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510章 義之所至

斬龍 第0510章 義之所至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歐陽君的生意其實就是帶人離開杭州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由於受到北麵商品的衝擊,江南有大量小農經濟的個體紛紛破產。不少農家就靠種桑養蠶,紡紗織布為生。現在生絲的生意還能做,布匹的生意就真的做不下去了。鬆江一帶的布商都損失慘重,底層小民更是撐不住。

江南盛行高利貸,農戶若是資金斷裂立馬就陷入深淵。若是破產的人數少也就算了,可現在破產的農戶幾乎遍地都是。官紳對此毫無察覺,或者說毫不在乎。但‘革命軍’卻早就預料到了這一點。

打破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是工業化社會的必行之路,可這其中的痛苦也是極其巨大的。賣兒賣女之乃至舉家上吊之事在江南開始大規模出現。至於逃……,放高利貸的官紳可不會讓破產的農戶輕易逃走。

就是在這等背景下,有人尋著歐陽君,請他幫忙從杭州城裡帶出一些人來。隻要把人送到碼頭,自然會付錢——這事看來簡單,可歐陽君卻嗅到一絲異像。這年頭肯花錢照顧窮苦百姓的勢力可就隻有一家。

“不論男女老幼,隻要把人送到杭州灣的碼頭,一個便是五角銀元。”歐陽君覺著自己一個人乾這事有點不太保險,他又來拉羅烈。畢竟他隻能跑,打架得羅烈上。

“一個便是五角?”羅烈覺著這生意也太好賺了,“難道女子和娃娃也算五角?”

“尋著我的人便是這麼說的,人家甚至還預付了定金。”歐陽君輕易就把羅烈給說動了,兩人就帶著各自的人手城內城外的亂跑。一天時間就被他們尋著了幾百號老弱婦孺,浩浩蕩蕩的出城去也。

離城之時果然有些地方官紳的家丁出來阻攔,這些人如狼似虎的非要把逃難的農戶抓回去,結果被羅烈帶人暴打了一頓,還殺了不少。地頭蛇頓時灰溜溜的逃了。

把人群領到一個偏僻的江岸碼頭,負責接應的人還因陋就簡的準備了些飯食。逃難的人大多沉默,領了各自的飯食便默默的吃。偶有幾聲啼哭,也是那些抱在母親懷裡的孩童。

接應的人還真就點了人頭付錢,痛痛快快的便是一兩百銀元付賬。歐陽君把錢跟羅烈分了,又對接應的人問道:“你們打算怎麼帶走這些人?”

“會有船來的。”接應的人是個老頭,佝僂著背,行動不甚敏捷,甚至口舌不清,“大帥會派船來接我們的。大帥是好人,捨不得看百姓受苦。他的船肯定會來的。”

歐陽君和羅烈對視一眼,心知自己猜對了。歐陽君又問道:“老人家,你一把年紀了,為何還要來冒這風險?就算要賺這個錢,讓你兒孫來不行麼?”

佝僂老頭老眼昏花的,一副‘土埋半截’的命。對歐陽君的問話,他搖頭道:“我不為了錢,我也冇有兒孫了,我這是為了道義。義之所至,雖千萬人,吾往矣。”老頭語帶憤慨,說完便忙著照顧逃難之人。

天色將黑,氣溫驟降,這野外的碼頭變得冰涼。

歐陽君和羅烈又跟佝僂老頭約定明天再帶人來,便領著手下離開。可他們返回城內的半路上卻又遇到上千舉著火把,帶著獵狗的官紳家丁。對方人多勢眾,把兩人都唬的連連躲避。他們看著官紳家丁帶著刀槍,高聲叫罵著朝剛剛離開的渡口而去。

“怎麼辦?”歐陽君想說‘反正錢已經到手,剩下的事就跟自己沒關係’,可這話到了口邊卻又說不出來。以他對官紳的瞭解,這些家丁都是凶殘至極。白天他們被羅烈收拾過,現在肯定急於報複。渡口那邊的幾百老弱婦孺隻怕是要凶多吉少,甚至全都死光。

唉……,羅烈歎氣的一跺腳,“渡口那邊好些還是女人和娃娃。我把他們領出來,總不能看著他們去死。我去把這些家丁頭目殺了,也算仁至義儘。”

羅烈轉身就去,他身後那些被操練到苦哈哈的兵卒也跟了上去。歐陽君苦惱的撓撓頭,扭頭看看跟他一起躲在路邊的手下,問道:“你們說咋辦?”

歐陽君的手下大多油滑,一個個左看右看不言語。他隻能也跟著跺腳說道:“唉,不能指望你們。你們都散了吧,我去幫幫忙。羅烈那個傻子若是動粗,隻怕要把事情搞大。我跟他認識那麼久,今天的事也是我找的,那就隻能有難同當了。”

歐陽君也走了,隻留下他那百來號手下。這些人中,有人默默離開,有人原地發呆,還有人卻追著歐陽君離開的方向而去。

等歐陽君回到剛剛的渡口碼頭,天色已經完全漆黑。黑暗中亮著幾百根火把,人喝狗吠,場麵混亂。他就看見羅烈藏身暗處還冇動手,上前幾步卻聽到碼頭方向傳來一陣叫罵聲:“老漢我已經是家破人亡,全拜你們這些賊人所賜。今日便要與你們同歸於儘!”

這蒼老的聲音聽著就是剛剛接應付錢的佝僂老頭,而已經將碼頭包圍的官紳家丁就在其怒聲之中驚慌後退。緊跟著便是一陣劇烈爆炸,轟的一下氣流湧動,前頭的火把頓時滅了一大片。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官紳家丁被炸死不少。

“這老者到底是誰?”歐陽君趕到羅烈身邊,聽著爆炸聲就詫異問道:“他怎地如此剛烈?這不求名不求利的,寧願粉身碎骨也不讓步求饒。”

“你都不知,我更不知。”羅烈歎道:“或許就是個無名之人。唉……,我名中也有個‘烈’字,自以為剛強烈性,實則不及那老者萬一。”

碼頭方向還是人頭湧動,挨炸的官紳家丁逃散了一會,卻又在主事之人的指揮下再次圍了上去。碼頭那邊悲哭哀嚎,無數老弱婦孺被逼著步步邁進冰冷的河水中。擁擠之下,有人已經被江水沖走。

羅烈正要發作殺出去,可江麵上卻傳來一陣突突突的發動機聲響。黑夜中江麵上有船在快速靠近,更有人在大聲喊道:“近衛隊,下去救人。”

就聽到江麵上傳來撲撲的入水聲,約莫有二三十號人主動從船上跳下水。江岸上的官紳家丁剛剛挨炸,正氣急敗壞的要把這些逃難的老弱婦孺全部推進江水中淹死,可聽到江麵上的呼喊,全都愣了神。

冇一會的功夫,江水中就冒出一個個揹著火槍,救人上岸的士兵。他們已經全身水淋淋,人數不多,武器也冇法用。可他們一看岸上的情形,立馬又有人高聲喊道:“近衛隊,向前進!上刺刀,捅死這幫王八蛋。”

上岸的士兵就那麼三四個,可他們抽取刺刀的聲音卻整齊劃一,乾脆利落。明明麵對幾十上百的敵人,可卻猶如猛虎撲向狼群,毫無畏懼——寒冬臘月,江水刺骨。可這**的幾個人解下自己揹負的火槍,刺刀插入卡座,立馬嗷嗷叫的撲了上來。

那怕事出突然,這些士兵也體現出很高的戰鬥技巧。他們兩兩配合,步伐穩健,手中帶刺刀的火槍雖然隻有一米五六左右的長度,卻壓根不怕對麵普遍三米以上的家丁長矛。

那些官紳家丁看著對手衝上岸,立馬擁擠的朝後退,不敢輕易觸碰強敵的鋒芒。倒是近衛士兵這股勇猛無畏的氣勢讓羅烈大為激動,他大聲喊道:“就是這個,就是這個,老子就是想練這樣的強兵。哇呀呀呀……,老子受不了。兒郎們,隨我去衝殺一陣。”

誒誒誒……,歐陽君連續喊了好幾聲都冇能喊住自己朋友,隻能眼看著他帶著百來人殺向那些官紳家丁。那些家丁人多卻都擠在一團,指揮他們的人水平也不高,隻會下令一窩蜂的上。這一下前後夾擊,更是讓他們以為自己遇到了埋伏而炸鍋。

鄉村械鬥,對傷亡的忍受能力是極弱的。而眼前這些官紳家丁其實就是有錢人養的狗腿子,戰鬥力連五都冇有。驚慌之下根本冇有韌勁,士氣在頃刻間就像融雪般化去,兵敗如山倒。

羅烈這邊殺的痛快,他剛剛躲在後頭就是為了識彆這夥家丁的頭目。等他一動手就直接滅殺了敵方首腦。這場亂戰來的快,去的快,冇個幾下功夫就消停了。現場死的人不多,大量官紳家丁都逃散。倒是上岸的近衛隊被他這一出鬨得莫名其妙。

“你們是那一部分的?”

等著戰事結束,上岸的近衛隊站出來一個排長。他這聲詢問讓羅烈愣住了,歐陽君隻能硬著頭皮上來解釋,說自己是在城內護送了一批難民,在此地一個老者的接應下運來。卻不想被城內的官紳發現了,於是發生了剛剛的戰鬥。

而原本主持此事的老者已經壯烈殉國了。

渡口碼頭還有些老者的手下,被接應的老弱婦孺更是印證了此事。歐陽君就冇提自己為了錢財的緣由,他覺著自己把事說清楚了就可以走了。卻不想……

“你們在敵後抗戰,實在是辛苦。對於杭州革命區老衚衕誌的犧牲,我們也非常痛心。可我們的事業不會因此而停下腳步。你們叫什麼名字?我要把這件事情上報的,參謀部一定會給你們記功的。

我們還有任務要把這批難民送走,就冇辦法留下來幫你們了。既然你們是老胡發展的人,我們也信得過你們。看樣子你們發展的不錯嘛,人手挺多的。這次我們正好送來了一批武器,就交給你們接收吧。”

近衛隊的排長還跟歐陽君和羅烈握手敬禮。一艘蒸汽船已經靠岸,船上的民夫就將一箱又一箱的武器彈藥給運上來岸。岸上的老弱婦孺又快速登船,迅速離去。

近衛排長臨走時還向岸上揮手喊道:“同誌們,不要氣餒,不要害怕犧牲。一定要堅持下去啊。我們馬上就會解放全中國的。”

等著蒸汽船離開,碼頭上除了一地的屍體,就是堆積的武器木箱。被一兩百手下圍住的歐陽君和羅烈已經傻了。過了好半天,歐陽君捅了捅羅烈,說道:“剛剛我怎麼喊你都喊不住。被你一出手就殺掉的那個,好像是杭州的知府大人。”

“啊……?!”羅烈跳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