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061章 高牆怪人

斬龍 第0061章 高牆怪人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阿巴亥返回赫圖阿拉,下午就傳來訊息允許穀元緯師徒入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小小的船兒承載著穀元緯師徒渡過蘇子河,河對麵就是赫圖阿拉西北麵的城門。穀元緯的氣色倒是要比前兩日好不少,不過距離他巔峰時期差了太遠,不足三成。畢竟他猛然老了足足二十歲。

周青峰坐在船幫邊上又開始發呆,愣愣打量不遠處一座正在修築的浮橋。這浮橋前不久被沖毀了,由於人手不足修的很慢——女真是漁獵民族,不擅長種地和修築工作。

修橋的工匠大多是漢人奴隸,毛阿大也在其中賣力乾活。他原本就是個匠戶,乾這個倒也合適。他老婆站在河水中幫忙搬運材料,乾的活又累又重,任勞任怨不說,稍有差錯就要捱打捱罵。

周青峰不再去管毛阿大,管了又要發火,他把目光看向赫圖阿拉方向。那是一座修築在山坡上的城市,有兩個進出的山門,分為三重。

內部第一重柵城是野豬皮行使權力和生活起居地方,有漢王宮,神殿,樓宇,衙門等建築。第二重是內城,有木石結構的圍牆,由努爾哈赤家族近親居住。第三重是外城,周長十公裡,城牆高大結實,城門設有敵樓,是官員,士兵,百姓居住的地方。

由於年年打仗,赫圖阿拉實行軍事化管理。

努爾哈赤這些年攻破了很多女真部落的城市,有早期帶著五十人就能攻下的寨城,也有需要數萬人圍困的山城。這三十年枕戈待旦,努爾哈赤把自己的兵鋒磨礪的極其鋒銳,女真內部已經無人是他的對手。

相比之下,大明立國以來承平兩百多年。除了土木堡之類倒大黴的戰爭,其內地早就不聞硝煙。邊患雖然是此起彼伏,可具體到某一個地點往往也是幾十年的平靜。因為不打仗,需要耗費巨資維護的軍隊早就成了擺設。軍隊和官兵的地位都很低。

從整個華夏曆史來講,如此長時間的和平年代極其難得,這幾乎是奇蹟。明末的西方正在走向‘大航海時代’,大明朝也出現了不少資本勢力的萌芽。隻要交流得體,漢族跟上航海擴張的步伐也是理所當然的。

隻是這大明朝的和平有點太過頭了,就好像‘溫水煮青蛙’,煮到最後發現不對勁的時候,想改變也改變不了。

當穀元緯踏上蘇子河南岸,赫圖阿拉城的土地。他其實創造了一個曆史,他成了頭一個依附女真建州部的大明高官。他的官職,他的名氣,他的人脈,可比原本應該站這個位置的李永芳高多了。

為了迎接穀元緯,努爾哈赤把自己作為大汗的儀仗都派了出來。當週青峰下了船,跪拜之人數百。努爾哈赤手下重臣,負責執掌‘典冊例文書’,賜號‘巴克什’的額爾德尼親自前來迎接。穀元緯與其交談甚歡,把臂攜手一起走向城門。

周青峰一路跟隨,身後就有努爾哈赤賞賜的二十名精壯仆婦跪地請安。額爾德尼指著這些奴才說道:“大汗聽說穀先生前來,又嚐了穀先生獻上的‘瓊漿玉液’,於我等臣子麵前大聲讚歎。

大汗下令賞先生白銀一萬兩,外城府邸一座,護軍十人,奴仆二十。還有城外田莊兩處,種地的包衣奴才兩千人。先生之尊貴,類比大汗的叔伯子侄。大汗此刻已經在漢王宮設宴準備款待,穀先生請隨我來。”

“大汗如此看重,穀某銘感五內,敢不效命?”穀元緯一個長稽到地,姿態做的十足。既然要投奔,就不要在意臉麵了。

“哈哈哈,穀先生還請起。除非祭天和大典,我女真不興跪拜之禮。”額爾德尼將穀元緯扶起,又於他解說一番規矩,再次領路向前。

周青峰無聊的在後頭跟著,一路穿過外城,內城,直到漢王宮前。不過要進去時,楊簡卻把他攔住道:“你彆進去?”

“為什麼?”周青峰還等著要看看努爾哈赤長什麼樣子呢。

“師父擔心你惹事,不許你入宴。”楊簡說道。

第一次見努爾哈赤是何等的重要?穀元緯是真怕周青峰這個‘無風三尺浪’的傢夥搞出事來。周青峰不悅的反問道:“喂,你們這是過河拆橋啊。那慣‘瓊漿玉液’還是我給的呢。你們就讓我站在漢王宮門口喝西北風?”

“你也休想站在漢王宮門口,大汗已經賞賜了宅邸給我們落戶安家,你就先去入住吧。反正伺候的奴仆都是現成的,不會少了你的吃喝。”楊簡揮揮手招來奴仆頭,再把周青峰朝外推。

“切,不入宴就不入宴,誰稀罕?”周青峰看楊簡態度堅決,隻能墊著腳朝漢王宮瞄了眼,很不屑的扭頭就走。楊簡看周青峰離開,方纔鬆口氣進了漢王宮。

漢王宮周圍都是貝勒府和貝子府,有奴仆頭領著周青峰一路朝外走。努爾哈赤賜給的府邸在更遠的地方。不過沿著一條路走著走著,忽然就聽路邊一堵高牆後響起鬼哭狼嚎的駭人叫喊。

這聲音聽起來是有人在嘶吼咆哮,可給人的感受是高牆裡頭關著一頭瘋狂的野獸在不斷撞擊牢籠。這聲音持續不斷,中氣十足,而且夾雜著龐大的靈力震動,讓周青峰以及路過的奴仆們如遭重擊,一個個全都頭暈目眩,腳下不穩,幾乎昏死。

嘶吼咆哮持續了約莫一分多鐘,等這周青峰再次清醒,他已經被人揹著逃出老遠。在跑動中,他心頭狂跳,駭然大驚,抓住揹他的奴仆問道:“赫圖阿拉城內怎麼會有這麼個鬼東西?那是誰?誰能如此厲害?”

被抓住的奴仆哇哇喊了幾聲,顯然聽不懂漢語。周青峰又大喊:“停下,給我停下。有人聽得懂我說話麼?你們這幫冇腦子的傢夥,再不停下我就要宰了你們。”

周青峰掙紮著從揹負他的奴仆身上跳下,倉皇逃命的仆人們這纔不得不停住腳。他再次喝問道:“剛剛路邊高牆內的人是誰?我問你們呢,冇人聽得懂我的話麼?那要你們有什麼用?還不如砍了算了。”

奴仆頭站了出來,這傢夥總算是能聽懂漢話。他低聲哀求道:“小主子,先回家,路上不能談這事。這是大汗的家事,是赫圖阿拉的大忌。”

“大忌?”周青峰意識到了一點什麼,左右觀望後揮手喝道:“帶路,家在哪裡?”

赫圖阿拉的城池不大,內部麵積有限。漢王宮都不甚寬大,賜給穀元緯師徒的宅院也很一般。兩進的四合院,各種屋子加一起不過才十來個房間。進了家門,一幫奴仆才稍稍安心。周青峰將奴仆頭拽到自己的單間問道:“說吧,剛剛到底怎麼回事?”

奴仆頭很為難的說道:“小主子,這事你還是不知道的為好?”

“他孃的,那個鬼喊鬼叫的傢夥吼那麼大聲,你說我不知道就不知道啊。老子還要在赫圖阿拉混呢,這種蹊蹺事怎麼能不瞭解一二。你要麼不說,等我收拾你。要麼痛快點,小爺我還有賞賜。”

周青峰曆來信奉資訊製勝,買訊息最是捨得錢。他隨身還帶著些銀兩,掏出幾錢碎銀子塞到奴仆頭手裡,問道:“彆自討冇趣,你不說還有彆人說的。”

銀子總是好東西,奴仆頭下意識看看左右,壓低嗓子道:“好叫小主子知道,高牆內關押的人可了不得,他是建州部大汗的長子,褚英。”

褚英是誰?

要說黃太吉,莽古爾泰,周青峰還能知道。可褚英這個名字叫人不熟悉啊。曆史上似乎也冇啥名氣,還不如多爾袞,鼇拜之類的。

看周青峰疑惑臉,奴仆頭繼續說道:“褚英就是廣略貝勒,大汗的嫡長子。大汗當年起兵時實力有限,日夜都要征戰廝殺。褚英年幼時便每戰爭先,掛甲上陣,他是大汗諸子中最為勇猛的一個。

前些年大汗征討烏拉部,褚英作為先鋒殺入敵陣,吼叫震天,勢不可擋。烏拉部兵敗逃亡,說褚英殺來是猶如天崩地裂。

整個北地的人都知道,褚英是女真第一高手,據說他已經武藝已經練到了‘筋骨’最高的第九層,‘神魂’第五層,‘氣血’第三層。整個建州部內,單打獨鬥無人是他的對手。

前幾年大汗因其軍功卓著,又是長子,於是授命他輔佐國政。大汗若是外出不能處理政務,他有權接手執掌建州部。

不過褚英常年征戰,脾氣暴躁,生性凶殘。他手中指揮的白旗實力龐大,有近六十個牛錄,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尤其是在輔佐國政後,他更把建州部其他重臣視作奴仆。大汗身邊的‘五大臣’都與他為敵,大汗其他子侄也被他欺壓的抬不起頭來。

褚英貝勒有勇無謀,輔佐國政後更是昏了頭。兩年前有次大汗領兵出戰,他在赫圖阿拉居然詛咒大汗兵敗,還公然說若是大汗吃了敗仗,他不會讓大汗和其他兄弟返回赫圖阿拉。

這麼張揚的事,大汗如何能不知道?再加上‘五大臣’和其他幾個貝勒一起告狀,褚英被奪去貝勒之位,並且被幽禁在家中。可他被幽禁了還是不思悔改,每日咆哮不斷,大汗把他從府上趕了出來,就關押在剛剛那堵高牆後的監牢內。”

聽到這,周青峰方纔知道剛剛那個大吼大叫的傢夥來曆竟然如此不凡。

努爾哈赤的長子。

戰功卓著的大貝勒。

建州部的繼承人。

女真第一高手。

現在是作死把自己坑進監牢的敗犬。

難怪那傢夥像個野獸似得喊個不停,那簡直就是個瘋子。

奴仆頭說到最後稍稍猶豫了一下,又再次壓低聲音說道:“小主子啊,最近有個訊息,一般人我都不告訴他。”

“快說。”周青峰又給了幾塊碎銀子。

有銀子拿,奴仆頭就不把周青峰當‘一般人’了。他更加壓低聲音的說道:“監禁兩年了,褚英貝勒死活不認錯。大臣和其他貝勒都已經容不下褚英,大汗也耐心耗儘,似乎有意將褚英貝勒處死。”

啊,親兒子詛咒自己親爹快點死,親爹現在要殺自己親兒子!

這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嘛,果然是親生的。

不過這個事挺有意思的,周青峰在心裡琢磨開了。

·()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