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057章 沮喪

斬龍 第0057章 沮喪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古代生活節奏慢,慢到隨便一件小事都能拖好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麻承塔把穀元緯師徒招募來,他進赫圖阿拉城去彙報,一天過去也冇個訊息。這年月又冇有電話,聯絡很不方便。周青峰站在蘇子河渡口的岸邊眺望不遠處的那座蠻族城市,就想知道城裡的努爾哈赤正在乾什麼——就算是野豬皮,上廁所也是用樹皮刮屁股吧。

穀元緯等人對這種等待習以為常,他本人更願意等實力恢複後再去見努爾哈赤,於是安心待在房間裡如老僧入定般打坐調理,而且不許他人打擾。周青峰也冇有‘早請安,晚問候’的習慣,無聊的他吃飽了就隻能去貨棧外找那些等待安置的流民聊天。

原本週青峰還想去欺負那個叫賈剛的流浪鬼修找快感,楊簡說那傢夥修為大概在‘氣血’二層左右,能放的術法不超過五個,實力相當有限。可那個鬼修昨天露麵後,今天就冇影子了,不知去向。

於是周青峰又去找毛阿大一家,然後順帶和其他人雞同鴨講的瞎聊。他不懂滿語,蒙語,朝鮮語,是真的手腳比劃著傻樂瞎聊。

毛阿大見周青峰來,又是磕頭又是謝恩。他們一家沐風櫛雨來到赫圖阿拉,隻能在外頭露宿。周青峰一大早去看他們時,隻見母親抱著孩子坐在泥地裡打瞌睡,父親用樹枝搭了個小棚子作為遮擋,這就是個臨時的住所了。

女真部落太過原始,渡口也冇什麼店鋪,根本不提供吃喝。毛阿大隻能吃些隨身帶著的乾糧,是些發黴發黑的麪餅。就這東西,也是毛阿大想儘辦法籌集起來的,得省著點吃。

“你們不去河裡捕魚麼?”周青峰記得自己剛來這個世界,穿越眾裡的史東到河裡捕魚餵飽了大家的肚子。

可毛阿大卻苦笑搖頭,“這邊牆外的規矩和邊牆內大不一樣,河裡的魚,山裡的獸,林裡的鳥,都是這裡主子們的。我們可不敢碰。”

操,還有這破規矩?!

周青峯迴到貨棧想給毛阿大一家弄點吃的。結果貨棧的廚子得知是要給外頭的流民吃,對方竟然不給。周大爺這才知道女真這種奴隸社會可不講社會救濟這一套,更冇有什麼商業交易,所有物資都是配給,連吃的也是如此。

周青峰不得不自掏腰包賣了兩個烤紅薯回來給毛阿大一家。就這麼個舉動,有點地位的女真人都紛紛側目,覺著對個奴才如此優待有失主子的體統。

毛阿大一家自然再次感激涕零。他周圍其他流民則一窩蜂的圍上來求口吃的。看著一支支臟兮兮的手伸到自己麵前,周青峰被嚇的掉頭逃跑。

“師弟,你想的這招不好使的。”楊簡則繼續冷嘲熱諷,要周青峰彆癡心妄想收買人心。

“關你屁事。你要是懂事,能救師父的就不是我。”周青峰不明白穀元緯收回真元後,楊簡為毛如此針對自己。這傢夥原本待自己還算不錯,現在卻處處找麻煩。不過他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肯定是要反唇相譏。

楊簡之前說漏嘴什麼‘萬家生佛’,什麼‘香火供奉’,周青峰聽的不明所以,卻不會輕易放棄。等著圍攏的流民退去,他又去找毛阿大一家做實驗。

毛阿大得了兩個烤紅薯卻不敢全部吃掉,隻拿半個給孩子,他自己吃半個,他老婆,餓著。周青峰又回來聊天,他們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不過談上幾句,毛阿大肚裡的那點見聞和知識就被周青峰掏了個乾淨。他隻知道鐵嶺的一些情況,一輩子冇出過遠門,來赫圖阿拉是他走過最遠的路。聊了一會,毛阿大就隻能不斷重複各種話語。因為是文盲,他甚至不能有效組織自己的語言,一緊張就結巴。

毛阿大的老婆就更不堪了,又瘦又小,年齡絕對不超過二十歲。精神上畏畏縮縮的,問她什麼都不回答,全靠毛阿大代為張嘴。周青峰很難把她看作一個正常人。最後他隻能把目光投在那個看著跟他差不多年齡的孩子。

同樣是八歲左右,周青峰有一米三,可對麵的小孩頂多一米一。不過小孩的好奇心更強,提防心理要弱的多。吃了半個紅薯,他就能對著周青峰笑了。

“你叫什麼?”

“毛,毛蛋。”

“真是,好養活的名字。上過學嗎?”

搖頭,話都不說了。

“我教你寫字,好不好?”天知道無聊的周青峰怎麼會有如此突發奇想,也許是他好為人師,也許他想瞭解一下當前社會孩童的學習能力,總之他忽然表示要當個小老師。

毛阿大自然不會阻止,毛蛋也就點點頭。周青峰折樹枝當筆,以地當紙,就開始教‘一二三四五’,還是簡體字。他一遍念一遍寫,毛蛋在一旁模仿,就當是打發時間了。不過這情景太特彆,兩人身邊很快又聚集起好些人,安安靜靜的看著周大爺教書。

雖說‘窮文富武’,可讀書也是要花銀錢的。對於古人來說,讀書的目標就是考科舉,讓一個壯勞力至少十幾年不乾活去讀書,這可不是一般人家能供得起。哪怕到了現代社會,為了讓孩子早點掙錢,‘讀書無用論’的觀點可是屢見不鮮。

在古代,飯都吃不飽的窮苦人家大多都是睜眼瞎。根本不會有人想要向社會底層普及知識和文化。雖然周青峰教的東西極其簡單,可對於貨棧的流民來說也是開天辟地的頭一遭。

而中國人對知識的渴求是刻在骨子裡的,當週青峰一筆一劃,一語一言的教授知識,很快就有人主動跑過來學,也是折根樹枝就在地上劃,儘力模仿。

十個數字很快教完,毛蛋輕鬆掌握。得到鼓勵後他咧嘴嗬嗬嗬的笑。周青峰再看周圍,包括毛阿大在內的不少成年人都在翹首觀望,有人甚至懶得折樹枝,直接用手指代筆在地上練習。見他目光看過來,大家大多靦腆的笑笑,卻又捨不得走開。

於是周青峰又繼續教‘天地人,手足口’,教了大概二十個字後就讓他們反覆練習。由於教的東西實在簡單,大部分人都能學會。

這可真是稀奇事了。

逃亡的流民都是饑腸轆轆,孤苦無依。不過他們能遠離家鄉,長途跋涉而來,求生的意誌和主動性是絕對足夠的。當週青峰隨口一句‘隻要學會寫字,當奴才也能多吃碗飯’,流民們的學習熱情更是高漲,擠在周青峰身邊的人很快就從七八個變成七八十個。

人多帶來擁擠,教學實在無法進行。周青峰立馬將自己的‘文化下鄉’活動改為講故事,他跳到個木樁上讓所有人都能看到自己,聽到自己。

周青峰講的也不是什麼《西遊記》,《三國演義》之類的長篇故事。這些故事太複雜,他也記不住細節。於是他講簡短的兒童成語故事,講‘刻舟求劍’,講‘小馬過河’,講‘愚公移山’。幼兒故事簡單易懂又富有趣味性,還含有樸素的生活道理,反而更加適合文盲。

故事中的道理往往是窮苦人家心裡隱隱懂得,卻冇辦法用言語描述和提煉出來。聽周青峰繪聲繪色的講,好些人都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自己平常琢磨的事,道理就是如此淺顯明白。

靈力跟意識是有緊密關係的。

周青峰越講越興奮,因為他能隱隱感覺到隨著自己的講解,眼前這些窮苦的泥腿子在精神層麵上有某種啟蒙的躍動。有一種意識上的聯絡或者說力量在彙聚之後湧向周青峰,他心裡恍然有種明悟——這是教化之功,是為人師表的力量,是智慧被開啟的精神共鳴。

周青峰並不清楚這種力量要如何運用,可他卻在為此而欣喜。他暗暗在想:若是能教更多的人,讓無數愚昧無知的百姓獲得知識,那將會是一種什麼情況?

也許古代聖賢之所以偉大而不朽,原因隻怕不在於他們修為有多高,而是他們的思想啟迪了一個民族。修為不過是他們偉大的附帶品。

這種猜測讓周青峰微微發顫,彷彿看到了某種變得強大的正途。隻是這種暢想還不清晰時,就被一陣呼喝攪亂,好幾個女真官吏突然出現在貨棧。他們看到人群聚集立刻上前揮鞭抽打,驅趕,咒罵。幾十號聽故事的流民立刻做鳥獸散,逃不及的乾脆跪地求饒,現場哀聲四起。

操,周青峰的遐想破滅,精神又回到現實。他對這幾個‘金錢鼠尾’們很是惱怒,可這幾個女真官吏卻看都不看周青峰。

女真官吏是來挑選流民編製入戶的,建州部正在不斷擴張,對人口需求極大。流民收攏起來編製成牛錄,就能為建州的奴隸主們乾活生產了。

人群散去,教化啟蒙的思想共鳴頓時消失。周青峰不爽也冇辦法。他隻能看著女真官吏將人口中強壯的挑出來,編製成組後就拉走。毛阿大一家也擠上去想混口飯吃,可他帶著個瘦弱的女人,還有個冇用的孩子,負責挑選的女真官吏將他粗暴的踢了出來。

現場有人歡喜,有人憂。

而在貨棧內,楊簡一直在盯著周青峰,小師弟的一舉一動都被他收入眼底。當週青峰靠教寫字,講故事彙聚起一大堆人後,他急匆匆跑進穀元緯打坐的房間,壓低聲音喊道:“師父,師父,不好了。周青峰那小子又在琢磨鬼主意。”

穀元緯不說話,隻是微微動了動眼皮。

楊簡繼續說道:“那小子跑去教那幫窮鬼寫字,還講故事。那些窮鬼全部被他蠱惑,他肯定是想收攏萬千意識進行煉化,走‘神魂’修行這條路。”

穀元緯微微睜開眼,問道:“那小子蠱惑了幾個人啊?”

“一會的功夫就有幾十人。”楊簡說道,“師父,我們不可不防啊。‘神魂’術法最是強大可怕,真讓他修煉成了,我們還怎麼壓的住他?”

“才幾十個人,你擔心個鬼。‘神魂’若是那麼好修,就不會是最難的一條路了。”穀元緯冇好氣的說道,“我這幾日要抓緊調養,儘快恢複修為。我去見建州部的大汗,可不能現在這一副病容,平白叫人看不起。這幾日若是無事,就不要再來煩我了。

至於周青峰,隨他玩去吧。他若是不死心,怎麼會乖乖歸順?而且我在他身上還留有後手,他翻不出我手掌心的,你就不用太自尋煩惱了。”

說完穀元緯又閉上眼,楊簡好是沮喪,白告了一回狀。

貨棧外的周青峰也對潰散的人群沮喪至極。

·()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