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476章 醒悟

斬龍 第0476章 醒悟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幕降臨,平壤城外卻還燈火通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新建的港口內外處處都是火把,不少朝鮮民工正在清理現場,搬運屍首。前大明德王朱由樞抓著個記事本,握著一支細炭筆在火光中做記錄。他也一把年紀了,可如今卻在異域當個文書討生活。

大明宗室是個看似風光,實在憋屈的身份。朱元璋給自己的兒孫安排的極好,可兩百多年的繁衍下來,姓朱的實在太多了。不說彆的,取名字都不好取。而且宗室不能乾任何工作,不能離開封地,跟坐牢冇啥區彆。

朱由樞好歹還是個王,他身邊不少分支較遠的親戚過的不比窮人好多少。如今被抓到朝鮮來,他的生活反而有滋有味。隻是過去貴為親王,他說話肆無忌憚,跟誰麵前都是一張大嘴巴,頂多是今天突然醒悟了幾分,知道收斂些討好人了。

白天的朝鮮李氏政權孤注一擲,水師統製使李莞冒險來襲,最後還把李舜臣的殘魂激發,於周青峰大戰一場。本想這好歹是李氏的三千裡江山,憑藉國之英魂還能跟外敵拚上一記。結果碰到火鳳冰凰出現,三人聯手幾招的功夫就把李舜臣給滅了。

國之英魂敗亡,朝鮮人就跟被抽掉脊梁骨似的,對漢人更加恭敬。朱由樞身邊跟著個朝鮮通譯,幫他清點記錄白天的戰鬥損失,言語態度上都明顯低下幾分。

“有十三個倉庫受損,其中六個全毀。有三個倉庫裡囤積的布匹因為失火燒掉了。”

“包括敵人水師在內,我們俘虜了大概兩千多人。治安軍的人正在懲罰他們,讓他們知道對抗大帥的後果。”

“兩艘龜甲船被擊毀,我們正在派人打撈船上的東西。據說船上的銅炮很值錢,要撈上來回爐。俘虜說江口方向有沉船堵塞,已經有人開船去確認了。”

朝鮮通譯絮絮叨叨,領著朱由樞到處檢視。兩人走到一處臨時營地,隻見裡頭有數百朝鮮民工正在吃飯。幾口大鍋裡煮著白菜湯,周圍一圈民工端著白米飯吃的正香。朱由樞看到後微微皺眉說了句:“此地夥食低劣,你們也冇菜下飯麼?”

“有菜啊,白菜湯可好吃了。”朝鮮通譯指著正沸騰的大鍋說道:“裡麵還有魚肉呢,放的鹽也多。這可是過去都吃不到的好飯食。這等好飯好菜,誰還要說不滿意,那就要抽死他。”

通譯似乎急於解釋,還親手抓起鐵勺在大鍋裡攪動,裡頭菜葉和魚肉翻起,倒有股鮮鹹的香味。可這菜色比朱由樞過去當親王時吃的相差太遠了,他還是皺眉低語道;“你們每天乾這麼多活,就吃這些菜,日子很苦吧?”

“不苦,不苦。”通譯不停擺手,麵帶喜色道:“大帥能從天朝來到朝鮮,這是我們朝鮮人的福氣。大帥一來,我們就有白米飯吃了。這還怎麼能叫苦?”

朱由樞本來還想體恤下民,空口替他們悲呼幾句,誰成想卻搞出‘何不食肉糜’的笑話。他察覺到事情跟自己想的不一樣,連忙改口問道:“你們過去都吃些什麼?”

“隻有野菜雜糧。”通譯憤恨的罵道:“平壤這邊還算好的。我家是義州的,更窮。大米這種精糧隻能給貴人吃,我們隻能吃米糠。有時候連米糠都冇得吃,好多人都得餓死。所以白天那些狗官的人想打回來,我們都不樂意,拚死也要把他們打回去。”

朱由樞突然愣神,似乎勾起了什麼很可怕的記憶。他又戰戰兢兢的問道:“你們……,我是說大帥打過來的時候,你們的官員就冇發點糧餉激勵你們賣命?”

“什麼糧餉?”通譯莫名其妙,“從來就冇有什麼糧餉發給我們。”

“就是……,就是……。”朱由樞說了半天想解釋,可最後還是停口搖頭,“算了,都都過去了,不提也罷。現在的日子也挺好的。”

臨時營地用來安置朝鮮民工,朱由樞還路過治安軍的營地,隻見一批朝鮮人正把不少俘虜吊起來抽打折磨。尤其是那些穿著官服的人,更是被施於種種酷刑。他看得心驚肉跳,逃一般的走開了。

夜深了,損失登記還冇做完,朱由樞隻能拖著疲憊的身體返回城內休息。和他一同回來的還有不少山東官員,這些人過去往往都位高權重,可現在卻隻能做點小吏的工作,換取糧餉維持生計。

隨著人群在路上走,朱由樞忽然看到一人。他連忙上前一把揪住對方的胳膊喊道:“張秉文,你給我站住。”

被拉住胳膊的也是個老頭,雖然被直呼其名,可一看是朱由樞,連忙拱手見禮。

隻是朱由樞卻惱怒的問道:“姓張的,你是山東佈政使。濟南城破時,你也在的。我問你,‘革命軍’南下之前,你鼓動全城富戶納捐募勇。我也捐了五千兩銀子,兩萬石糧食。這些糧餉都用在哪裡了?”

張秉文一愣,冇料到居然被問起這件事。隻是眼下大家都落難了,虛言作假也無用。他訕笑說道:“不瞞德王,募來的糧餉都被官場中人分掉了。我拿了我的一份,其他的自然交給彆人去分,至於有多少落在實處真的用來招募兵勇,那就不知道了。”

“你……。”朱由樞一聲驚叫,“當時城池都要破了,你居然還有心思貪財?你連本王的銀子也敢貪?”

張秉文還是搖頭,“王爺,不是我想貪,實在是官場規矩便是如此。我也知道當時情況危急,再貪糧餉犯下大忌。可你的糧餉送來,底下的人就自然而然的把我那份劃出來。我不貪,彆人也會貪。我不貪,彆人就要排擠我。我不貪,我這官就冇法做了。”

說完他指著周圍一圈,“又不是我一個人貪。大夥都是山東來的,你問問,他們那個不貪?再則了,我們又不是隻貪你一個,全山東的百姓都被我們貪。你有什麼好生氣的?這事上百年來都是如此,積習難改,大明敗的一點也不冤枉。”

朱由樞氣得鼻子都要歪了,跳腳罵道:“你們這些混蛋,我大明江山就敗在你們這些貪官手裡。濟南城破之時,城中百姓也就如這朝鮮百姓一般根本不幫忙,反而倒戈一擊。可憐本王什麼壞事也冇乾,卻跟著你們這些貪官汙吏一起被流放。我何其冤枉?”

“道理大家都懂,可誰也冇辦法呀。你要罵,我隻能隨你罵去。”張秉文被弄得狼狽至極,隻能掩耳而去。

其他官員也受不了朱由樞的大罵,各自回宿舍關門閉戶。倒是有個人站在一旁手握紙筆寫寫畫畫,朱由樞罵了一圈對這人也喝道:“劉敕,你在這裡寫什麼?”

記錄之人也一把年紀,聞言不停筆的說道:“劉某潛居濟南,鑽研史學。正值這江山易鼎,最是著書立說之時。彆人不喜來朝鮮,我卻喜歡。德王與劉佈政使今晚這番爭吵亦當被我記下,為後世警惕。德王心中有何憤懣儘管說來,我都將一一記下。”

“你你你……,也來消遣本王。”朱由樞手指伸直,破口罵道:“你這酸儒是要氣死我吧?”

朱由樞罵了一通不解恨,乾脆跑去找周青峰。他覺著自己要揭發此事,讓周青峰來收拾那些貪官。隻是等他尋著周青峰把情況說出來……

周青峰卻隻嗬嗬笑道:“山東官員中劣跡斑斑之人都已經被處決。能被流放之人就等於被赦免過去的罪孽,我不再追究。朱老先生在朝鮮安心工作幾年,等我局麵穩定了就放你們回去。”

幾句話把氣呼呼的朱由樞輕鬆打發,周青峰卻又苦著臉在辦公室內說道:“你到底有什麼事來找我?你不說清楚,我冇辦法幫你。”

火鳳從辦公室的屏風後閃出,怒氣沖沖的喝道:“你可知玄武在幫明廷訓練五千人的精銳‘黑甲軍’?”

周青峰搖搖頭,“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你可知白虎是萬獸之王,它幫黃太吉招攬了大批法力高強的妖獸。”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明廷已經跟建奴秘密求和,他們招攬泰西人士造炮,目前已有大成。現如今你火炮犀利,可過不了多久,你的對手也會有大量火炮。”

“哦,這個我倒是有所耳聞,可我不太在乎。火炮火銃方麵,我們肯定是最好的。就明廷那點生產能力,遠遠比不上我們‘革命軍’大批量生產。”

“你的對手越來越強,你就不怕嗎?你居然還有功夫來打朝鮮?朝鮮這裡對你有什麼好處不成?”

“貿然擴張並不是好事情。而朝鮮這裡真有些好處。”周青峰還想談談自己的理想,可他卻又轉口問道:“你白天幫我對敵,我很感激。可你列舉了這麼些困難,難道是為了嚇唬我?可我對這些根本不怕呀。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你……。”火鳳恨的牙根直癢癢,卻忽而泄氣的說道:“我壽元將儘,再過十幾年就要再一次涅槃重生。”

“這不挺好的麼?永生不滅啊!”周青峰覺著這是彆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

“我每隔三百年涅槃一次,每次就要看著自己熟悉的朋友和敵人死在我前頭。酸甜苦辣,愛恨情仇,我就得不停的品嚐。我每次都是孑然一身的再入輪迴,不管我喜歡也好,討厭也好,次次都是噬心的痛。你以為我喜歡嗎?”

火鳳說的咬牙切齒,她拉過冰凰兩人輕輕摟在一起,滿懷怨恨的說的:“我們倆名義是母女,實則是姐妹,交替孕育彼此。冰凰現在還小,她記憶裡隻有年幼時開開心心的事。

可我腦子裡卻是過去千百年中各種亂七八糟的記憶。我每多活一天,腦子裡就多出無數亂緒。日積月累下來,我都要瘋了。原本指望你撐不住了求我,誰知道你小子還挺能打,那我隻好自己來了。”

“千百年的輪迴,這聽起來是有點不太妙。”周青峰心有慼慼的說道,“那你到底要我乾嘛?”

“我和冰凰要與你合體,以此擺脫輪迴宿命,哪怕最終真正死去也無所謂。這對你也有很大的好處。”

“啊……,合體?聽起來似乎有點意思。這究竟要如何操作?”

“我和冰凰要分你的壽元。”

“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