的潤筆費已經兩三千兩。

這錢若是以之前馬公公東廠的身份來說,自然不值一提。可這筆錢卻來路正當,無可指責。更重要的是起到了良好的示範作用——大批明廷底層官員還是很稀罕這千兩白銀的。他們發現原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竟然可以在報紙上換錢?這其中就包括閻大人了。

僉事這個官職其實就是‘助手’的意思,閻鳴泰是熊廷弼的助手。他出身戶部,主管通州大軍的錢糧,這等肥差本應大撈特撈。可熊廷弼臉黑,他不撈錢,也不許手下亂撈錢。閻鳴泰膽子小,還真就不敢亂伸手。

‘革命軍’的《雜談報》給閻鳴泰打開了一條新思路,一篇文章成功之後,他又連續寫了好幾篇關於熊廷弼私下言論的文章寄了過去。這些文章有的刊發,有的則冇了蹤影。他悄悄派家仆去了趟天津,用自己的筆名向報社和銀行確認,還真有一筆錢在賬戶上存著。

隻是這錢不多,發表了幾篇文章也才幾十兩而已。這已經算是看在文章大多跟熊廷弼有關的份上給的高價,可對閻鳴泰來說這點錢發財致富不夠快。家仆還回話說,“老爺,人家報社編輯嫌你寫的文章要麼不夠勁爆,要麼太過浮誇。他們需要能揭開內幕的大訊息。”

大訊息?像馬公公那樣不停揭明廷的短?

閻大人自問做不到呀。

人家馬公公本身就是東廠的人,肚子裡有貨,關係網複雜,跟明廷那邊人脈廣著呢。還真冇人在訊息來源方麵能比得過他。閻鳴泰不過是熊廷弼身邊一個負責錢糧的僉事,他除了透露點自家薊遼總督的言語,能有什麼訊息?

哎呀……,守著金山卻賺不到錢,閻大人真是憂思如焚,徹夜難眠。他想破頭也想不出自己還有什麼路子可以發大財——直到有天熊廷弼主動找他商議,談及目前軍資糧餉的問題。

“糧餉?”閻鳴泰還以為老熊這是要查賬呢,他暗想自己這段時間真的冇撈錢呀,難道底下的人偷偷瞞著自己在貪汙?“大人,我軍最近糧餉充足,無需擔心。”

“嗯……,國家大事,怎可掉以輕心?還需未雨綢繆嘛,多多弄些糧餉總是有必要的。你身為僉事,還許多多勞心,不可輕慢。”熊廷弼黑著臉訓斥了閻鳴泰幾句就讓他滾了。

閻鳴泰莫名其妙挨頓罵,出了總督衙門也不解其意。可他出來冇一會又被徐光啟喊了過去,同樣是問糧餉之事,同樣是指責他不用心皇命,有負聖恩。隻是這次徐老頭多說了幾句,要閻鳴泰想辦法交接豪商,興辦實業,為大軍多多籌措軍資。

咦……,這話裡有話到底要我做啥?閻鳴泰混跡官場快二十年了,立刻感覺今天兩位大人的話必然有些深意,隻是他還冇搞懂。等他再次從衙門出來,就看到孫元化在外頭等著呢。

“閻大人,最近軍中糧餉可還充足?”孫元化拱手寒暄,壓低嗓音問道。

誒……,你們這幫人搞什麼鬼?三番五次的來問我這事。我這段時間也就偷偷摸摸的寫了幾篇稿子投給反賊賺點外快,真的冇有在軍中糧餉裡伸手撈錢啊。

閻鳴泰正想理直氣壯的駁斥幾聲,可孫元化卻拉著他走到偏僻處,再次壓低聲音說道:“閻大人,如今大敵當前,熊督獨力支撐這通州的局麵,實在令人可敬。我等晚輩也當想些辦法輔佐一二,為聖上,為幾位大人解憂。”

此事必有蹊蹺!

“是是是,初陽兄所言極是。隻是閻某資質愚鈍,有力難為啊。”閻鳴泰心思轉了幾個圈,再想到孫元化的身份,已然知道這定然是熊廷弼和徐光啟有啥麻煩事要自己去辦,拐著彎來點醒自己。可他偏偏就是要裝傻,絕不會輕易答應。

隻見孫元化從袖子裡拿出來一本書來,上麵用簡體字寫著《小型磚窯建設方法》。他沉聲說道:“閻大人,在下最近得知這市麵上磚石緊缺,價格不錯。不如你我合力辦個磚窯吧。在下最近尋得一書,於燒磚之道詳述極儘。若能成功,一來賑濟貧民,二來增添軍資。”

開磚窯?

閻鳴泰的腦袋裡猶如電光火石般飛速思索,眼下磚石需求……,好像隻有天津那邊纔會開高價吧。磚石的需求曆來量大,若是能燒製磚石由水路運過去,還真的能賺不少——隻是把磚石賣給反賊,啊……!

難怪熊廷弼這老兒把老子叫去訓了一頓,這擺明是‘想吃魚又不肯沾魚腥’,要我來辦此事。而且區區磚窯如何能滿足這幾萬大軍的軍餉需求,指不定後頭還有更大的。磚窯不過是投石問路而已。

哎呀……,我到底要不要接這活?

閻鳴泰的腦子轉來轉去,他既想要這份利,卻也得防著被同僚坑。琢磨來琢磨去的,他忽然想到一人,便對孫元化嗬嗬笑道:“初陽兄所想,閻某深感認同。不過在下軍務繁忙,實在騰不出空。不若在下舉薦一人來辦此事,可否?”

“誰?”

“前遼東巡撫李維翰。此人前不久吃了官司被彈劾,可因為弄了十幾顆韃子首級保住了性命,如今投閒置散還在京城。在下打聽過,李維翰最近的鐵礦生意做的很大,和南麵有些瓜葛。”

孫元化知道要閻鳴泰親自出麵肯定很難,找個馬甲頂在前頭當然更方便些。他便問道:“此人可靠嗎?”

“哪有什麼可靠不可靠的?大不了我們建磚窯,讓姓李的去賣唄。給他兩分利,他絕對跑得快。”

“兩分太多了,不過借他一身皮,又不要他乾什麼,最多給他五厘。”

兩人隨口商議,談定一些細節後便各乾各的事,誰也冇想過要把這事記錄下來。閻鳴泰回到自己班房,前思後想確定自己不會有啥風險後才長出一口氣。他心裡不禁罵道:“熊廷弼,好你個濃眉大眼的居然也在暗地裡搞這些陰私勾當,還想把老子推在前頭做擋箭牌。”

氣歸氣,可這不失為一條真正發財的路子。

閻鳴泰想到深處,就發覺自己完全可以藉此正大光明的撈錢——‘革命軍’那夥反賊胃口大的很,人家連磚石都大量收購,其他農副產品,礦石煤炭木材什麼都要。‘革命軍’還出售大量貨物。比如北地缺鹽,天津那邊鹽價卻極低,這一轉手便是暴利。

“不行,不行,這錢不能讓姓熊的一人賺了。”閻鳴泰第一念頭就是自己也要從中參一股,跟著便想到何必要參股?直接多開一家磚窯不就得了?開窯的錢都可以直接從軍資裡出,等賺了再還就行,甚至不還也可以。

“我大軍占據通州,這便是地利啊。我何必要開窯經商,隻需卡住這個位置收錢就可以。北方想跟反賊做生意的人鐵定很多。我得上報熊督,禁絕外人隨意通行,隻能是給了銀子的才能南下。”閻鳴泰越想越美,覺著自己過去真是太笨,怎麼就冇想到收過路費這招?

這心中高興,閻鳴泰就立馬派人去聯絡李維翰等北方的商人,同時也派人去勾搭南麵的反賊。北方的商人自然是歡喜,早就想跟南麵互通有無。隻是‘革命軍’的反應卻出乎預料——做生意,我們歡迎。但是你敢搞過路收費,我們就派大軍打過來。

這是關稅,這是貿易壁壘,這會對商品流動造成極大傷害,這對民間商貿活動有極大壓製,這是對資本發展的桎梏,我們堅決反對這種割裂市場的行為。你們收北方商人南下的過路費,遲早要收我們北上的過路費——敢收過路費,我們的大軍就揍你們。

我們‘革命軍’曆來奉行自由貿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