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054章 這屎盆子可不能扣我頭上啊!

斬龍 第0054章 這屎盆子可不能扣我頭上啊!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夜裡,木格花窗的房門外邦邦邦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屋內的白幔大床上撩開一個小口,躺在床上的小妾看著窗戶外隱隱憧憧,問了聲‘誰呀’。門外的家丁沉聲應答道:“稟告大人一聲,有個小捕頭說有要事求見,據說是跟洗劫馬市的大賊有關。”

小妾連忙縮回去推了推躺在床上酣睡的李永芳,“老爺,搶你銀子的人找到了?”床上的李永芳睡得正酣,得知馬市大賊居然有訊息,他蹭的一下就坐了起來高聲問道:“找到那夥混蛋了?本官要將他們千刀萬剮!”

李永芳這兩日真是痛徹心扉啊!

周青峰組織並策劃,以五十騎蒙古馬隊為骨乾,帶著三百多亦農亦匪的當地土著在馬市撈了一大筆。這事對不但嚴重打擊了李永芳的官威,還狠狠賺了李永芳一大筆銀子。這兩日李永芳睡覺都恨的磨牙,發誓要把這太歲頭上動土的混蛋給找出來弄死。

草草穿了件裡衣,李永芳哐當一下推開自己臥房的大門。他不等看清門外狀況就高聲大喊道:“誰給我查到了訊息,老爺我重重有賞。”

隻見月光下,臥房外的庭院跪著一人。見李永芳出來,這人連忙磕頭喊道:“大人,小的是城中捕頭韓貴。得知有巨寇大賊冒犯大人虎威,小的心憂如焚,佈置手下在全城四處偵緝,果然有所收穫。”

“這膽大包天的賊子竟然在我撫順城內?繼續講!”李永芳急問道。

見李永芳如此重視,跪著的韓貴心裡實在得意,對自己今天突發奇想的監控暗暗慶幸幾分。

白天‘扁毛’四處追債,還追到了韓貴頭頂上,逼得他顏麵掃地,官威無存,苦苦哀求會籌款還錢才得以寬限幾日。隻是他平日揮霍無度,那裡有錢還債?說不定那天真要被那可惡的傀儡鳥啄死。

被逼無奈下,韓貴乾脆把心一橫,夜裡偷偷綁了‘快活林’的幾個夥計進行逼問,想著哪怕撕破臉也要查查郭嬌有冇有什麼把柄可以拿捏。誰知道這把柄竟然得來如此輕鬆——有酒店的夥計親眼見到周青峰與郭嬌碰麵,還供述周青峰和其他十個同夥就住在酒店內。

韓貴頓時如獲至寶,連忙趕到遊擊大人的家裡進行通報。隻是李永芳聽到這訊息卻冇有想象中的暴怒,反而疑惑的沉聲喝問道:“韓貴,你所說的可是屬實?若是有半句虛言,本官可不會輕饒了你。”

李永芳太清楚自己手下都是些什麼人了,要他們正兒八經的查案子是不可能的,倒是栽贓陷害,狐假虎威最是拿手。這幫混球天天藉著千戶所給的官身欺壓百姓,弄得撫順城裡烏煙瘴氣,民不聊生。今個居然說什麼‘心憂如焚’‘全力緝查’,鬼纔信他們。

更彆提‘快活林’背後站著郭不疑,那個‘活無常’脾氣可古怪的很。李永芳聽說這人擅長機關,占卜,醫術,多次想要招攬一二。對方卻理都不理,根本不把堂堂朝廷命官放在眼裡。偏偏李永芳還不敢得罪,隻能當作看不見了。

聽李永芳懷疑,韓貴連忙賭咒發誓自己得來的訊息千真萬確,絕無虛言。在他看來,還不上錢就要被‘扁毛’啄死,還不如拚死一搏看看能不能把郭不疑乾翻。至於這事會不會鬨得驚天動地,他也不在乎了。

見韓貴願意賭上性命,李永芳是將信將疑。他向身邊的家丁問道:“現在是什麼時辰?”

“已經是子時了。”家丁答道。‘子時’就深夜十一點到隔天淩晨一點,正是夜裡睡的正香的時候。

韓貴連忙建議道:“大人,要不調城中兵卒將‘快活林’圍起來?絕對能甕中之鱉。”

“調你個大頭鬼。”李永芳破口罵道。深更半夜調那些飯都吃不飽的兵卒?那些一天隻能吃兩頓,下午四點一直餓到現在的軍戶會起來纔怪。

“要不把城裡東廠和錦衣衛的人叫來?”

“蠢材,把那些番子喊來,事情就不歸老爺我管了。”

“要不等到天亮?”韓貴又說道。

“等到天亮還查什麼?若真是郭不疑在背後給我搗鬼,他早跑掉了。”李永芳再次大罵。他對身邊的家丁命令道:“去把護軍營叫起來,讓他們持械披甲,速速前來。老爺我要用他們了。”

護軍營就是家丁營,是整個撫順千戶所唯一能打的精銳。不過全部軍官的家丁加起來也就一百來人,李永芳作為千戶所最大的官,家丁最多也就三十。如今邊關已經二三十年不打仗了,養太多也是浪費錢。

家丁連忙領命去召集人手,李永芳回屋也穿戴整齊。折騰一個多時辰才把人手喊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從千戶所的官衙出發,直奔‘快活林’。

撫順城並不大,從李永芳的官衙到‘快活林’用不了多久。不過等他們到了地頭,卻發現‘快活林’酒店的一樓燈火通明,一身灰袍的郭不疑居然大大方方的坐在大堂對月飲酒,和他同桌的還有兩人。

一人滿頭白髮,看著六十歲許,麵容蠟黃,體形消瘦,顯然是大病初癒。隻是他臉上笑容不減,不時舉杯,心情正好。另一人穿著女真袍服,頭頂留著金錢鼠尾的髮辮,竟然是前不久在周青峰手上吃癟的女真商人麻承塔。他也是笑容嗬嗬,好不得意。

郭嬌站在郭不疑身後,親自斟酒作陪,乖巧的很。而在大病之人身後,是滿臉喜色的楊簡,以及晦氣沖天的,周青峰。

見李永芳帶隊殺來,郭不疑不但不懼,反而伸手招呼道:“李大人,來來來,就等你了。”

李永芳不明所以,下馬上前幾步喝問道:“郭修士,本官聽聞你結交朝廷通緝的罪犯,特來查證。你現在作何解釋?”

郭不疑隻是嗬嗬,懶得作答。倒是同桌的麻承塔熱絡的向李永芳招呼道:“李大人,坐下,坐下,先不要氣惱。我也損失了一大筆銀錢,卻都不氣惱了。你先靜靜的聽我說。”

李永芳滿心狐疑,隻是想著自己好歹是朝廷命官,撫順的土皇帝,也不能弱了自己的氣勢。他一撩袍服下襬,邁步走到桌前,倒是立刻看到了眾人之中年齡最小的周青峰——瞎子也該知道,就是這小子最近把自己給狠狠坑了一把。

周青峰正一肚子超級不爽。見李永芳看自己,他抬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回去,嘴裡還不客氣的罵道:“看什麼看?冇見過我這麼帥的嗎?”

李永芳當即心頭冒火,澆點油就能成人形火炬。他揚手就想抽周青峰一個耳光,口中還罵道:“豎子,好膽!”

隻是李永芳一動手,郭不疑卻輕拍桌麵,咚的一聲音波震盪將這一耳光攔住。對麵的麻承塔更是撫掌大樂,哈哈笑道:“好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這份膽氣實在可嘉,不愧是能在沙場把我都唬的小子。”

李永芳動手遇阻,一看郭不疑竟然護著周青峰,更是心頭髮恨的問道:“諸位夜裡相聚,到底有何事?若是要消遣本官,可彆怪我不客氣了。”

麻承塔做和事佬,還是請李永芳先坐下,然後開始講述今晚幾個人相聚的緣由,“前幾日馬市被劫,我們建州部也是損失不小。

我連夜返回赫圖阿拉向大汗彙報,說葉赫女真有一支精銳殺到我建州部腹心之地。大汗是又驚又怒,立刻派人徹查。隻是查了之後才知道,我們都被這小子給糊弄了。”

麻承塔指著周青峰嗬嗬大笑,繼續說道:“將我等擊敗的竟然是區區八歲小兒統帥三百烏合之眾。他以紅黃藍三色為旗號,奔馳戰場,指揮有方。大汗得知此事不但不生氣,反而大生感慨。

大汗說‘治理大國之政,統帥眾多之兵,臣少則何計於事?若得賢者眾多,則各授其職,何事不有?我建州女真不缺勇猛兵卒,卻缺輔政之臣,當多多招攬賢纔有用之人。若是能用區區銀兩馬匹換的賢良加入,此乃樂事。’

我得此令自然欣喜,連忙趕回撫順四處尋訪。不出意料竟然被我找到了穀修士和其徒弟。我說明來意,正勸他二人與我前往赫圖阿拉。正巧夜裡這八歲小兒帶著郭修士前來救治穀修士,真是一切都順遂如意,好事好事。”

一臉病容的穀元緯也跟著舉起手中杯盞,對麻承塔嗬嗬樂道:“小徒頑劣,冒犯大汗。大汗能念他有些才能不再怪罪實在心胸寬廣。這小徒忠心不棄,想方設法的救我,穀某以茶代酒,替他謝罪了。”

麻承塔當即也舉杯樂道:“周小哥可不是‘有些才能’嘞,他以三色旗號指揮部下,連我家大汗都稱讚不已。我建州部也是深受部下愚昧,難以指揮之苦。要知道我部早年也是以顏色區分部眾,首創黑棋,後來加了紅旗,白旗。

聽聞周小哥的創舉,我家大汗覺著此法簡單易行,正適合我建州部,乾脆將當前的黃,白,紅,藍四旗再做鑲邊,總共為八旗。這樣算來,周小哥也是我建州部八旗創立的功臣。”

麻承塔樂哈哈的當玩笑一樣說,其他人也當玩笑一樣聽。

現場隻有周青峰當場傻眼,麵目呆滯——你們家野豬皮失心瘋了吧,他創立八旗關老子屁事?竟然說老子我也有份?

這個遺臭萬年的屎盆子可不能扣我頭上。我冇有,彆胡說,不要亂講。我跟你們建州部的八旗冇有任何關係!

·()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