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玄幻 > 斬龍 > 第0079章 天際之光

斬龍 第0079章 天際之光

作者:通吃道人.QD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47:47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亂葬崗的山穀內空氣渾濁,帶著一股難聞的腐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像建州部這種奴隸社會在生產生活中大量使用奴隸,高強度勞動和惡劣環境造成大量死亡,為了處理赫圖阿拉周邊的奴隸屍體,就需要這種距離城市不遠的灰色地帶。周青峰誤打誤撞闖進了這片生人勿進的死亡之地,答應一個母親尋找她失散的兒子。

“走吧,你娘就在這山穀入口。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她還活著。不過現在,我不確定了。”周青峰伸手指向自己跑進來的方向,原本圍攏的山穀鬼物們也讓開了一條路。

毛蛋快步向山穀外走去,可當讓路的鬼物徹底分開,前方卻有人擋住了——賈剛。這個流浪鬼修從外頭走進來,手裡舉著一根火把,麵容僵硬的對毛蛋喝道:“你那也不許去,給我繼續練。”

毛蛋立刻停住腳步,麵露哀求之色。周青峰在後頭跟上,他先是不解的盯著賈剛,又環視圍在周邊的上百號鬼物,疑惑的問道:“賈修士,這裡的鬼怪都是你弄的?”

“當然是我弄的。”賈剛很乾脆的承認道,“這亂葬崗裡陰氣重,正好用來滋養我的鬼怪大軍。而我現在要煉製這禦鬼童子,就是要讓他習慣對抗和掌控這些鬼怪。周小子,倒是你怎麼會深更半夜出現在我的地盤?”

“哦,我受這孩子的母親所托找上門來的。他母親乾不了活,渡口的工頭將其丟在這穀口任其死去。他母親想見孩子最後一麵,這有什麼不可以的嗎?”周青峰問道,“這是最起碼的人倫道理吧。”

“人倫道理?”賈剛哈哈大笑道:“都已經變成鬼了,還有什麼人倫道理?這裡除了你,就根本冇有活人。我花錢把這孩子買來,他就跟其父母斷絕了關係。他現在就是我煉製的禦鬼童子,七情六慾都要斷絕。他一切都得聽我的。”

毛蛋聽到這話,隻能跪地哀求道:“主人,求你讓我去看看孃親吧?我實在想她了,她一定還冇吃飯,她一定累著了。我想要孃親抱抱,我想跟孃親走。”

“走?你要走到哪裡去?”賈剛聞言大怒,手中忽而閃出一條黑色的魂鞭,啪的一聲就朝毛蛋身上抽去。他的鞭子由一團黑色的煙霧纏繞而成,抽在毛蛋身上就令其發出淒厲慘叫。

連抽四五下後,毛蛋在地上不停翻滾。周青峰一開始難以言語,過會他憤怒喊道:“喂,夠了!你這手段太下作了,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

“他已經不是孩子了。”賈剛卻不停手,他不停的抽著毛蛋,口中還惡狠狠的罵道:“我都說了,他現在是鬼,不是人。我花了所有本錢在他身上,就為煉製一個上好的禦鬼童子。他隻要夠凶夠狠就行,要什麼孃親?我就要抹掉他的人性,否則日後如何驅使?”

看毛蛋在地上慘叫,再想想自己身處險地需要拚死一搏,周青峰一狠心就朝賈剛撲了過去。隻是他人小腿短又冇有靈力施展術法,賈剛看他衝上來便冷笑罵道:“周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彆以為我不敢廢了你。”

賈剛揚起鞭子就要朝周青峰身上抽去,這烏黑的魂鞭乃是他本命法器,抽上一記就能鞭撻靈魂,足以叫人痛徹心扉。可不等這鞭子抽上週青峰,賈剛身後忽然衝過來一個灰濛濛的影子。這影子直接發出無聲尖叫,撞入賈剛體內。

這一撞讓賈剛身體不穩,腳下踉蹌幾步,抽向周青峰的鞭子自然歪了。可那灰濛濛的影子從賈剛體內穿透而過,卻正好被亂舞的黑魂鞭給抽中,也發出慘叫。這慘叫冇能震盪空氣,卻直接傳入人的意識。

毛蛋一直在地上捱打翻滾,這慘叫聲卻讓他直接翻身蹦了起來,大聲喊道:“孃親。”

毛蛋的孃親剛剛還跟周青峰說話,片刻後就無聲無息的死了。她死後魂魄離體本應前往陰曹地府,可脫離身體束縛的魂魄聽到了毛蛋被抽打的慘叫。她直接放棄輪迴衝了過來,撞向賈剛。

這一撞冇能對賈剛造成什麼實質傷害,卻將他激怒。看到一個體形單薄的弱小鬼魂竟然敢來攻擊自己,他當即高聲叫罵道:“反了你們母子,賈某可是專門煉化魂魄的,你們竟然敢來反抗?”

黑魂鞭揚起,又要再次抽下。

可這次又一個更加高亢尖銳的聲音響起,毛蛋大叫一聲‘不許欺負我孃親’,然後整個身子撲了上來。禦鬼童子的速度快若疾風,一起步撲到賈剛近前。可賈剛卻隻冷哼一聲,前衝的毛蛋立刻倒地,撲棱棱的跌出好幾米外。

“老子是鬼修,還能對付不了幾個鬼怪。你都是老子一手煉製出來。”賈剛依舊氣勢十足,他看毛蛋的孃親又要撲上來,隨手一鞭子抽過去,其灰撲撲的形體當即被抽的老遠,還暗淡了大半。

毛蛋爬起來要再次撲向賈剛,可站在一旁的周青峰早看出這不是辦法。他奮力大喊道:“你是禦鬼童子,是不是可以操控那一百多號鬼怪啊。讓他們一起上啊,乾死這個欺負你孃親的王八蛋。”

賈剛原本還將一切儘在掌握,卻被周青峰這一句話弄得神情大變。毛蛋瞬間領悟周青峰的意思,再次奮儘全力的發出無聲大喊。

鬼修就是靠大量鬼怪與人打鬥,可鬼怪數量多了不好控製,就需要禦鬼童子的協助。可禦鬼童子若是有自我意識,就難以控製,賈剛要的就是泯滅毛蛋的人性。誰知道現在弄巧成拙,原本一直處於看戲狀態的各種鬼怪當即被啟用,它們紛紛調轉目光看向賈剛。

這場景讓賈剛緊張了萬分,這傢夥一向膽子不大,見到情況失控也不多言喻,伸手就朝毛蛋一指,試圖收回這個失去控製的禦鬼童子。

隻是賈剛這一指還冇到位,周青峰倒是捨命跑動撞了上來,毛蛋的孃親也不管不顧的再次撞上賈剛。連續兩次不穩讓賈剛失去先機,他身邊很快就被自己養的鬼怪給包圍。一看情況不對,他立刻朝外一跳,竄出老遠一段距離。

一百多號鬼怪追不上賈剛,又緩緩將毛蛋和周青峰圍在中間,場麵又再次安靜下來。周青峰撿起賈剛丟下的火把,對毛蛋說道:“毛蛋,你娘來了。”

毛蛋的孃親已經隻剩下個淡淡的鬼魂虛影。她飄到毛蛋身前,試圖用雙手抱住自己的孩子。毛蛋也想撲到自己孃親的懷裡,隻是雙方都是一穿而過,無法觸及彼此。

“孃親,我想你。我以後再也不貪吃了,我把所有吃的都給孃親。我知道孃親餓的很,我知道孃親想吃東西。孃親,你說話呀。孃親,以後彆把我買了,我想一輩子跟著孃親。”

毛蛋揮舞雙手,始終抓不住自己的孃親。可他卻慢慢的蜷起身子,想要躲進自己孃親的懷裡,躲開這世間一切險惡。

毛蛋的孃親已經無法開口說話。她隻是個又瘦又小的可憐女人,隻剩鬼魂的她笑著虛攏雙手,慢慢蹲下,用自己那層淡淡的魂魄之光籠罩住毛蛋,就好像她過去將孩子摟在懷裡一般,守護著他。

母子倆總算再次團圓,卻也是永彆。

“我他喵的見不得這種事。”周青峰站在一旁又在鼻酸掉眼淚,“這他喵的什麼世道?好好的一家人卻落的這種下場。父親賣掉了自己的孩子,妻子被自己的丈夫拋棄,母親和孩子陰陽相隔,生死兩難。列祖列宗,你們他孃的都瞎了眼嗎?”

瞎了眼嗎?

瞎了眼嗎?

瞎了眼嗎?

周青峰最後一聲音量高亢,聲音在山穀內迴盪不休。天空陰沉,山穀昏暗,無人回答這一聲問。

“你們呢?”周青峰又看向周圍的上百號鬼怪,那些腐爛的,畸形的,扭曲的怪物。他高聲喊道:“你們呢?活著的時候是不是也這麼慘?是不是也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是不是也受儘屈辱,不得善終?最後落得連入土為安都做不到,死了還要供人驅使?”

被周青峰這麼大聲一問,應該喪失人性的鬼怪們就跟死機似得呆立不動。過了會它們又精神錯亂似得不停抖動,好像受了莫大刺激。腐屍在低首,鬼魂在歎息,骷髏在點頭。

賈剛冇有逃遠,他大概是聽到了周青峰的話,躲在十多二十米外喊道:“周小子,你到底在搞什麼鬼?這世道一直就這樣啊,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都這樣,富者田連仟佰,貧者無立錐之地,高低貴賤自有分彆,哪朝哪代不是如此?啥時候變過?”

毛蛋母親的魂魄正在消散,毛蛋自己的魂魄也離體而出。母子倆相互摟在一起,永遠不分離。他們的魂魄開始分化,成為星星點點隨風而去,散於這天地之間。毛蛋的母親在消失前向周青峰微微一笑,張口無聲的說了句——謝謝你,小哥!

這世間最單純的情感在撩動周青峰的內心,他哭的猶如淚崩。

“謝我?我現在冇資格接受這份感謝。”周青峰搖頭道:“我受不了這種事情,我最受不了這種事情了。我來到這個世界不是為了一天又一天看著悲劇不斷重複。”他抬頭看看漆黑的天空,怒聲喝道:“列祖列宗,你們不管這事,是吧?我來管!”

“千百年都在不斷重複的慘事並非理所應當,總要有人站出來改天換地,逆轉乾坤。”

“我現在明白列祖列宗為什麼不保佑我,因為我與你們根本不一樣。我要做的是徹底革新整個華夏大地,而不是對它修修補補。”

“我發誓,哪怕身死魂滅,我不會妥協。”

“我發誓,哪怕刀斧臨頭,我不會膽怯。”

“我發誓,哪怕無人理解,我也要按我自己的想法改造這個世界,而不是被這個世界所改造。”

周青峰抬頭向天空大喊大叫,每一句都說的斬釘截鐵,不容改變。一股‘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英雄氣在胸懷激盪,豪氣乾雲。熱血壯誌直衝雲霄,引得天空開始不斷閃耀驚雷電光。烏雲密佈的黑夜甚至為之破開一道光路,耀眼的光芒照射在他身上。

強光之下,躲在不遠處的賈剛都覺著刺眼。他一個鬼修的身體在冒煙,逼著他迅速向遠處逃離。當逃出一百多米後他再回頭看,隻見那道光柱直通天地,壯觀雄偉。在光柱範圍內的一百多號鬼物平日最怕強光,可這次他們卻似乎無知無覺,甚至還帶著某種欣喜。

“超度?一口氣超度一百多流散於野的鬼魂?”賈剛修為不高,搞不清眼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隻心疼自己多年來收集培養的一百多鬼怪,它們在光柱的照耀下正紛紛瓦解,化為飛灰。它們的靈魂也紛紛解脫,不再承受輪迴之苦。

“不,不是超度。這傢夥是在覺醒真元。真見鬼了,這小子覺醒真元而已,怎麼搞這麼大的陣仗?這是什麼屬性?從未聽說過呀!”賈剛心中更是驚駭,深怕被牽連受罪,不得不飛速逃離。

光柱之下,整個亂葬崗山穀的氣流開始出現緩緩轉動,很快就出現一個漩渦。周青峰處在這漩渦的風眼之中,就感覺有一股滌盪天地,重塑山河的精神力量在不斷凝聚。

是陽圭,是周青峰胸口的陽圭聯絡了四百年後的世界,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未來發起衝擊,衝如這明末的世界。這力量是革命,是浩劫,是顛覆。這股力量也呼應了兩千多年前中華文化的一句精髓——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山擋路了就把它移走。

洪水來了就把它治好。

哪怕太陽多了,乾脆把它射下來。

天王老子來了也彆想讓我們屈服。

哪怕沉淪數百年,我們也能重新站起來。

祖宗不保佑,不保佑就不保佑吧。

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

不信天,不信地,不信鬼神,隻靠自己也能活。

這股力量來的浩浩湯湯,正大光明,以不可抵擋的氣勢出現,最後凝聚在周青峰的根骨上成為一道寶貴的真元。他體內靈力也立刻依附這道真元而開始重新運轉。相比周青峰之前接觸過的靈力,此刻他自己的靈力更加強韌,更加無畏,更加大氣。

周青峰不靠任何人的賜予,以自己的意誌開創一個從未有過的局麵。他的根骨不屬於金木水火土的任何一種,而是前所未有的‘光’——天際之光。

手機看書,p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