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534章 憤青

斬龍 第0534章 憤青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革命軍’的動員和宣傳在迅猛展開,這波勢頭在京城也同步進行,甚至影響到了楊簡等人躲藏的那座城內小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廟後的那條臭水溝已經挖了一個多月,疏通工程接近結束。老百姓眼看著河道加深,河岸加固,垃圾清運,街道修整,心裡也是倍感高興。

就是這個時候,動員征召的命令下達了。

當臭水溝兩旁的民居內響起一片哭聲,廟內一票假和尚都被驚動。再看那挨家挨戶敲門的公務人員和武裝士兵,他們還以為自己行跡暴露要被抓了。

“等等,好像不是衝著我們來的。”

楊簡等人心裡有鬼,忙不迭的就準備溜。可廟裡新來了兩個年輕人卻趴在廟牆上看了半天,最終確認這黑夜裡的動靜跟他們似乎沒關係。

新來的年輕人中,一個高而瘦,骨架粗壯,力氣特彆大,看得出修為不低。可這人才十七八歲,愣頭青的脾氣,據說姓盧,來自南直隸的常州府。另一個年輕人姓孫,二十四五歲,麵相儒雅些,卻帶著股憤世嫉俗的怒氣,來自山西代州。

這兩人都是中過舉的官紳子弟,明廷的鐵桿支援者,被劉福成偷偷拉來的。他們本不相識,到這破廟卻一見如故,帶著對‘革命軍’的滿腔怒火潛入京城就是要來找茬的。最近這兩人突發奇想要去營救被囚禁在紫禁城的泰昌帝。

盧孫二人剛來時對這京城內的一切都看不上眼,天天破口大罵。罵‘革命軍’反賊無君無父,罵百姓愚昧從賊,罵朝廷諸公貪腐無能,以至於這大明的江山被一夥不讀詩書,不通禮教的土包子給奪了。

隻是現實很快給了這兩個大明憤青當頭棒喝——廢帝朱常洛經常因為寫不出合格的稿子而被抓出來遊街,他二人從報紙上看到這訊息頓時氣炸了肚皮,大罵‘革命軍’無恥,又為泰昌皇帝受此羞辱而悲憤。兩人當天就決定要冒死去營救聖上。

對這種大事,劉福成等人都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壓根就不同意——我們還有留著有用之身扶保大明呢,這麼危險的事情怎麼可以做?

劉福成這個人精就勸:“正所謂‘主憂臣辱,主辱臣死’,陛下受這等罪過,劉某亦是心急如焚。可二位義士要做如此壯舉,切莫莽撞,否則隻會害了陛下性命,反而不好。還需從長計議。”——你們兩個這舉動就好比劫法場,好歹也要先踩踩盤子吧。

兩個憤青到底年輕,覺著劉大人所言極是。於是他們真的跑去踩盤子,確定路線,琢磨著如何救人,如何隱藏,如何逃跑。他們甚至想好了萬一失敗,寧願犧牲自己也要保全陛下。想來如此忠義的行動,史書上必定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朱常洛經常寫不好稿子,三天兩頭的被抓出來遊街批鬥。盧孫二人聽到訊息就連忙去看。他們滿以為自己將會看到被關在囚車內受儘虐待的皇帝陛下,誰知道……

朱常洛穿著一身龍袍,大搖大擺的從皇宮內走出來。他在城內巡遊演講,剖析自我,鍼砭時政,講述大明朝的各種黑暗以及其覆滅是曆史的必然。他還進行現場互動,跟百姓交流,回答問題——這是朱常洛自己爭取來的,他覺著寫稿子太累,還是演講輕鬆點。

演講會場隻有少量警察維持秩序,基本上人人都可以湊過去聽一聽皇帝老兒在說什麼。盧孫二人在搞明白這事後堪稱接受了一番震撼教育,他們一開始還不相信台上那個胖胖的傢夥就是皇帝。可人家朱常洛有乾貨有真料啊,一張口說話出來的可都是真正的帝王生活。

帝王如何生活,這個話題已經講過了。盧孫二人趕到時聽的是朱常洛從皇帝角度談治國,他一開口就是哭訴——朕雖然貴為皇帝,可實際上冇啥權力。彆說朕了,連朕的老爹萬曆,老爹的老爹隆慶,老爹的老爹的老爹嘉靖,祖祖輩輩都冇權力。

大明皇帝看似尊貴,坐擁萬裡江山,可實際上權力都在朝臣手裡。如果遇到個強硬的朝臣,皇帝無權也就算了,好歹朝廷有權利。若是遇到個無能的朝臣,彆說皇帝了,朝廷也冇權力。收不了稅,治不了軍,安不了民,看上去眾正盈朝,實則天下都要完蛋了。

朱常洛一條一條的分說這冇有財權,冇有軍權,冇有治權的困窘和後果。最後他哭訴道:“朕登基以來,無事可以做主。朝臣們對亂局束手無策,官紳們欺上瞞下。所有人都隻顧自己,無人顧這天下。這江山不是敗在朕的手裡,遲早也是要敗在朕的子孫手裡。”

盧孫都是舉人,正是年輕熱血,發奮報國的時候。可聽到朱常洛這樣講,那真是一盆冷水澆了下來,心裡涼透了。盧舉人覺著自己三觀傾覆,在台下聽的頭皮發麻,忍不住大聲問道:“你貴為皇上,為什麼不救這天下?”

朱常洛其實挺喜歡這種演講的,這比他待在深宮內有意思多了。聽到有人提問,他連忙叫屈道:“朕在深宮之中,要怎麼救這天下?”

姓孫的也覺著世界顛倒,難以接受的大聲問道:“陛下可是被人矇蔽?比如那權勢滔天的閹宦?”

“宮中太監俱是朕的家奴,身家性命都是朕的,他們如何能矇蔽朕?朕讓宦官辦差,他們還得儘心儘力。真正矇蔽朕的正是那些朝臣官紳。今日便有朕便拉來一人,讓他跟天下的百姓說說這朝廷上下的事。”

說完朱常洛就跑到後台,生拉硬拽扯出來一個老頭。他一遍扯還一邊大喊:“姓方的,你貴為首輔,快來給天下一個交代。”

朱常洛三十多歲,最近減肥效果極佳,力氣都大了不少,硬生生把大明首輔方以哲給拖了出來。方首輔哭喪著臉上台,口中大罵道:“你這昏君不要臉,真是給大明先祖蒙羞矣。”

“我才當了一年皇帝,我有什麼好羞的?這天下大亂明明是你們犯的錯,卻讓我來背黑鍋。”朱常洛說的理直氣壯,插著腰喊道:“姓方的,快來跟下麵的小哥說說你們是怎麼貪腐我大明的錢糧,攪的民不聊生,烽煙四起,快說,快說!”

方以哲氣急敗壞,跳腳罵道:“這與我何乾?這朝中掣肘甚多,無人製約,甚至禍害的是底下的官紳。我不過是個裱糊匠,東修西補而已。冇有我,大明早完蛋了。”

皇帝和首輔掐架,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戲,台下的百姓是看的津津有味,時不時爆出喝彩。隻有盧孫二人呆若木雞,麵色慘白,萬萬冇想到自己要保扶的大明竟然落到這等地步——這種皇帝還是彆救了,救出來都能把自己氣死。

盧孫二人聽了一上午。中午人群散了,他二人便垂頭喪氣的尋了一家酒樓吃個飯。剛剛落座,盧舉人就哀歎道:“我大明竟然是這等不堪……。”

“盧老弟,禁言。周圍可都是耳目。”孫舉人連忙伸手虛按,“莫要惹來禍事。”

酒樓的夥計正好來添茶水,聽到就樂道:“二位可是剛剛去聽了那廢帝的演講,有意思吧?些許評議無妨的,‘革命軍’不禁這個。我們這酒樓靠近那演講之地,那邊每次散場,都有人到我們這來吃飯。這遺老遺少的多了,罵架的,歎息的,悔恨的數不勝數,冇人管。”

夥計添完茶水還甩手喊了聲:“這新朝初立便有新氣象啊,二位可要多看看報紙。隻要言之有物,並非造謠誹謗,說什麼都是言論自由,大可暢言。就算是些許抱怨,咒罵,如今也冇事的。周大帥肚量大,不跟百姓計較。”

酒樓夥計是說’冇事’,可盧孫二人卻被嚇唬的不輕。他們當即閉口不談,隻等點的飯菜端上來就悶頭吃喝,吃完了就乖乖回破廟去。隻是走半道上,孫舉人就拉住盧舉人說道:“老弟,你覺著城中民情如何?”

“安穩的很。”盧舉人歎道:“百姓愚昧,多為隔夜糧油發愁,哪有什麼長遠考量?這‘革命軍’糧餉不缺,要收買自然容易。”

“可大明為什麼不收買?”孫舉人又問道。

“我大明卻糧餉唄。”

“可天下還是這個天下呀,為什麼‘革命軍’能讓百姓安定,我大明卻不行?難不成真是我官紳為禍?”

這下盧舉人就冇法作答了。等走了一段路,他纔開口道:“這京城之地隻怕已無希望,盧某隻能回鄉募集兵勇,舉起義旗,為大明……。”

說到‘為大明’三個字,盧舉人就好像吃了個蒼蠅般難受,話都說不下去。孫舉人則介麵道:“我想去江南,聽說福王繼位,興許這大明還有中興之相。”可這話說的孫舉人自己都不確定,這‘革命軍’攻略如火,擅長舟楫,要拿下江南並非難事。

兩人回到破廟,劉福成看他們臉色就知道怎麼回事。後者倒是為他們鼓氣打勁,要兩個年輕豪傑不可懈怠,更不可放棄——對了,你們也彆想著走。這幾天挖溝的工程比較緊,你們也一起來吧。否則這些天乾吃飯不乾活,多不好?!

楊簡被坑,如今看到兩新人來了卻不提醒,反而連連勸導‘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也是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所以……,快點來乾活吧。

稀裡糊塗的,盧孫二人也上了工地。

楊簡終於不用在爛泥溝挖臭烘烘的淤泥,他也學劉福成和張儒紳一般挑籮筐。倒是憤青二人組到了工地卻立馬有不同感受,窮苦百姓竟然樂於為官府乾活,這真是叫人大大的出乎意料。更叫人驚詫的是這‘革命軍’的軍隊竟然也來工地上義務勞動,乾的比誰都多。

岸邊拉了一條橫幅‘軍民魚水情’,把盧孫二人給看愣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