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520章 寫材料

斬龍 第0520章 寫材料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噹啷啷一個木碗被丟在地上,碗裡的稀粥撒了,木碗打著旋在地上晃悠。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丟碗的朱常洛跳腳罵道:“朕哪怕被廢了也應該封王封候啊。就算不是王侯,封個安樂公也行啊。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天天給朕喝稀粥,朕的腸子都變寡淡了。朕要吃禦膳房做的飯菜,你們聽到了冇?叫你們的大帥來,快去叫。”

朱常洛的喊聲在景陽宮內迴盪,幾十號王公大臣被關押此處,吃喝拉撒要靠他們自理。這裡是紫禁城最偏僻的宮殿。萬曆時期有一位王恭妃被皇帝冷落,便被丟在此處十年不能和兒子見麵。這地方其實就是所謂的冷宮。

現在冷宮的宮牆上寫著幾行大字,一邊是‘坦白反思,改造悔過,重新做人’,另一邊是‘上吊遞繩,服毒給藥,生死自理’。有這麼幾行字在,算是對這個地方定性了——這就是個勞改所。

周青峰占領京城後就開始對這座帝都進行改造。清理清潔,整理整頓啥的不用提了。全城都被動員起來建立紮實的基層政權。首先是對人口進行統計,接著就是對平民百姓和官紳奴仆重新做工作安排。

有冤的訴冤,有苦的訴苦,有仇的報仇。‘革命軍’行政部在分化出公檢法體係後,正式進化為國務院。整個公務體係爲此忙的跳腳。

方以哲等高官就被丟進了景陽宮,他們來此就發現這宮裡已經有個編號‘001’的犯人,大明廢帝朱常洛。方以哲來了也隻能被編成‘002’。這麼些人進來,當天夜裡就有人上吊。管理此地的也是原本宮裡的宦官,他們也就上報一聲,把屍體運走算了。

剩下不想死的,那就請每天寫交代材料。比如方以哲就被要求詳細寫清楚自己身世來曆,從政經曆,官場見聞。而朱常洛也有類似任務,反正就是必須寫寫寫。甚至有報社的人會來進行采訪,做史料登記,各種刁鑽問題多如牛毛。

寫了之後不算完,還要公示。公示無人表示質疑後方纔算數。可絕大多數人是過不了公示一關,很多人寫的東西自相矛盾,甚至是相互潑汙水乃至吵架。一團和氣?都已經淪落為階下囚了,那是不存在的。

一開始大家還亂寫一氣,可被關起來的大多是文人,一旦撕破臉皮就是相互攻訐。各種黑幕黑料層出不窮,‘革命軍’有專門的人員對他們的交代資料進行甄彆彙編,然後刊行天下。

老百姓就通過這些官老爺之間的文章知道自己為什麼活的這麼苦,才知道平日道貌岸然的所謂‘讀書人’背地裡乾了多少肮臟齷齪的勾當,才知道朝廷寅吃卯糧早就撐不下去了。

可被關在冷宮內的人員中,‘001’號朱常洛是個特例。他登基冇多久,乾的事也就是酒色淫樂。彆人罵他,他也無所謂。他唯一的鬨騰就是要待遇,要吃要喝還要女人。這一鬨騰就是半個月,人是瘦了些,反而更精神更來勁了。

方以哲在屋子內寫交代材料,隔著門縫就能看到在外頭鬨騰的朱常洛。對那位廢帝的動靜,他已經懶得搭理,隻一手執筆,心裡默想今天寫點啥。

冷宮內的人大多很乖,因為家人還捏在‘革命軍’手裡。比如方以哲手邊就有今天送進來的家信,信上講述了目前方府的近況。

方府內一百多號人被強行解散了。奴仆之類的恢複自由身份,適齡孩童全部去上學,成年人由‘革命軍’給安排工作。目前城裡事務繁雜,對服務人員需求極大,肯定有活乾的。

至於方府的財產田地全都冇有了。‘革命軍’隻給了最基本的生活費,其他的就要他們靠自己的勞動謀生。這對於大多數官家少爺和小姐來說猶如晴天霹靂,幾乎無人能適應。

有人上吊了,有人攜家帶口的回鄉,有人彆彆扭扭的當順民。總之這是場浪潮洶湧的大變革,正在改變一切——而‘革命軍’呢?正在大發其財。

大量權貴被趕出自己的宅院,而這些宅院很快就有了新的主人。比如方府的宅院就掛了一塊牌子,被改造成了‘革命軍’公共安全部的辦公場所。

好些王侯的宅院由於占地大,房舍多,不是被改建成學校,就是成為醫院。不少官宦子弟因為習文識字,正在被培訓成教師和醫護人員。大多數勳貴一輩子錦衣玉食,要死要活的哭上幾天,等著肚子餓了就能體會到窮苦人家三餐無食有多淒涼,然後就乖了。

看到家信中這些描述,方以哲是感歎不已。他乾過好些年的大明首輔,甚是羨慕‘革命軍’執政施政的痛快。他過去不管想乾嘛,底下都是一堆人在掣肘。到最後就是政府什麼事都乾不成,隻能等死。反觀這‘革命軍’,不管做得對不對,至少人家敢想敢乾。

對房產的利用,對人員的改造都非常重要,可這些事卻不是那麼引人注目,效果也不是立竿見影。而對於官員財產的查抄纔是最吸引眼球的。

家信中說,‘革命軍’清點了府庫倉儲,冇收皇宮,宗室,勳貴,宦官的財產,並且對大部分官員都進行了甄彆審查,追剿貪汙糧餉,房產田地。僅僅清查宮中幾名大太監的家產就得銀百萬兩以上,珠寶店鋪不計其數。

此外還有不少官員勳貴攝於‘革命軍’的威風繳納贖罪銀子,有的幾百兩,有的幾千兩。如今半個月過去,新上任的部長馬可世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把皇莊和太監清理完後,一扭頭就開始收拾文管體係,僅三五天時間就搜出了一千多萬兩銀子。

按照報紙上的預估,整個京城的收繳額度將超過三千七百萬兩白銀,一百五十萬兩黃金。‘中堂十萬,部堂,京堂,錦衣七萬五萬,科道,吏部五萬三萬。乃至翰林也出二三萬兩。部屬官吏俱被洗劫,勳戚之家則無定數,人財兩儘而已。’

方家也被冇收了十幾萬家財,可方以哲看到家信中的描述反而有種痛快。他既心疼自家破敗,口中又痛罵京中各家權貴,“活該,活該!當初讓你們助餉,一個個都來哭窮,死都不肯出銀子。現在來了個狠角色,一口氣將你們的銀子全數搶走。”

三千多萬兩啊,三千多萬哪!

想起自己當首輔為籌銀子的艱難,方以哲心裡就不痛快。他立馬想到自己今天要寫什麼材料了,就寫寫大明完蛋前那些權貴的醜態。寫寫這些人麵對大廈將傾還半分力都不願意出的愚蠢。“這幫傢夥若是肯出錢,我大明也不至於敗亡的如此之快。”

思路一通,方以哲寫的就快。他花了一上午時間洋洋灑灑寫了份萬言書,曆數滿朝文武乾的蠢事,來表現他當首輔的不易和艱難。等快結束時,卻忽然有人哐當一下推開了門。方以哲被嚇了一大跳,抬頭一看卻是滿臉是淚的朱常洛跑了進來。

“方愛卿,你幫幫朕哪!”朱常洛幾乎是撲倒在地上,抱著方以哲的大腿喊道:“朕登基也就一年,平日政務都是你處理的。有什麼事,你就替朕認了吧。”

方以哲感到莫名其妙,他這幾天都避免跟朱常洛接觸,因為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跟這位廢帝溝通。再叫他‘皇上’顯然不合適了,可叫彆的似乎更不合適。

“莫哭,莫哭,朱兄有啥事?”方以哲都一把年紀了,想了半天覺著還是叫‘朱兄’比較合適。隻是朱常洛身材肥胖,他費儘力氣也拉不起來。

“那些反賊說朕不肯老實交代,剛剛把朕拉去批鬥遊街了。”朱常洛哭的淒慘,遊街的過程更淒慘。這京城百姓都知道大明皇帝就跟自己住一起,可冇誰見過。等得知‘廢帝遊街’,呼啦啦冒出來人山人海,就想知道皇帝老兒長什麼樣。

等看到朱常洛一臉的癡肥呆傻,老百姓都覺著大失所望乃至憤怒。誰也冇料到自家的皇帝竟然就是這等人,有人怒火中燒就把對過去悲慘生活的怨恨全發泄到朱常洛身上——一開始百姓還隻是破口大罵,後來就是投擲爛泥石塊,甚至有人想上來把朱常洛活撕分屍。

朱常洛在深宮之中活了三十多年,當場被嚇的嚎啕大哭,屎尿都出來了。等他好不容易回到景陽宮,看守的太監還警告他若是還不老實寫材料,就再把他拉去批鬥。

“愛卿,救我。”朱常洛抱著方以哲的大腿不放,“這大明亡國,實在不是朕的罪過。所有政令皆出自於你,這朝中上下各種醜事也都是你的錯,你就把這責任擔下來吧。”

方以哲身材乾瘦,被朱常洛抱住幾乎動不了。可聽到這話,他當即騰的一下冒出莫大火氣,腳下用力就把廢帝給踢開了。

大明朝一般有一個首輔,兩個次輔。方以哲原本是作為次輔上位的,可因為萬曆怠政,內閣長期缺人。閣臣隻有他一個人,於是這次輔也就成了首輔。所以朱常洛說政令皆出自於他,並冇有說錯。

可現在大明完蛋了,日後史書必然要總結曆史教訓的。這時候誰敢輕易承擔這巨大的責任?這要是一點頭,史書上一寫,必然是要遺臭萬年的。

方以哲把朱常洛踢開還不過癮,點指罵道:“你這昏君,當年萬曆帝就看不上你,要立福王繼位。我等朝臣力保才讓你登基。可你身為君王不思革新,不近賢良,反而躲在後宮驕奢淫逸,沉溺酒色。我……,我要把你這昏君的所作所為寫下來,讓萬世銘記。”

朱常洛眨巴眨巴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方以哲竟然掉頭咬他一口。可等他反應過來立馬跳腳罵道:“你……,你這奸臣。朕好生對你,你敢寫朕的壞話?你等著,你等著,朕也去寫你的醜事。彆以為朕不知道你都乾了些什麼。”

說完,朱常洛跌跌撞撞的摔門而去,跑向自己的屋子。方以哲原本是氣急,可現在卻是心涼。他暗叫了一聲‘不好’,好像有什麼事情變麻煩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