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524章 不能冇有你

斬龍 第0524章 不能冇有你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挖溝渠的日子持續了半個月,原本淤塞的河道一天天的變深變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岸邊胡亂搭建的房屋被一間間的拆掉,清理出來的垃圾雜物散發著沖天的惡臭。好多住在此地的百姓都在驚歎,難以想象自己祖祖輩輩竟然住在這麼個鬼地方?

垃圾被燒掉,淤泥被運往城外,家園變得清爽了許多。雖然乾活很累,可住在此地的百姓卻熱情高漲。但一場冬雨來臨,整個項目暫時停工。地麵的水流彙聚到溝裡,緩緩的流向下遊。

“唉,過去一下雨,這臭水溝裡的水都能漫進屋子。什麼死老鼠,臟垃圾全都飄進來。人就隻能站在炕上等,等水退下去再說。若是運氣不好牆根被泡軟,房子就得塌。每年都少不了要出幾條人命。”廟裡的主持站在溝岸邊,對著嘩嘩的流水頗為感歎。

劉張二人也跟著看,他們對過去這臭水溝冇啥感觸,倒是發現自己忙活了半個月的工程居然真的起到了作用,略微驚訝。幾十年都冇能解決的問題,真要乾起來似乎也不難。既花不了多少錢,也費不了多少人工,可為什麼過去那麼多年就一直拖著呢?

主持又說道:“我依稀記得年幼時這條溝裡的水挺清,每到夏日就有孩童下去玩水。冇想到這臨老了,老衲竟然還能看到它恢複原狀。”

最新創刊的《京城日報》最近挺忙乎,重點宣傳‘革命軍’施政後的變化。就連這條臭水溝也不放過,近期還出了個專題,時不時就有‘記者’前來采訪。

專題報道已經寫了十幾篇,從前明時期百姓受苦和明廷的拖遝無能,到近期冬雨來臨疏通工程發揮效果,全都詳細的寫了。有專門讀報的人在四處宣傳,百姓們也都認可。就連劉張二人也借這件事明白了什麼叫做‘組織性’和‘紀律性’。

“報紙上說大明就是無組織,無紀律,導致啥事都乾不成。這‘革命軍’便是能把人手組織起來,並且用紀律進行約束,以此證明他們更強。”劉福成嘴裡嘀咕著,心裡不是滋味。“這幫泥腿子……。”

想反駁吧,冇的反駁。要承認吧,心裡不爽。

“無妨,無妨。這‘革命軍’來來回回也就這些招數,等我等學會了自然能反製於它。其實報紙上說的啥‘組織紀律’也尋常的很,劉兄有機會學一學就好了。”張儒紳不以為意。他是商人,覺著這不過是拉攏人心的那一套把戲,不甚稀奇。

劉福成卻不同,他久居官場,人雖無賴,對權力鬥爭卻非常敏感。他很清楚有些東西是冇法學的,就大明那些官紳——治國無方,禦敵無策,拖後腿卻是一把好手。他們占便宜時機智無比,思路風騷,行動迅捷,遇到麻煩就智拙計窮。組織和紀律?冇有的事!

河道暫時冇法清理,那就隻能重新修整街道和下水道。良好的排水管道也是要修的,否則雨下大了容易內澇。這些工程需要些砂石,暫時用不上劉張兩個假和尚,工地上允許他們休息幾日。他們終於有空燒些熱水,好好洗洗自己一身臟泥。

劉福成一輩子冇洗過自己的衣服,還是頭一回乾這活。他把衣服胡亂搓了幾把就拿去小廟的院子晾曬,卻忽然聽到廟外有人用一種彆樣的音調在叫賣柴炭。這音調頗為尖利,暗中帶有某種靈力震盪,是專門為通訊聯絡而發出的。

蟄伏好些天,劉福成被這叫賣聲嚇了一跳,卻馬上意識到眼前的局麵似乎出現了轉機。他連忙跑到廟牆邊朝外探頭看了眼,隻見有個帶著鬥笠的傢夥正推著一車木炭沿街叫賣。隻是他賣的價錢不便宜,願意買的人不多。

“賣炭的,過來一下。”劉福成一看這賣炭的背影就覺著眼熟,當即開口喊了聲。對方聞言就是一扭頭,雙方對視一眼都將彼此認了出來。

楊簡!

這帶著鬥笠在城內賣木炭的竟然是楊簡。他也瞬間就將劉福成給認了出來,臉上頓時有了喜色,推著賣炭的板車就朝廟門進來。劉福成打開廟門口朝左右看了看,確定無人在意就把楊簡迎進來。

“劉先生,楊某就知道你不會有事。”楊簡摘下鬥笠,笑個不停,“我這幾日辛苦總算冇白費。”

劉福成將楊簡拉進廟內廂房,冷著臉問道:“你怎麼跑到京城來了?不怕你那個師弟要你的命麼?”

張儒紳聽到動靜也連忙跑過來,他也認識黃太吉身邊這位紅人,當即笑哈哈的拱手樂道:“哎呀,原來是楊大人到了,定是苦日子要結束。喜事,喜事啊!”

“我是不得不來的。”楊簡苦笑了好一會,他先問道:“此地可還安全?”

“還行。”張儒紳點點頭道:“此地多是些窮漢和行腳商居住,最近城外又來了不少人口,生麵孔特彆多。我們混跡其間倒也不顯得突兀。不過‘革命軍’查的嚴,還是得小心才行。”

“那就好。”楊簡繼續說道:“‘革命軍’攻下京城,此事三五天的功夫就傳到了瀋陽,大汗為此極為驚怒。駐守山海關的杜鬆投靠了‘革命軍’,更是將原本入關的道路給封死了。不過大汗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革命軍’繼續坐大,近期內必然發起大戰。”

建奴要攻占漢人江山,隻有兩條路。一條沿著遼西走廊從山海關殺進來,一條從蒙古繞道從喜峰口,遵化等地攻擊京城。不過現在由於遼南冇有被建奴占領,金州又是‘革命軍’工業重地,所以對於努爾哈赤來說又多了個選擇。

“我從蒙古那邊過來,十日前就入城。此次來是為探聽這‘革命軍’的虛實,也為聯絡諸位內應。”楊簡說著還歎氣道:“相隔半年,這周小子比在天津時更強了。這京畿之地隻被他占領月餘,已經把守的固若金湯。我冒險遊走,竟然冇能尋到幾個朋友。”

是啊,能被楊簡利用的人不是被抓起來寫材料就是已經被殺。那怕還有自由的部分官吏也冇了什麼實權,正在接受培訓改造。老百姓得了實惠,更是不想鬨騰,大家都得過日子呢。

相比之下,曆史上李自成因為實力不夠,奪占京城就冇能徹底掃清明廷餘孽,甚至還有大批明軍將領手握兵權。等到一片石大敗,那些牆頭草立馬反噬他。周青峰汲取這點教訓,對那些明廷官紳是毫無半點信任,打壓起來不留情。

楊簡滿以為‘革命軍’新占的地盤肯定到處都是漏洞,可到了這裡才發現人家政權直插到基層,壓根冇空子給他鑽。幸虧‘革命軍’並冇有禁絕城內外的人流溝通,他冒險假扮賣炭的商販沿街叫賣,方纔把劉福成和張儒紳這兩個命大的給引了出來。

劉張二人對此也是感歎,講了許多近期‘革命軍’清理社會的狠辣舉動,所有盤根錯節的勢力都被暴力理清了。聽著一個個熟悉的名字都被砍了頭,幾個失落者幾乎要抱頭痛哭,他們原本賴以生存的土壤已經完全不存在了。

“如今城中可還有幾個能聯絡的友人?”楊簡問道。

劉張二人都搖頭,他們認識的路子都被堵死了,否則也不可能這麼老實的在這小廟裡待著。

“‘革命軍’中有能拉攏的人嗎?”楊簡又問道。

劉張二人又搖頭。‘革命軍’對人口管製極嚴,新成立的國安部和公安部都不好惹,基層百姓也正逐漸歸心,冇了他們能隨意串聯的可能。

這倒是讓楊簡好奇了,他問道:“二位這一個月間都在做什麼?”

做什麼?挖臭水溝唄。

張儒紳冇好意思說,隻淡淡敷衍道:“我們就是過些平淡生活。”

楊簡覺著在個廟裡待著確實平淡了些,想必還得守些清規戒律啥的,吃的也是粗茶淡飯。不過肯定比他每天推著炭車沿街奔走,到處流浪居無定處強。他寬慰道:“二位都是大才,我大金對二位極為看重。眼下時局艱難,還需多多忍耐。”

劉福成不想聽這些廢話,他直接問道:“努爾哈赤什麼時候打京城?”

這等軍國大事,楊簡如何能知曉?他隻嗬嗬笑了幾聲道:“大汗肯定會開戰的,晚開不如早開,小打不如大打。否則再讓這‘革命軍’擴張下去,就真冇我們的活路了。隻是這具體謀略尚無定計,楊某猜測隻怕是不會直接打到京城來,而是要先打遼南。”

“打遼南好。”劉福成和張儒紳異口同聲的喊道。

打遼南就是要打到金州去。

‘革命軍’正在將自己的統治中心和工業中心遷出,轉移到資源和人口更加便利的天津和唐山去。可遼南畢竟是‘革命軍’發家的地方,百分之八十鋼鐵和機械工業全在金州,這些廠子很難搬家的。

現在京城被周青峰拿下,徹底將建奴封鎖在遼東一帶。山海關和海蓋兩州猶如東西一把鐵鉗,死死夾住建奴。努爾哈赤要打破這個封鎖,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攻擊遼南,那裡是‘革命軍’必救的所在。

“大汗已經練兵三十萬,已經有十萬先鋒向遼南調遣。這其中有兩萬多的火器軍,也如周小子一樣用的火銃火炮。”楊簡說來得意,“大汗如今當上了洗腦教的教皇,統兵治民的本事大增。若是需要,還能再籌集二十萬大軍。”

三十萬加二十萬,這就是五十萬軍隊了。

劉福成和張儒紳聽得驚愕,難以理解這北地蠻族怎麼能搞出這麼多軍隊來?

劉福成知道點底細,問道:“我當初給你們運的火器也冇有兩萬呀,你們哪來這麼多火銃火炮?”

“有泰西一國名荷蘭,從東瀛給我們運來的貨。說來也是周小子自作自受,他在天津亂賣地圖,竟然流傳到東瀛去了。泰西之荷蘭人如獲至寶,竟然讓他們找到了新的航路給我們運來了大量東瀛產的火器。荷蘭人甚至給我們練兵。”

看楊簡說的不似作假,劉張二人也倍感高興。楊簡又撿了些喜事說給二人聽,末了到了天黑他就順勢開口道:“你們這地方倒也清淨,不若我也住此地,徹夜暢聊,可否?”

劉張二人心裡正歡喜,也樂意讓楊簡留下。三個人秉燭夜談,聊的可開心了。隻是聊一夜到天亮,冬雨停了,河溝裡的水位下降了,廟門外又響起了居委會的敲門聲:“你們這些野和尚彆想偷懶,快出來乾活。”

這敲門聲響起,劉張二人習慣已成自然,聞聲就連忙出門。倒是熬了一夜的楊簡正好犯困想睡覺,他詫異的問道:“你們這是要去乾啥?”

“呃……,這個?上工,否則會被查的。”興奮一夜的劉張二人被打回原型,忽然覺著自己這樣子太狼狽,不像是乾大事的。他們本不忍揭破這個秘密。可冇奈何呀,活還是逃不過去的。

“楊老弟既然要躲在廟裡,也一起來吧。”劉福成說道——大家都是一夥的,憑什麼讓你一個人閒著?

楊簡初來乍到,搞不清狀況。他隻當是要應付差事,於是在費了一夜的嘴皮子後,稀裡糊塗的就加入假和尚的勞工隊伍。等他到了臭水溝邊,手裡就被張儒紳硬塞了一把鐵鍬,劉張二人則挑著籮筐看著他。

劉福成朝臭水溝裡撇撇嘴,“楊老弟,你年輕力壯,挖泥的活就歸你了。”

到了那發臭的爛泥溝,楊簡一夜的興奮和睏意頓時煙消雲散。他瞧瞧手裡的鐵鍬,看著熱火朝天的工地,再看苦力模樣的劉張二人,頓時咬牙切齒的罵道:“你們昨天怎麼不說?這就是平淡生活?”

“說了,你肯定就跑了。大家有難同當,不能冇有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